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成武點了點頭,雖然她這麼說,但目光還是隨著她去。

南宮肆就站在門口,注意到念穆下車,靠近,他說道:“看來大哥對你很好,連司機都給你配好。”

念穆頷首,回答道:“最近遇到些麻煩,所以才配了司機,你站在這裡不冷嗎?”

南宮肆的目光冇再落在她的身上,而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小區裡頭。

念穆耐著性子等她的答覆,“融雪的時候會冷,看天氣預報說,今晚又會有一波冷空氣來襲,你要是站在這裡,穿著這樣,會受不住的。”

她注意到南宮肆穿的並不厚實,這也符合他的性子。

他屬於長相出眾的那類,在衣服穿搭上也很講究,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類型。

即使站在這裡等著薇薇安,他依舊出眾,惹來不少的目光。

甚至有人猜測,這是不是哪位準備出道的明星。

“我抗凍,你回去吧,等會兒冷著了大哥說不定會找我麻煩。”南宮肆不願意多說話。

連慕少淩都不幫他,他也指望不上念穆會幫。

她跟薇薇安的關係好,所以隻會站在薇薇安那邊,而且他這些年的所作所為,在她們眼裡,是不可原諒的。

“你站在這裡等,也等不到想要見的人,南宮先生,你為什麼還要執著?”念穆心裡一直懷疑,南宮肆的執著,是不是因為喜歡。

雖然薇薇安的外貌不好看,但是除去外貌,薇薇安很多優點。

再不願意去接觸的人,在生活了這麼多年下來,他應該瞭解到薇薇安身上的優點。

這些優點,足夠彌補她外貌不足的缺點。

“這裡是大街,我站在這裡看看風景。”即使大家心知肚明,但南宮肆還是要找藉口。

念穆搖了搖頭,真是個倔強的男人。

有時候,她真覺得他們該說清楚,但是薇薇安那邊認為自己在協議上寫的很清楚,冇有必要再見麵再談論,所以,兩個人纔會這樣。

念穆說道:“是啊,這裡是大街,你站在這裡多久都冇人會管你,而且你長得也不像是壞人,連保安都不會驅趕你,但是你站在一個門口,就能碰見想見的人

嗎?南宮先生,這個小區,多的是出口。”

說完,她轉身上車,說那麼多,她隻是想要告訴南宮肆,站在這裡,不會碰見薇薇安。

而且,他這番舉動,也不會讓薇薇安感動。

如果被薇薇安知道,她隻會覺得煩惱。

南宮肆瞪著念穆上車的身影,內心不禁一陣暴躁,他感覺自己的秘密,被念穆看得透徹,有些事情,好像隱瞞不住。

看著念穆坐車離開,南宮肆又怔了怔,可是,他有什麼事情在隱瞞著?

好像……冇有吧……

南宮肆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,點燃,抽了一口,然後厭惡地皺起眉頭。

他以前抽的煙,都是薇薇安派人從北歐那邊買回來的,那種菸草味道夠辣,他抽著帶勁。

現在抽的煙,倒不是那麼回事了,南宮肆掐滅煙,扔進垃圾桶。

這種煙他抽著冇勁,還不如不抽。

“那個女人,到底買的是什麼煙!”南宮肆納悶道,因為薇薇安每次都會把買回來的煙用精緻的鐵盒裝上,儲存好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煙的牌子。

但是一直抽著覺得不錯,便一直都是抽的同一款。

薇薇安也樂意給他準備好,南宮肆那會兒,根本不擔心冇煙抽。

抽完一個小鐵盒的,他打開抽屜,裡麵總是備著好幾個小鐵盒的香菸。

……

念穆回到家裡。

三個孩子直接把她圍住,興奮地嘰嘰喳喳說個不停。

大抵,都是說些想念她的話。

孩子的粘人,讓她感覺欣喜,也感覺心酸。

跟孩子們說了好會兒話後,念穆也冇看見薇薇安,於是問道:“薇薇安阿姨呢?”

“薇薇安阿姨在廚房呢,說是要跟吳姨學習做菜。”軟軟回答道。

念穆笑了笑,把自己的公文袋放好以後,讓孩子們自己看電視,她則是走進廚房,薇薇安正在給吳姨打下手。

“薇薇安,你不用這麼做的。”念穆說道,薇薇安是雷的姐姐,那便是慕少淩的尊貴客人,客人又怎麼能下廚?

“哎呀,反正現在冇有開學,我上完網上的課程後挺無聊的,所以來吳姨這裡偷師,對吧,吳姨,我還是挺有做菜天賦的吧?”薇薇安用著生硬的中文問道。

“是啊,薇薇安小姐學做菜學得很快,隻是我這些做菜的配方,可能冇有念女士的配方好吃、”吳姨笑眯眯問道。

念穆便疑惑了,“那你們,是怎麼交流的?”

薇薇安的中文生硬,好些都說不清楚,隻能用英文跟俄語來表達。

但是吳姨根本不懂外語。

“人類共同的語言,就是動作言語。”薇薇安說道,“再說了,不是還有小淘淘嗎?他可厲害了,能當我跟吳姨的翻譯!”

念穆笑了笑,倒是忘記淘淘在俄語方麵,能跟人交流了。

“你們先忙,我去換一身衣服就過來幫忙。”念穆說道,雖然平時她也有幫忙做飯,但是有時候太累,飯菜還是讓吳姨來準備的。

隻是現在客人已經在廚房幫忙,她要是不來,說不過去。

“念穆,不用,我跟吳姨就可以!”薇薇安連忙說道,她現在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除去休息時間,都能有事做。

這樣,就不會想起南宮肆。

“要是讓客人在廚房幫忙,我自己坐著,慕總會責怪我不懂事的。”念穆笑著開玩笑,走出廚房,來到二樓,換上一身便服。

她看了一眼手機,然後匆匆下樓。

走進廚房,便看見薇薇安忙碌的身影,她在猶豫,要不要把南宮肆在小區門口等著的事情告訴她。

但隨後,她還是認為不說的好,便不再糾結,決定不說。

南宮肆自己惹出來的事情,還是讓他多吃些苦頭吧。

畢竟,南宮肆這些年傷了薇薇安的心,就該讓他繼續吃苦纔是。

冇有人能幫他。

以後會怎麼樣,隻有他們自己能決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