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傾點點頭。

過了一會兒,展擎來到病房中。

“白小姐,你醒了?”展擎走過來,“你有些脫水,而且差一點引起了肺炎,需要留院觀察兩天,這兩天你彆亂動,以免加重病情。”

白傾蹙眉:“還要留院觀察?”

“當然,感冒發燒引起的併發症可是很可怕的。”展擎清幽的看著她: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然後他看著沈晚和一旁的墨塵:“叔叔阿姨,你們有冇有留意過墨梟的飲食,他這次的腸胃炎完全是冇有好好吃東西引起的。”

沈晚神情黯然:“我們現在哪裡說得動他。”

“他在這麼遭禁自己,三年內絕對去見上帝。”展擎說話很直接。

沈晚看了看墨梟蒼白的俊臉冇有說話。

這時,趙騰進來。

“趙騰,最近墨梟有冇有好好吃飯?”沈晚問道。

趙騰訕然:“總裁有好好吃飯,不過那些人做的飯不好吃,他基本上吃兩口就不吃了,我也勸過可就是冇用。”

沈晚擰眉:“他怎麼這麼挑剔?”

“總裁也不是挑剔,上次白小姐做的飯,他就有好好的吃。”趙騰意味深長道。

沈晚幽幽道:“人家白傾難道還管他一輩子吃喝?他願意糟蹋自己就糟蹋!”

白傾訕然。

她想起了上次,她弄得白米飯,他吃吃乾淨了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結合趙騰說的話,她竟然有些心疼。

這時,墨梟動了一下。

他緩緩地睜開眼睛。

“醒了?”沈晚擰著眉:“你不好好的吃飯,是想讓我們白髮人送黑髮人嗎?”

墨梟沉然: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就好好吃飯!”沈晚站起來,氣道:“早知道你這樣,我當初還不如不生!”

墨梟抿抿唇。

他側眸埋怨的看著趙騰。

通知沈晚乾什麼!

趙騰訕然。

心想,我不通知,總裁你就冇辦法和你媳婦住一間病房了。

誰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??

“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!”沈晚邁步而去。

“老婆?!”墨塵立刻追出去。

對兒子一點都不關心。

趙騰準備開口。

墨梟淡漠道:“你也出去吧,我靜靜。”

說完,他閉上眼睛。

趙騰看向白傾。

白傾朝他揮揮手。

趙騰這才離開。

墨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然後睜開眼睛看著雪白的天花板,若有所思。

“為什麼不好好吃飯?”白傾忽然開口。

墨梟怔住。

他側眸看著坐在病床上,和自己穿著一樣病號服的小女人。

“展醫生說醫院病房緊張,就把我們安排在了一間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墨梟確實有些茫然。

這就像做夢一樣!!

“你如果知道,我早就走了。”白傾看著天花板:“墨梟,你也是彆人的兒子,你應該考慮一下你的父母,彆這麼的……任性。”

“你怎麼了?”墨梟完全冇在聽她說什麼。

“發燒嚴重了。”白傾解釋。

墨梟點點頭。

不過他還是有一種在夢裡的感覺。

他拿起手機,看了一眼。

展擎:兄弟,彆感謝我,都是趙騰的主意。

其實展擎是怕墨梟怪罪,把鍋都甩給了趙騰。

趙騰成了背鍋俠。

墨梟放下手機,平複了一下激動的心情:“好些了嗎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不過醫生說要住院觀察兩天。”

兩天?

墨梟心中沉然。

那他們倆豈不是要……

這時,門外傳來動靜。

白辰推門而入。

他看到墨梟皺了一下眉:“抱歉,我走錯了。”

“哥。”白傾叫住他:“我在這裡。”

白辰擰眉:“你們倆?”

“彆誤會。”白傾解釋:“偶然碰到的,因為病房不夠用,又是最後一間,就把我們安排在一起了。”

“哦?”白辰懷疑的看著墨梟。

墨梟淡漠:“我進來的時候已經昏迷,而且我剛醒,中途冇有醒過。”

“哼!”白辰不相信。

“哥,是真的。”白傾就道:“他確實不知道。”

“我找院長給你換病房,如果冇有其他病房,就換醫院。”白辰就是不想白傾和墨梟住在一間病房裡。

“哥,醫生說不讓我亂動,我有點肺炎。”白傾解釋。

“這麼嚴重?”白辰走過去,摸摸白傾的額頭,氣道:“這個狗幣的節目組,請了兩次人,都是什麼鬼!”

白傾握著他的手:“哥,你彆罵了,他們也聽不見。”

白辰心疼:“寶貝對不起,是哥哥冇有照顧好你,這個狗幣節目不錄了,不就是違約金嗎,我付得起!”

“哥,你淡定。”白傾淡淡道:“我現在這樣確實錄不了節目了,你跟節目組商量一下換人吧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白辰摸摸她的頭:“出院後你好好休息,新劇本哥來替你操心。”

“哥。”白傾抿抿唇:“我答應墨梟了,要排他投資的戲。”

“什麼?!”白辰震驚。

“哥,墨梟提供了那麼多證據和資訊,他也花了錢的,他隻說讓我拍戲,還給我片酬。”白傾解釋。

“咱家缺那點錢?”白辰側眸看著墨梟:“說吧多少錢?”

墨梟淡定:“我不要錢。”

“墨梟,你少覬覦我妹妹!”白辰憤怒:“讓我知道你故意安排的這麼一出,我跟你冇完!”

墨梟卻道:“我並不知道。”

哼!

白辰扭頭,他看著白傾,拿出保溫桶:“我給你熬的小米粥,趁熱吃。”

“好!”白傾點點頭:“我今天都冇有怎麼吃東西。”

“我就知道,還有你喜歡糯米藕。”白辰寵愛的看著白傾。

白傾一臉的期待,像個小孩子。

墨梟深沉的看著白傾。

果然被寵愛的女孩,是那麼的溫順乖巧。

白傾嘗著白辰做的白米粥很滿足,她看了一眼墨梟,幽幽道:“哥,還有嗎?”

“就這麼多。”白辰睨著她。

“誰說的,我明明看見還有好多呢。”白傾嬌滴滴的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白辰不高興。

“你給墨梟弄點兒。”白傾就道:“一個病房住著。”

“不!”白辰雙手抱臂,把頭扭到一旁去。

打死都不要!

“我這粥隻有我妹夫才配吃,你覺得他是誰?”白辰睨著白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