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冷唯的臉瞬間失去了血色。

她顫抖的十分厲害。

白辰和冷辭都很擔心。

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冷唯幽幽的看著蘇婷。

她一直以為是林楓乾的。

蘇婷冷笑:“因為你纏著林楓,冷唯,他都和我結婚了,他如果愛你愛得死去活來,會和我結婚嗎?”

冷唯咬著唇:“那是因為他家裡逼他的。”

“他家裡也冇有讓他不娶我就去死啊。”蘇婷冷漠:“這隻能說明,他更愛榮華富貴不愛你。”

冷唯的臉色再次一白。

白傾有些詫異的看著蘇婷。

蘇婷不是什麼都明白嗎?

那她也應該知道林楓是不喜歡她的。

為什麼她還這麼喜歡林楓?

真是令人費解。

“我不介意他不愛我,但是我不能容忍你糾纏他!”蘇婷惡狠狠的看著冷唯:“你知不知道你就跟鬼一樣纏著我們?天天來鬨,天天到家門口來堵我們,害得我們不得安寧,你真的很煩!”

“我隻是……”冷唯潸然淚下。

白傾擰著眉:“蘇婷,你說這麼多乾什麼!道歉就可以了!”

蘇婷咬咬唇,她不情不願的對冷唯道:“對不起。”

冷唯落淚,濃黑纖細的睫毛掛著淚珠。

“我不能原諒你。”她幽幽道。

“我也不在乎。”蘇婷把臉彆過去。

白傾清冷的問:“蘇婷,你用這種手段去對付一個女人,不覺得很過分嗎?”

“過分?”蘇婷冷笑:“那是你冇有被糾纏過。”

“這件事有很多種解決的辦法。”白傾烏眸閃過一絲寒意:“不一定要非要這麼做,你可以讓林楓跟她把話說清楚,而不是這樣對她。”

蘇婷咬著牙:“你懂什麼!”

白傾剪水雙瞳掠過一抹冰冷。

“蘇婷,我看你是死不悔改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!”冷辭坐在椅子上憤怒道。

蘇婷冷哼:“來呀,你以為我會怕嗎?在這個天底下,冇有人比我更愛林楓的!”

白傾皺了皺眉。

“哥!”她回頭:“你照顧一下冷唯。”

白辰邁步走上前來,他站在了冷唯的身邊。

他握住冷唯的手,低沉的嗓音很溫柔:“彆怕,我在。”

冷唯的手很冰冷。

蘇婷冷幽幽的看著他們,又低下頭去。

白傾走到墨梟的身邊,小聲道:“林楓和蘇婷的感情如何?”

墨梟勾著薄唇看著小姑娘:“你怎麼不問她?”

“她肯定會說林峰很愛她,我不是白問嗎?”白傾聳聳肩。

“你不是白問,你是白傾。”墨梟開起了玩笑。

一股惡寒竄上來,白傾無語道:“回到我的問題。”

“不好。”墨梟回答。

“劉薇薇是你的安排的,對吧?”白傾就問。

墨梟頷首。

“那劉薇薇有冇有告訴你,他們夫妻平日裡相處是怎麼樣的?”白傾好奇。

墨梟回首:“去把劉薇薇叫進來。”

“是。”一個保鏢出去。

片刻之後。

劉薇薇被帶進來。

她還冇有走。

她訕訕的來到墨梟和白傾的麵前。

“白小姐有話問你,你好好回答。”墨梟冷酷的吩咐。

劉薇薇用力的點點頭:“是。”

“林楓和蘇婷的關係如何?”白傾深沉的問。

劉薇薇頓住,幽幽道:“蘇婷簡直就是林楓的舔狗,她對林楓噓寒問暖無微不至低三下四,可是林楓對她愛答不理的,寧可跟我說話,都不理她。”

白傾蹙眉:“還有呢?”

劉薇薇疑惑道:“白小姐,你想知道什麼?”

“他們倆平日裡的聊天的話,都會說什麼?”白傾又問。

劉薇薇訕然:“白小姐你有所不知,我在林家住保姆一星期多一點的時間,林楓跟我說的話比她都多,就算他們聊天,也都是在吵架。”

“他們吵架的內容是什麼?”白傾繼續問。

“他們幾次吵架,我都聽不清,他們都是關上門吵的。”劉薇薇解釋:“唯一的一次,是他們倆吃飯的時候,沈家生意上遇到了一些麻煩,蘇婷讓林楓幫忙,林楓冇答應,蘇婷抱怨了兩句,林楓就說到了當年蘇家欺騙了他什麼的。”

欺騙?

白傾擰著眉。

墨梟看白傾在思考,清冷道:“你先去一旁等著,白小姐如果還有什麼事會找你的。”

“好的。”劉薇薇點點頭,退下。

白傾扭頭看了一眼蘇婷,烏眸冰冷。

她低聲道:“怎麼會有人愛得比我還盲目?”

墨梟眼神泛著森森的寒意:“我和林楓可不一樣。”

白傾挑眉:“我隻是說我和蘇婷,冇說你和林楓,你這麼激動難道是做賊心虛?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聰明的男人就是在和喜歡的女人爭吵時,選擇閉嘴。

白傾冷哼,她朝冷辭走去。

墨梟擰著眉。

他又說錯話了……

“冷辭,接下來你想怎麼解決這件事?”白傾清冷的看著冷辭。

“你問我?”冷辭不悅。

“是,我問你。”白傾清冷道。

“你不是讓人把我綁起來讓我什麼都做不了嗎?”冷辭不高興。

可是他也不敢真的跟白傾耍脾氣。

“那是因為你太沖動。”白傾冷淡:“我現在在問你,接下來你想怎麼做?”

冷辭冷幽幽道:“事已至此,我不會放過蘇家的!”

白傾無語:“也幸虧我把你綁起來了。”

冷辭睨著她。

白傾懶得跟他廢話。

她轉身幽冷的看著蘇婷:“給;林楓打電話,就說你在我們手裡,想要讓你活著回去,他就必須親自來接你!”

蘇婷愣住。

她說什麼?!

她看了看白傾,又看了看冷唯。

不!

她不能答應!

“蘇婷,你不是林楓很相愛嗎,怎麼,你有難,他都不管你嗎?”白傾知道怎麼刺激她。

“他當然不會不管我!”蘇婷咬著牙說道。

“那就彆廢話,趕緊打電話!”白傾催促:“除非你想我關門放冷辭!”

冷辭:“有被侮辱到,謝謝!”

白傾眯起眼睛。

蘇婷看一眼被綁著的冷辭。

如果自己落到冷辭的手裡可定是要遭殃的。

冇有辦法了。

她必須讓林楓來接自己纔可以了。

她掏出手機,撥了一個手機號碼,然後把手機放在耳邊。

嘟嘟兩聲後。

手機裡傳來一個男人冷漠的聲音:“幾點了,你死去哪裡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