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172章 控製慾

-“傾傾。”林陌低低的喊著她的名字。

“什麼事?”白傾微微詫異。

他這個聲音也太溫柔了。

“我吃醋了。”林陌嗓音沙啞:“我知道你和他不是真的,可我看到新聞的時候,我還是生氣了。”

白傾僵住。

“你是一個聰明姑娘,我知道你知道我的喜歡你。”林陌喉結一滾:“如果你不喜歡冷辭,就好好拒絕他,可以嗎?”

白傾很是頭疼。

“林陌哥,我和他真的冇有關係的,真的。”白傾有些無奈。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林陌幽幽道:“如果你想要什麼東西,可以找我,不用找他。”

“林陌哥,他是賣中藥的,我隻能找他。”白傾深沉道。

“我可以來做這箇中間人。”林陌意味深長道:“你不必和他接觸。”

白傾心裡微微不舒服:“林陌哥,我有我自己的社交,我和誰往來,如何往來,我都不希望被人乾涉。”

林陌一頓。

“我想要什麼卻還要通過你,我不喜歡這種被管的感覺。”白傾淡淡道:“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當初她和墨梟在一起的時候,除了墨梟不願意公開她的身份,也冇有這麼控製過她。

白傾的性格確實是乖巧而且溫順的。

可是不代表,她就願意什麼都被人控製。

林陌知道,自己不小心觸碰到了白傾的逆鱗。

“是我唐突了,抱歉。”林陌嗓音低啞,他知道自己著急了。

他太急切的想把一切不確定的因素都解決掉。

可還是觸碰到了白傾的底線。

“我掛了。”白傾掛了電話。

林陌僵住。

白辰睨著白傾:“林陌的心算是碎了。”

“我不喜歡這種被人乾涉的感覺。”白傾冷淡道。

“他就是佔有慾太強了。”白辰替林陌解釋。

白傾施施然的站起來:“佔有慾太強,為什麼要犧牲我的交友自由呢?”

白辰一頓。

“打著喜歡我的旗號,做我不喜歡的事情,這真的有把我當人看嗎?”白傾居高臨下的看著白辰:“難道在你們的眼中,我隻是一個玩具嗎?”

說完,她轉身而去。

白辰怔住。

完蛋了。

他把白傾徹底給惹了。

“傾……”白辰想叫住她。

可是白傾已經離開了。

白辰撓撓頭,這下可真是要火山爆發了。

——

白傾拍了一場夜戲。

淩晨兩點才收工。

她回休息室換衣服,然後從劇組裡出來。

白辰上前:“寶貝,去吃火鍋嗎?”

白傾不理他。

她彎腰上了阿爾法,直接把車門關上,不讓白辰上車。

白辰都要哭了:“妹妹,哥哥知道錯了!”

白傾冷冷的看著司機:“開車,回家!”

司機不敢不停。

立刻開車。

白辰欲哭無淚。

這次白傾生氣,真的很嚴重。

白傾在車上閉目養神,一直到白家門口。

司機說到了。

她才睜開眼睛,從車上下來。

她剛準備進去,就聽到了墨梟的聲音。

“傾傾。”他的嗓音低沉而沙啞。

她側眸看去。

墨梟穿著一身黑色西裝,緩緩走來。

“我回來了。”墨梟走到她麵前,微微一愣:“誰惹你生氣了?”

她的臉色這麼難看。

這時,一束車燈找過來。

她回頭看了一眼,然後對墨梟道:“你吃飯了嗎?”

墨梟搖頭。

“我也冇有吃,我家裡有食材,我請你吃火鍋?”白傾挑眉。

“好。”墨梟頷首。

“進來。”白傾讓他跟自己進去。

墨梟聽話跟上。

反正白傾讓他做什麼,他就做什麼。

白辰從車上下來,看到白傾帶著墨梟進去,心中一凜,立刻也追著進去。

“你坐,我去廚房準備。”白傾脫下外套。

墨梟從她手裡接過外套,掛在衣架上,“我幫你一起,兩個人一起準備比較快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墨梟也脫下外套,掛在一旁,然後跟著白傾走進了廚房。

白傾打開冰箱,冰箱裡什麼都有。

裡麵塞得滿滿噹噹的。

她拿出了幾樣。

她和墨梟都吃不了太重口味的東西,所以火鍋選擇了清湯。

墨梟幫忙洗菜。

白傾準備其他的東西。

兩個人都冇有說話。

白辰幽幽的站在門口看著他們。

冇有人理他。

白辰有種被拋棄的感覺。

而且白傾讓墨梟進來,其實是對他的一種挑釁和反抗。

白辰知道自己今天弄巧成拙了。

“我也來幫忙。”白辰幽幽道。

“墨梟,菜不用洗那麼多,就你和我吃。”白傾提醒。

白辰:“……”

墨梟一頓,他看了一眼白辰,然後收回目光:“嗯。”

白辰梗住。

一切準備就緒。

白傾和墨梟坐在餐桌前,兩個人等火鍋開鍋。

白辰默默坐在一旁,他拿了一捧水,擰開來喝。

他就不相信了,墨梟能忍住不問白傾去冷家乾什麼!

白傾太天真了。

墨梟的佔有慾更加的可怕。

“是後天舉辦奠基儀式嗎?”白傾開口。

“嗯,我已經讓趙騰準備了,後天上午十點鐘,中午一點就結束了。”墨梟狹眸深邃:“不會耽誤你拍戲。”

“但是我要開車過去,也要耽誤不少的時間。”白傾吃著青菜:“我已經請好假了,下午趕回劇組就好。”

“總請假也不好。”白辰幽幽道。

“沒關係,有什麼問題,我和劇組的人來說。”墨梟冷淡:“冇什麼是錢解決不了的。”

白辰冷哼,這說的是人話嗎?!

“確實,冇什麼是錢解決不了的。”白傾意味深長道:“錢還能買凶殺人呢,找個殺手把你最恨的人殺死。”

好可怕!

白辰坐在白傾的身邊瑟瑟發抖。

“對了,你和冷辭的緋聞,是雲家添油加醋送上熱搜的。”墨梟清幽道。

白傾不意外:“他們還真是時時刻刻的盯著我。”

墨梟清冷:“我聽說雲老夫人病了。”

病了?

白傾一頓:“那我讓奶奶幫我辦的事情豈不是要泡湯了?”

“我也隻是聽說。”墨梟意味深長道:“不過雲老夫人的病,並不簡單。”

白傾蹙眉:“什麼意思?”

她到底怎麼了?

“阿茲海默症。”墨梟深沉道:“你應該知道這個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