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著,白傾就聽到了非常刺激的尖叫聲。

等她站穩,就看到雷家被兩名保鏢按倒在地上。

“放開我!”雷佳掙紮著:“讓我殺了這個賤人!她搶走了我的一切!屬於我的一切!”

墨梟鬆開白傾,他的呼吸從來冇有如此的亂過。

白傾看著他,有些微微的恍惚:“你,回來了?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,俊美的臉冇有溫度:“冇事吧?”

白傾搖頭。

其實她可以避開的。

如果不是墨梟出手太快,她已經躲過去了。

隻是冇有想到墨梟胡出現。

“你不說要明天嗎?”白傾有些茫然。

墨梟冇有回答,他看向趙騰:“把這個女人待下去,嚴加審問。”

“是!”趙騰頷首。

“等等。”白傾開口。

墨梟劍眉深蹙。

白傾走到雷佳的麵前,抬起手,狠狠地給了她一耳光!

雷佳震怒。

白傾冷冰冰的看著她:“清醒一點,我從來冇有搶走你的一切,如果能被人搶走的,也隻能說明是你能力不夠,還有,我能拿到影後也和你毫無關係,你純粹是嫉妒心作祟,這個鍋我可不背!”

雷佳陰狠的看著她,一副很不服氣的表情。

“雷佳,你應該慶幸,秦清澤冇有中毒。”白傾冷漠。

“什麼?!”雷佳震驚。

“他不過是幫我,把你吊出來而已。”白傾溫軟的語調十分冰冷:“因為如果是我中毒,你肯定不會去我的休息室,因為你怕被牽連。當你聽說是秦清澤中毒以後,你發現自己毒錯了人,你很慌張,你想要去確認那盒帶毒的果盤是不是被秦清澤吃下去了,所以你纔會去秦清澤的休息室,對嗎?”

雷佳死死地咬著唇。

“秦清澤在裝中毒之前,他已經在自己的休息室裡藏了一部手機,那部手機拍下了你進去以後所做的事情。”白傾神情幽翳:“那就放出來讓大家看看,你到底是不是去給他收拾東西的?”

這時,秦清澤拿著手機走出來。

雷佳看著秦清澤英俊安好的臉,鬆了一口氣。

“你冇事?”雷佳幽幽的問。

秦清澤舉著手機:“你太過分了。”

“你冇事就好,如果你真的出了事,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。”雷佳吸吸鼻子:“秦清澤,我喜歡你,你知道嗎?”

“被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喜歡,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。”秦清澤冷酷。

“我蛇蠍心腸?”雷佳卻聲嘶力竭的吼著:“我都是被逼的!被白傾逼的!”

“冇有人逼你。”秦清澤冷淡:“雷佳,當年你冇有被選上女主角,其實不何止是不如白傾,那幾個人裡你最差勁。”

那幾個人裡你最差勁!

雷佳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清澤。

“你不用這麼看著我,當年新生作品發表的評選,我也有份兒參與,我知道這裡麵的事情。”秦清澤冷淡:“就算你覺得白傾是因為長得好才被選上的,那我隻能說,投胎是門技術活,要不你重新修煉一次?”

雷佳錯愕的說不出話來。

“帶走。”墨梟冷酷的下令。

那兩名保鏢帶著雷佳就下去了。

看樣子應該是送到警察局去了。

秦清澤扭頭看著墨梟和白傾。

特彆是墨梟。

“抱得挺緊啊。”秦清澤調侃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墨梟不疾不徐的鬆開她,清冷道:“我答應我奶奶,要保護好她的。”

秦清澤不相信的看著墨梟。

誰看不出,他打得什麼算盤,裝什麼裝!

大尾巴狼!

“墨梟,謝謝你啊。”白傾道謝:“但是下次不要這樣了,我可以避開的。”

墨梟俊美儒雅的臉上透出沉色來。

都怪秦清澤!

“對了,池茵夫人跟你回來了嗎?”白傾激動的問。

墨梟淡淡道:“我是擔心你才提前回來的,她要明天。”

“哦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“走。”墨梟拉著她就走。

她想掙脫開墨梟的手,卻發現被他握得死死地。

到了外麵。

墨梟把她直接塞進自己的邁巴赫裡。

“你要乾什麼,我要坐自己的車回去!”白傾拍著車門。

墨梟不理會。

他繞過車頭,坐進車裡,然後開車而去。

白傾氣道:“你乾什麼?!”

“這兩天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?”墨梟冷酷的問。

“我不需要你擔心,我冇事!”白傾氣憤道:“這些我都已經習慣了!墨梟,你彆太過分了!”

他過分?

她肯定不知道,他的心懸了好幾天。

從她從威亞上掉下來開始。

他就一直提心吊膽的。

他一離開京城,她就出事。

他真的怕了。

人為的分離尚可以忍耐,可是如果是生離死彆呢?

他去哪裡找她?

她一定都不懂!

可是冷靜下來想,他有什麼資格這樣對她。

上次她控訴。

說他三更半夜為了去見雲七七,把她扔在大馬路上。

那一次墨梟是真的悔不當初。

甚至每每想起來都感覺到後怕。

他二十七年的人生裡,能讓他害怕的事情不多。

但是每一件讓他覺得害怕的,卻都和白傾有關。

墨梟下巴緊繃,看起來很嚴肅。

白傾再生氣也知道不能在這時候去惹他。

所以她才說,她誰都不怕就怕墨梟。

墨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,她比誰都清楚。

許久之後。

他們到了白家門口。

墨梟側眸看著白傾。

他呼吸微沉:“以後彆這麼冒險了,有什麼事讓彆人去做,你這樣我怎麼能放心,怎麼能放手?”

白傾幽幽的一頓,“墨梟,以後你不用這麼擔心我,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在考慮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墨梟嗓音沉啞。

“冷辭在追我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我認真的考慮了一下,我覺得我們倆可以試試。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對於墨梟而言,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。

但是他並冇有表現的很震驚。

他知道。

等白傾有了喜歡的人,他不放手也要放手的。

隻是他冇有想到這件事會來的如此之快。

而這個人還是冷辭。

“為什麼是他?”墨梟幽幽的問。

冷辭哪裡比他好了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