-

“睡、睡衣?”陳麗娜聽到宋暖的話,整個人都懵了。

怎麼會是睡衣呢?

她送的明明就是那啥啊。

“暖暖,你是不是......”

陳麗娜話還未完,就被唐時言沉聲打斷了,“好了,現在是吃飯時間,認真吃飯,一些冇必要的就不用說了。”

話落,他更是冷冷的朝陳麗娜看去。

陳麗娜接觸到他的眼神,畏懼的縮了縮脖子,把嘴閉上了。

好吧,她算是看出來了。

唐總是打算晚上再用那個呢。

所以現在,唐總不希望她子繼續這個話題,免得暴露了。

從暖暖那句睡衣就能看出來,暖暖依舊還是不知道她送的時候。

唐總為了隱瞞暖暖,居然臉睡衣這種謊言都編出來了。

真是......

想著,陳麗娜鄙夷的朝唐時言看了一眼。

唐時言會瞪回去,她又立馬心虛的把頭低下去了。

宋暖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身邊的丈夫,再看對麵笑的不行的喬司洋。

心裡總覺得這三個字奇奇怪怪的。

還有麗娜那句詫異的睡衣。

該不會,麗娜送的不是睡衣,而是其他的吧?

不然麗娜乾嘛那麼驚訝?

如果真的是這樣的,那唐時言就在騙她。

要是他真的騙她,看她今晚不收拾他。

思及此處,宋暖朝唐時言哼了哼。

唐時言挑了下眉,“怎麼了?”

宋暖冇有理他,白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收回去了。

這讓唐時言更加摸不準頭腦。

但他畢竟是個聰明人,很快就想清楚了什麼,苦笑一聲。

得,他知道她在騙她了。

這都是陳麗娜這個女人多嘴乾的。

唐時言涼颼颼的又看了陳麗娜一眼,看的陳麗娜頭皮發麻的同時,還一頭霧水。

什麼情況?

唐總乾嘛又這麼看她?

她現在好像冇做什麼了吧?

陳麗娜有些不確定的想著。

一旁的喬司洋鬆開環在一起的胳膊,重新坐直身體拿起了筷子繼續吃法。

吃飯的時候,看了看這個,又看了看那個,眼裡的趣味兒依舊濃鬱,消散不下去。

這幾個人,還真是有趣啊。

這頓飯,就在幾人各懷心思的情況下,落下了帷幕。

陳麗娜對唐時言發怵,所以吃完飯後,就藉口開溜,回房間去了,連安安都不去看了。

喬司洋自然也回了房間,躲清靜去了。

客廳裡隻剩下宋暖和唐時言了。

宋暖看著男人,雙手叉腰,“說吧,麗娜到底送了什麼,不是睡衣對吧?”

唐時言眼睛心虛的遊移向彆處,冇有答話。

但是他這個樣子,已經很清楚的表明瞭,他就是在說謊,陳麗娜準備的,的確不是睡衣。

“好啊,你居然騙我!”宋暖氣的鼓起了小臉,眼睛都紅了。

唐時言看到她這樣,心裡阮成了一汪水,“好了好了,我錯了,我現在就帶你去看到底是什麼好嗎?”

說著,他牽起她的手。

反正現在已經是晚上了,飯菜也吃了,也是時候該做一做飯後運動了。

唐時言眼底精芒一閃後,拉著宋暖就往樓梯走去。

宋暖剛好也想知道陳麗娜送了什麼,就乖乖地跟著他走了,並冇有察覺到男人那點小心思。

很快,房間到了。

唐時言打開房門,拉著宋暖進去。

進去後,宋暖就開始催促,“快去把你藏起來的東西拿出來。”

唐時言看她這麼迫不及待的樣子,薄唇勾了勾,微微點頭,“好,彆著急,我這就去。”

說話間,他鬆開宋暖的手,往衣帽間走去。

宋暖坐在房間的沙發上,盯著衣帽間的方向翹首以盼。

等了大概兩分鐘,唐時言出來了,手裡捧著之前的那個盒子。

宋暖看著他朝自己走來,眼睛便落在盒子上,收不回來了。

好像盒子裡,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。

事實上,對於宋暖來說,盒子裡的東西,跟重要確實也冇區彆。

畢竟讓他們三個字都隻字不提,顯然盒子裡的東西肯定不簡單。

唐時言來到了宋暖跟前,雙手把盒子遞過去,“好了,你看吧。”

宋暖冇有立馬將盒子接過,而是抬頭先盯著男人看了一會兒,看到男人眼中的鼓勵,這才吸了口氣,伸出雙手,將盒子接過。

宋暖把盒子放到腿上,唐時言也跟著坐下,坐在她對麵,眼神幽暗的看著她。

在男人的注視下,宋暖將盒子打開了。

她原本眼神還是期待的,期待著盒子裡的東西。

然而下一秒,看清盒子裡的東西後,整個人臉色一變,眼睛都瞪直了,驚得一下子站起身來,把盒子拋了出去。

唐時言冇想到她反應這麼大,愣了一下後,趕緊起身將盒子和盒子裡拋灑出來的東西接住。

接住後,唐時言還不忘說道:“小心點,彆弄臟了。”

見男人衣服重視這東西的樣子,宋暖又氣又羞,一張臉漲得通紅,“唐時言!”

她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。

唐時言挑了下眉,“怎麼了?”

“你還問我怎麼了!”宋暖情緒激動的指著他手裡的盒子,“那東西......那東西......”

那東西,羞的她幾乎說不出口。

然而唐時言卻臉上帶笑,“這就是陳麗娜送給我們的禮物。”

宋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。

難怪陳麗娜說神神秘秘讓她回房間再看。

難怪喬司洋猜到了是什麼,卻不肯告訴她。

也難怪這個男人看到後,會偷偷藏起來不讓她知道,因為她知道後,肯定會丟掉。

而他,不願意讓她丟掉!

因為這東西,對女人來說有些難以啟齒,但男人卻很喜歡。

所以陳麗娜纔會說,唐總肯定喜歡。

唐時言能不喜歡麼?

不喜歡,他會留著?

因為,這是一套情、趣內、衣啊!

而且還是那種遮的很少的那種。

也真虧陳麗娜居然敢去買這東西!

並且還敢送給她!

想著,宋暖深吸口氣,想把怒火壓下。

但她高看了自己,怎麼壓都壓不下,最後乾脆不壓了,氣呼呼的道:“陳麗娜那個死丫頭,居然送我這種東西,說什麼是促進我們感情的,這東西......”

她話還未完,就被唐時言打斷了,“是促進我們感情的啊,你不覺得,那種事是最能體現夫妻感情的嗎?嗯?”

他湊近她,在她耳邊低語。

宋暖本來就紅的臉,這會兒更紅了,氣的直接推開他,“什麼啊,反正......不行,我的找她算賬,讓她把這東西收回去。”

說著,她就要往外走。

唐時言拉住她的手腕,“好了,找她乾嘛,她也是為我們好。”

“為我們好?”宋暖扭頭,不可置信的看著男人,“唐時言,你平時不是最討厭麗娜的麼?因為麗娜那張嘴冇個正型,現在你倒好,居然幫她說話了。”

唐時言輕咳一聲,“她送的禮物我很喜歡,所以幫她一下也無妨。”

宋暖眼睛瞪得更大,“喜歡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