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219章 都要死

-冷辭聽到白傾抱怨。

並冇有生氣。

他想,白傾這樣肯定不隻是對他一個人的。

“好,我懂了。”冷辭啞聲道:“我不會再讓你厭煩了。”

說完,他掛了電話。

白傾扶額。

心累。

頭疼。

冷辭抬頭看了一眼窗戶,轉身上車離開。

這個女人,他勢在必得!

而白傾的房間外。

墨梟雙手抱臂靜靜的聽著。

他微微勾唇。

至少,她冇有想和冷辭開始交往。

既然她有那麼多想要的。

他成全她。

隻要她開心!

——

翌日。

白傾洗漱以後,就下樓去吃早飯。

飯桌上,白辰和墨梟竟然十分的平和。

她坐下來。

墨梟和白辰同時拿起一杯牛奶,想要給她。

白傾咬了一口麪包:“我自己有手。”

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,然後把手放開。

白傾無語。

她自己把牛奶拿過來,慢條斯理的喝著。

“墨梟,你家是不是被大火燒了?”白辰開始攻擊。

墨梟深沉的一笑:“你說哪個?”

白辰:“……”

白辰上來就輸了。

“既然你家這麼多,你乾嘛在我家?”白辰憤憤道:“你昨天還搶了我的衣服穿。”

“糾正一下,這是你和傾傾的家,是傾傾點頭,我才住進來的。”墨梟不疾不徐的解釋:“至於你的那套衣服,我買了。”

“你買了?!”白辰憤怒:“我都還冇有穿過!那是傾傾送我的生日禮物。”

“所以我按原價買。”墨梟深沉的一笑:“或者你開價,我給你錢。”

白辰呼吸急促。

第二局,他也輸了。

“你今天就給我滾蛋!!”白辰拍著桌子。

墨梟非常淡定的看著白傾:“我今天還需要再留一晚嗎?”

“不需要了。”白傾搖搖頭。

“聽見了吧,趕緊滾蛋!”白傾來了精神。

白傾幽然的看著墨梟:“回頭我去找你,帶你家給你治病。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白辰:“……”

第三局,他慘敗。

“哥。”白傾叫著他。

他瞬間回血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今天去一趟醫院,看看外婆,如果她醒了就通知我。”白傾叮囑:“切記,不要讓雲紫薇他們接近外婆。”

“好,我這就去。”白辰喝完咖啡,站起身來。

“路上小心。”白傾叮囑。

白辰拍著白傾的肩膀,幽幽道:“記住,讓他滾蛋!還有你去他家,你記得叫上我,我陪你去。”

“哥,你是那麼清閒的人嗎?”白傾幽幽的問。

“瞧你說的,為了保護你不被色狼盯上,我有的是時間。”白辰冷幽幽的看了一眼墨梟,然後轉身而去。

白傾看了一眼墨梟:“你非要刺激我哥哥?”

“我不過是說了實話,你給他買的衣服,更適合我。”墨梟自通道。

“可那是我給我哥哥買的換衣服。”白傾無語:“你的衣服那麼多,乾嘛搶他的?”

“因為……我喜歡。”墨梟深沉道。

其實他想說,那是白傾買的。

白傾實在是頭疼:“你把衣服還給我哥,我給你買新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墨梟期待的看著她。

“騙你乾什麼。”白傾不滿:“上次說給你買羽絨服不也買了。”

墨梟深沉的一笑:“好。”

白傾歎氣。

墨梟和白辰明明都是霸道總裁的人設,怎麼一見麵吵架就跟小孩子一樣?

實在是令人想不通。

“我吃好了。”白傾啃了半顆玉米:“我去劇組了。”

“一起。”墨梟放下咖啡杯。

其實他早就吃完了,隻是在等白傾。

白傾吃得慢,小口小口的,很斯文,

白傾點點頭:“走吧,回頭你記得叫人把你的東西收拾走。”

墨梟薄唇掀起寡淡的弧度:“晚上,我自己搬。”

晚上?

白傾側眸看著他。

“我搬回隔壁了。”墨梟眯起慵懶的狹眸看著她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她這輩子就冇有這麼無語過。

然後,墨梟和她一起出門。

墨梟還親自把她送到劇組門口。

下車前。

白傾幽幽的看著他:“收工後,我自己能回家,你不用來接我。”

墨梟漫不經心的一笑:“可是我媽讓我接你去墨家吃晚飯,不然我幫你拒絕,奶奶挺想你的,而且她也想很聊聊雲家的事情。”

白傾一臉的懷疑。

墨梟乾淨俊美的五官十分清雅:“我冇那麼無恥,拿奶奶來忽悠你,而且你知道,奶奶也不會配合我的。”

“這倒是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她又看了他一樣,然後推開門,下了車。

墨梟目光深邃。

他看著白傾走進去。

然後他不疾不徐的拿出手機打給墨老夫人。

“什麼事?”墨老夫人清冷的問。

“奶奶你們都不知道關心我一下?”墨梟蹙眉。

“嗬,有傾傾照顧你,肯定死不了。”墨老夫人十分的放心。

墨梟嗓音清幽:“晚上我帶傾傾回去吃飯。”

墨老夫人蹙眉:“傾傾自己提的?”

“我用你的名義邀請她的。”墨梟回答。

墨老夫人:“……”

“但我說是你的意思。”墨梟幽然:“奶奶,你記得彆說漏嘴。”

“王八……”墨老夫人開口就罵。

墨梟立刻掛了電話。

他捏捏眉心,對司機道:“回公司。”

司機頷首,開著車,載著墨梟去公司。

墨梟來到公司。

他走進辦公室。

趙騰走過來:“總裁,雲七七已經放出來了。”

墨梟脫下羽絨服,掛在一旁,冷冷的問:“保外就醫?”

趙騰點點頭。

墨梟冷笑:“很好。”

很好?

“我問你,雲紫薇為什麼一定要救雲七七?”墨梟挑眉。

“因為她想要雲七七的腎,雲青州需要腎移植。”趙騰回答。

墨梟冷哼:“那你想的太膚淺了。”

膚淺?

墨梟從抽屜裡拿出一份報告:“這份報告顯示,雲七七和雲青州的腎臟並不匹配。”

“什麼?!”趙騰震驚。

“而且,雲青州的病情並不到換腎的地步。”墨梟冷冰冰道。

趙騰更加的錯愕:“這……”

“雲紫薇是想讓所有威脅她繼承家產的人,都要死。”墨梟神情冷淡:“傾傾,白辰,雲青州,雲七七,甚至是雲老夫人,池茵夫人,這些凡是威脅她的人,都要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