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146章 教訓

-白辰憤憤道:“我比他強多了!我至少還知道不要讓何雪晴靠近你呢。”

“你覺得他會管這些事嗎?”白傾挑眉問道:“他隻在乎我是不是這部戲的女主角,至於其他角色誰來演,他根本不會過問。”

白辰沉著臉。

“你倒不如繼續調查一下何雪晴背後的勢力。”白傾覺得白辰是在浪費時間。

縱使他不爽墨梟。

但還是要實事求是。

白辰蹙眉:“我說寶貝兒,你對他是不是濾鏡兩米厚?”

白傾冷幽幽的看著白辰。

“我不是說你對他餘情未了。”白辰立刻解釋:“實在是這個男人城府太深。”

“哥,說到這一點,我比你們都瞭解墨梟。”白傾解釋:“墨梟也有他自己的驕傲,而且他把何雪晴找來,何雪晴不停地對付我,墨梟知道此時,他會不阻止何雪晴嗎?”

“萬一他就是覺得,利用何雪晴的詆譭,讓你和林陌分手呢?”白辰問道。

“可我和林陌已經毫無關係了。”白傾攤攤手:“他現在讓何雪晴來劇組乾什麼呢?”

白辰一頓。

“那天在林祖峰的家裡,我解釋的很清楚,他也都聽見了。”白傾深沉道:“他知道我和林陌是假的,再安排何雪晴到我身邊有什麼意義呢?相反,何雪晴出現在我出現的地方,這說明,她背後那個人,是想利用何雪晴對我做什麼。”

白辰覺得言之有理:“那你的意思是讓何雪晴待在劇組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頷首:“放長線釣大魚,他們接近我,肯定是有目的的。”

“那你不是太危險了嗎?”白辰蹙著眉,不放心的說。

“他們還不敢輕舉妄動。”白傾清幽道:“主要,何雪晴不是雲家派來的,他們就不敢輕易的動手。”

再說了。

墨梟派人暗中保護她。

能有什麼事。

白辰沉然:“對方的目的又是什麼?”

白傾咬著小蛋糕:“我覺得他們的目的還是墨梟和林陌吧,想看他們龍虎鬥。”

“龍虎鬥?”白辰眯起眼睛:“他們倆真的鬥起來,肯定是你死我活的,冇準最後兩敗俱傷。”

“所以,他們兩敗俱傷以後,誰漁翁得利,何雪晴就是誰的人。”白傾沉聲道。

白辰瞭然。

——

墨氏集團總裁辦公室。

趙騰來到墨梟的麵前。

“總裁,有何雪晴的最新訊息了。”趙騰把何雪晴的資料放下:“她所在的這個經紀公司的幕後金主,曾經是幻象城投標中失利的蒙家?”

墨梟冷然:“那個清朝大將蒙恬的後人?”

趙騰頷首。

墨梟俊美矜貴的臉十分冷酷:“這麼看來,蒙家對幻象城的開發依舊虎視眈眈。”

“總裁,這一次,咱們還阻攔嗎?”趙騰試探性的問。

墨梟冷笑:“不,他那麼想要,我們就放給他,讓他和林陌去爭。”

“也不知道,林總是不是能發現幻象城的弊端。”趙騰有些擔心。

“擔心他乾什麼。”墨梟冷然:“被一個女人忽悠了,還想掌管公司,真是可笑。”

從一開始,墨梟就和白傾的想法是一樣的。

何雪晴背後的那個人,不是衝著白傾去的。

而是衝著他和林陌而來。

何雪晴負責利用白傾,挑撥離間。

那個人準備在他們爭鬥的你死我活的時候趁虛而入。

隻不過墨梟可冇有那麼蠢。

“總裁,已經有方為的下落了,要讓她回來嗎?”趙騰問道。

“不用了。”墨梟搖頭:“不用勉強她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趙騰點了點頭。

叮咚。

墨梟的手機響起。

他拿起來看。

童藝:墨總,傾傾姐剛纔在白總麵前替你說話了,她還說這次的蛋糕很好吃。

墨梟:她誇我什麼?

童藝:反正她的意思是,你冇那麼蠢。

墨梟皺了皺眉。

“總裁,怎麼了?”趙騰疑惑。

墨梟清冷的看著他:“回去給你妹妹買幾本書?”

“如何當好經紀人?”趙騰試探性的問。

是不是墨梟要給她升職加薪了?

“讓她好好說話。”墨梟放下手機。

趙騰訕然,那個姑奶奶是怎麼惹了這尊大佛的?!

——

下午拍攝。

白傾就遇到了何雪晴。

何雪晴看到她,眯起眼睛笑著:“好巧。”

“刻意安排的巧合,不是巧合。”白傾語調清冷。

何雪晴一愣。

白傾就是那種看著溫軟好欺負,但其實,她卻是真的強心臟。

下午的第一場戲,是白傾和何雪晴的第一場對手戲。

女刺客失憶。

書生找了鄰居來幫受傷的女刺客換衣服。

這個鄰居就是侍劍。

侍劍其實是書生的影衛。

隻是平日裡以鄰居的身份潛伏在書生的身邊。

書生讓她來給女刺客換衣服。

侍劍看到女刺客,心裡不舒服,因此換衣服的動作也十分的粗魯。

而女刺客中途醒來,給侍劍了一個耳光。

沈西說,這一巴掌最好不要借位。

讓白傾控製力道。

何雪晴知道自己必然要挨這一耳光。

因此,拍攝她給白傾換衣服的鏡頭的時候,她故意讓動作更粗魯,甚至還想讓白傾走光。

現在的工作人員多一半都是男人。

真的走光了,肯定對白傾不好。

從何雪晴動手開始。

白傾就已經猜到她想乾什麼了。

隻可惜,自己怎麼可能讓她如願呢。

所以當何雪晴的手真的連她穿的外衫和中衣一起抓住,想要脫下來的時候。

白傾倏然睜開水眸。

這和劇情寫的不一樣,是要等何雪晴下一個動作,白傾才能醒。

白傾的烏眸沉靜而冰冷,帶著很深的戾氣。

她抬起手,狠狠地給了何雪晴一巴掌。

何雪晴被打蒙了。

白傾卻冷冷道:“何人,也敢脫我衣服?”

何雪晴咬著唇,“白傾,你太過分了!”

白傾冷笑:“我哪裡過分了?劇本寫著隻讓你脫我外衫,你卻連中衣一起給我脫了,你不過分?要不要把鏡頭調出來,讓你這雙狗眼好好瞧瞧?”

何雪晴滿臉的委屈:“導演?”

沈西蹙著眉:“何雪晴,人家白傾有在說台詞,你怎麼不知道接?”

何雪晴眼淚撲簌簌的掉下來:“導演,她欺負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