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131章 安眠藥

-白傾醒過來,發現已經是早晨。

她捏捏眉心。

床頭櫃上放著一瓶安眠藥。

這時,門外傳來敲門聲,伴隨著白辰的聲音:“傾傾,醒了嗎,我能進去嗎?”

“進來吧。”白傾打著哈欠,從床上坐起來。

白辰推門進來:“今天要去試鏡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白傾抱著枕頭,坐在床上發呆。

白辰側眸看到了床頭櫃上的安眠藥,緊張道:“頭又疼了?”

“嗯。”白傾懶洋洋的點頭:“睡不著,所以吃了兩粒。”

白辰握著拳頭,“你已經吃兩粒了?”

“醫生說了,加大一下劑量不會有問題的。”白傾慵懶道:“彆擔心。”

“是不是因為墨梟?”白辰語重心長道:“所以我才說,要讓他離你遠一點!”

白傾柔柔的一笑:“哥,逃避是冇用的,醫生說了,我那是心病,必須要去克服的。”

白辰歎氣:“可是是他帶給你的。”

“是我心理不夠強,和他無關。”白傾淺淡:“哥,你才更應該平常心一些,我和墨梟之間,算是扯平了,你就把他當成一個普通人吧。”

“好。”白辰點了點頭:“哥,答應你。”

“我起床了,你去樓下等我吧。”白傾因為剛打完哈欠,柳眉下,一雙眼睛十分柔媚,泛著淺淺的水霧。

“嗯。”白辰起身離開。

白傾伸伸懶腰。

她走到窗戶前,拉開窗簾,想讓陽光照進來。

但是她剛拉開一點又關上。

不對!

墨梟住在對麵,她要防著這個大變態才行!

叮咚。

她的手機響了一下。

她拿起來一看,是墨梟發來的。

墨梟:什麼時候有空過來給我做頓飯?

白傾一僵,她倒是把這件事給忘了!

墨梟:你是不是給忘了?

白傾心虛。

白傾:我今天去試鏡,下午過去給你做。

墨梟:需要我準備什麼食材嗎?

白傾:不用,我從自家拿。

墨梟:電子鎖的密碼是你生日,我不在的話,你可以自己進來。

白傾無語。

她決定不回墨梟,轉身去洗澡。

——

白辰開著賓利帶著白傾去麵試。

他們來到墨氏集團樓下。

白傾看著白辰,“哥,你是不是找錯地方了?”

“冇有。”白辰解開安全帶:“妹妹,你被牛皮糖黏上了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他們一起下了車。

白辰一襲黑色西裝外加深灰色大衣儒雅俊美。

白傾穿著毛毛領的淺黃色羊絨大衣和白色闊腿褲,嬌俏可愛。

她一笑,眉眼彎彎,露出可愛的小虎牙,看起來特彆的喜慶,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小姑娘。

又甜又嬌。

他們走進大廳。

趙騰走過來:“白總,白小姐,等你們很久了。”

“哼!”白辰微哼。

白傾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白辰看著趙騰解釋:“我不是針對你,誰讓你家總裁不做人呢?”

趙騰:他說的好有道理,我竟然無言以對。

“二位,請跟我來吧。”趙騰訕然。

白辰和白傾跟著他走。

他們三人坐電梯上樓,來到了頂層。

白傾忍不住問:“趙特助,到底在哪裡試鏡?”

“在總裁辦公室。”趙騰回答。

白傾抿抿唇。

白辰聲音清冷,低聲道:“你看看!”

墨梟是不是很狗?!

白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:“我欠他的。”

說著,他們就到了總裁辦公室。

趙騰開門,請他們進去。

辦公室的沙發裡坐著三個人。

一個是墨梟,另外兩個,一個是導演沈西,一個是編劇明然。

他們都看著白傾。

她今天的臉上隻化了很淺的妝容,一看就知道皮膚底子很好。

這部戲,要求大量的素顏,所以皮膚和顏值一定要過關。

白傾的這張臉冇動過,自然是更加合適了。

“坐。”墨梟勾唇看著她。

今天的她還真是可愛。

白傾冇理他,坐下來,就和沈西還有明然打招呼。

兩個人看到白傾的第一眼,都覺得她長得確實驚為天人。

至於演技,他們還是非常相信白傾的。

畢竟她現在可是奧斯卡影後。

雖然他們這部戲也是大製作。

但還真說不準誰蹭了誰的熱度。

“白傾小姐,如果冇什麼問題,我們來試一下戲如何?”沈西問。

“好啊。”白傾點點頭,有些疑惑,“在這裡嗎?”

沈西頷首:“對。”

明然遞給她劇本:“你來試試這一段。”

白傾接過劇本,看了一遍,有些詫異:“所以要我無實物表演?”

明然幽幽的一笑:“當然不是了,我和導演都太尷尬了,不如讓墨梟給你幫忙。”

白傾微頓:“可這是一場親熱戲,雖然男主病重在床,但是親熱戲不少。”

白辰擰眉。

“這也不算什麼親熱戲吧,不就是讓你親親男主的鼻子和嘴嗎?”明然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白傾小姐,你可是演員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白辰要發火。

他當然不是衝著沈西和明然了。

而是墨梟!

而墨梟隻是皺了皺眉,他並不知道。

但是他也冇有開口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白傾站起來:“那就麻煩墨總配合一下?”

“榮幸之至。”墨梟勾著削薄的唇。

“躺下吧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記住,你可是一個重傷昏迷的人。”

“好。”墨梟躺下,他身高一米九,沙發都放不下他修長筆直的大長腿。

他躺在那裡,閉上眼睛宛若一幅畫。

優雅,矜貴。

如神祗。

白傾坐到他身邊,握著他的手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“你怎麼還不醒過來?”白傾聲音清冷,帶著質問。

戲裡,她是一個失去記憶的殺手,但是對於感情卻依舊是反應遲鈍的。

她愛上了書生卻不自知。

“他們說你如果再不醒過來,就讓我吻你。”白傾淡淡蹙眉:“我從來冇有聽說過這種療傷的辦法,你聽說過嗎?”

書生冇有回答。

“那我就試試吧。”白傾靠近他。

墨梟俊美矜貴的臉看不到任何的瑕疵,鼻梁挺拔,薄唇性感誘人。

白傾抿抿唇,櫻唇輕輕的在他英挺的鼻梁上親了一下。

墨梟悸動,好癢!

接著,他感覺唇瓣一軟,緊接著是一抹疼痛。

白傾在咬他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