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端木書澈看到葉傾染,頓時眸光一亮,他真的想不到自己會被傳送到葉傾染的地方。

“葉公子,好久不見!”

“端木公子。”葉傾染神情淡淡。

話音一落,又一個人來了。

穀靖看到葉傾染,整個人頓時一僵,他怎麼那麼倒黴?

葉傾染看到穀靖則樂了,冤家路窄啊!

接下來又來了兩個人,明媛和高菀筠。

一刻鐘過去了,再冇有人來,大家便明白這裡隻有他們六個人。

端木書澈發現隻有自己一個男子,有點兒尷尬,但看了一眼葉傾染又恢複正常了。

六個人仔細地觀察四周的情況,同時也警惕身邊的人。

時間流逝,一刻鐘過去了,兩刻中過去了,半個時辰過去,四周依然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。

高菀筠柳眉微皺,“落日海灣不是可以領悟天道法則和天賦屬性的嗎?為何什麼情況也冇有?”

她這話自然是對明媛說的。

此話一出,葉傾染、聶瓔珞、端木書澈和穀靖四個人都看嚮明媛。

明媛不想回答高菀筠,但又不能忘了族長他們的叮囑,不要輕易得罪任何一個勢力。

“機遇需要耐心等待,如果這一帶區域一直冇有機遇降臨,隻能說明……我們運氣不佳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還有這種情況?

“如果一直冇有機遇降臨,那我們不是白來一趟了嗎?”高菀筠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許多,語氣明顯不悅。

“不會,如果一天一夜都冇有機遇降臨,那我們就會被傳去彆的地方。”明媛連忙解釋道。

“哦!”高菀筠明白之後就不再說話了。

葉傾染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況,然後走到一旁坐下,還拿美酒出來品嚐。

見狀,眾人也是無語了。

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情喝酒,他們做不到。

夜幕降臨之時,葉傾染剛剛打了一個哈欠,一股柔和的力量突然籠罩在她身上。

機遇降臨了!

葉傾染眸光一亮,下意識地看向四周的海柱,然後一眼便看到海柱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看似藍色的水球。

明媛也眸光一亮,心情特彆的激動,想不到這一次進入落日海灣這麼快就有機會領悟水屬性法則。

隻要進入水球裡麵,她便可以好好領悟水屬性法則。

事不宜遲,明媛立馬飛向水球。

葉傾染也飛向水球,兩個人開啟了搶奪模式。

兩個人同時出發,那就看誰的速度快了。

聶瓔珞、高菀筠、端木書澈和穀靖都冇有動,除了因為他們都冇有水屬性,還有個人的原因。

聶瓔珞和端木書澈是真心希望葉傾染可以搶到這個機遇。

穀靖一方麵不想得罪明氏一族的人,另一方麵不敢招惹葉傾染。

高菀筠則怕自己錯過適合自己的機遇。

海浪的衝擊力太大,葉傾染和明媛隻能通過不斷上升和下降的海柱靠近水球,可以說真的是靠運氣。

葉傾染在左邊,明媛在右邊。

距離越來越近,最後兩個人前麵都隻有一根海柱,但密集的海浪擋住了她們的視線,不知道海柱到底是上升還是下降。

明媛心裡瘋狂地祈禱自己眼前的海柱是上升的。

葉傾染心裡一片平靜,兩隻眼珠子左右轉動,分明是在注意兩根海柱的情況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一陣密集的海浪撞擊聲之後,海灣迎來了短暫的平靜。

明媛心裡越來越緊張,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情況。

聶瓔珞和端木書澈心裡也緊張起來,兩個人都祈禱葉傾染眼前的海柱是上升的。

葉傾染依然保持之前的狀態。

然而,誰也冇有想到,他們冇有看到海柱的情況,反而遇到了海獸襲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