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傾不相信:“你會嗎?”

墨梟嗓音沙啞:“會不會,你來了就知道。”

說完,他放下按著門的修長大手。

白傾奪門而去,像是在逃避洪水猛獸一般。

墨梟低沉冷漠的一笑,“你,逃不掉的。”

白傾找到白辰,拉著他的手:“哥,我們走!”

“墨梟欺負你了?”白辰看著白傾的唇瓣。

她唇瓣上的口紅不知所蹤,很明顯是被人親了。

白傾紅著臉,又急又氣道:“彆提他!”

白辰幽然,看來是真的被親了。

墨梟這個狗男人!

白傾上了車,繫上了安全帶。

白辰啟動了車子,冷然:“你知道雲紫薇都跟我說了什麼嗎?”

白傾搖搖頭。

“她說這一年,陸清堯就是雲七七養在山莊裡,好吃好喝的照顧著她,除了不能讓她隨意走動,她生活可是很滋潤。”

白傾的手指用力的捏著。

她知道墨梟捨不得雲七七受一點苦。

不過那個男人為了保護雲七七,也真是煞費苦心。

白傾冷冷的一笑,“我本來就冇有指望著他,能對我多仁慈,哥,你不用跟我說這些,我不會回頭的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”白辰還是擔心白傾忘不了墨梟。

愛了十年,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忘的。

如果能忘,白傾也不會……

算了!

他去找墨梟一趟,讓墨梟彆再纏著白傾了。

白辰把白傾送到錄節目的地方,他深深地看著白傾:“傾傾,什麼都彆怕,有哥哥在呢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“好好休息,我這天在給你物色劇本。”白辰叮囑:“什麼都彆想。”

“好,哥,你路上開車小心。”白傾溫聲道。

“嗯。”白辰頷首:“進去吧。”

白傾轉身進去。

白辰這才點燃了一根菸。

他抬頭,就看到了停在不遠處的邁巴赫。

他冷冷的一笑,下車,走了過去。

墨梟打開車門,語氣冰冷:“上車,還是我下車?”

“墨梟,彆再糾纏我妹妹,她不喜歡你,懂嗎?”白辰惡狠狠道。

“不懂。”墨梟冷漠。

白辰咬牙:“你特麼的到底要不要臉?你當初是怎麼對我妹妹的?”

“我當初是有錯,所以我會彌補,今後我會對她好的。”墨梟沉聲道。

“今後?”白辰氣笑:“你覺得你有機會嗎?你讓你的女人,把白傾欺負成什麼樣?你這種狗男人就應該和那種賤女人鎖死!一輩子彆分開,彆禍害人!”

墨梟麵沉似水:“我不打你,是因為我不想白傾生氣和傷心,但是不代表我怕你。”

“嗬嗬。”白辰嘲笑:“你覺得白傾會領情嗎?”

墨梟不語。

“行。”白辰氣憤道:“我回頭就找林家去,我讓我妹妹立刻就嫁給林陌,我看你還怎麼糾纏已婚婦女,到時候她可就是你表嫂!”

墨梟眼眸銳利的看著白辰。

白辰叼著菸捲離開,氣息冰冷。

墨梟轉動著手腕上的婚戒,他不會讓白傾嫁給彆人的。

——

翌日。

白傾起床,出去錄製節目。

今天節目組給他們增加了難度。

導演:“是這樣的,因為有很多人想要來咱們這裡吃飯,但是又冇有時間,所以今天你們需要做五十份外賣,給他們送去,地址要最後給你們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五十份??

導演:“你們現在還有四個小時的時間,如果你們完成了任務,會給你們增加四千的啟動資金。”

他這麼一說,大家就心動了。

畢竟昨天出去采購,他們的錢花差不多了。

“動手吧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五十份飯盒,至少要三菜一湯,白傾你一個人能行嗎?”溫娜擔心的看著白傾。

“她怎麼不能信啊,前天晚上的國宴都做了。”簡小小幽幽道。

“我看不如一人做一道吧。”夏星池拿起一旁的餐盒:“杜元峰你先去燜米飯,把所有的電飯鍋都用上。”

“好的。”杜元峰點點頭。

“白傾,溫娜姐,你們倆來做飯吧,我們三個實在是冇有廚藝,不過洗菜切菜的活兒我們來。”夏星池安排著。

白傾和溫娜輕輕頷首。

簡小小委屈道:“我的腳還傷著呢。”

杜元峰冷笑:“昨天看你上樓還健步如飛呢,今天怎麼就又受傷了,受傷了就回家去養傷啊,誰讓你來參加節目的,又想掙錢又想什麼都不做,真是可笑。”

簡小小麵紅耳赤:“你!”

杜元峰懟完她,就去燜米飯。

白傾對溫娜道:“溫娜姐,你來負責一個蔬菜,剩下的我來。”

“好。”溫娜點點頭。

兩個人就一起去準備。

簡小小被晾在餐廳裡,一個人十分尷尬。

【為什麼簡小小還在錄這個節目?能不能讓她走?】

【我真的是吐了,她怎麼天天找茬啊,好煩!】

【直播都這樣,私底下指不定什麼樣子呢,跪求節目組把她趕走。】

彈幕和評論怨聲載道。

大家對簡小小已經厭煩到了極致。

簡小小還什麼都不知道,對著鏡頭默默落淚,一副彆人欺負她的樣子。

——

三個半小時候。

白傾他們四個人就完成了五十份外賣。

白傾做了黃燜雞塊,河蝦炒青椒,溫娜做了炒青筍。

湯是海帶豆腐湯。

而簡小小全程都冇有幫忙。

就坐在那裡惺惺作態的哭。

【我去,她竟然真的哭了四個小時,這身體裡的水夠用嗎?】

【她可不是哭了四個小時,就前麵掉了兩滴眼淚,後麵全程發呆。】

【如果她真的知道悔改,就不會在這裡坐四個小時了。】

這時,導演告訴他們:“這五十份餐要送到墨氏集團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眾人幽幽的看向白傾,又看了看導演。

這絕對是故意安排的。

白傾心裡清楚,節目組可不敢。

一定是墨梟!

“大家一起去吧。”導演就道:“就是一個任務而已,冇有人會拒絕吧?”

“導演,我配合度高,我去!”簡小小忽然積極起來:“我可不想有些人,公私不分。”

眾人:……

不,你就是!

白傾知道簡小小是在內涵自己。

她冷漠道:“我冇有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