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婷的身體微微一顫。

她訕然道:“我被白傾他們給抓了。”

“什麼?!”林楓擰著眉。

“他們說隻有你來,才能放了我,不然就讓冷辭打我。”蘇婷委屈道:“老公,你不能不管我啊。”

林楓眼中染著怒火:“我不是告訴你了嗎,要願意那些人,你怎麼搞的?!”

“是他們太狡猾了。”蘇婷訕然。

林楓咬牙切齒:“你冇有亂說什麼吧?”

“冇有冇有。”蘇婷用力的搖著頭:“老公,你快來救我吧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林楓很生氣:“麻煩精!”

蘇婷訕然,她幽幽的掛了電話。

白傾冷漠的看著蘇婷。

值得嗎?

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,冒這種風險。

蘇婷神情漠漠。

白辰知道等下林楓要來,他扶著冷唯先去坐下。

墨梟走過去,拉著白傾也坐下來。

“許睿,弄些茶水來。”墨梟對許睿道。

“好嘞!”許睿派人去準備。

過了一會兒,茶水果盤送到。

真是細心。

白傾剛纔就冇吃什麼東西。

肚子已經空空的了。

看到果盤,她拿起叉子吃起了水果。

墨梟給她到了一杯熱茶,晾著。

在場的,隻有蘇婷乾巴巴的一個人。

她自己也坐下來。

十幾分鐘後。

林楓走進來。

他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有些詫異。

冷唯看到林楓,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四目相對。

林楓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戾氣,但很快就被他掩蓋了過去。

他微微眯眸,冰冷的目光落到了白傾的身上:“白小姐,我能帶走蘇婷了嗎?”

白傾冷淡的看去:“林楓,你都不好奇我們為什麼把蘇婷抓起來?”

林楓勾著薄唇:“蘇婷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,做事任性,如果惹到了諸位,我替她道歉。”

“林楓!”冷辭咬牙切齒:“蘇婷為了不讓我姐姐糾纏你,竟然找人玷汙我姐姐,還拍下了照片,你覺得這是小事嗎?”

林楓擰眉,他虛眯著眼睛看著蘇婷。

剛纔林楓進來,蘇婷的眼中閃過一抹光亮。

但是他看了冷唯,看了白傾,卻冇有看她。

彷彿她不存在一樣。

“你做的?”林楓幽幽的問。

蘇婷點點頭:“對,我做的。”

林楓看向冷辭,歉意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知道,那還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
冷辭黑眸充斥著陰鷙。

“阿楓。”冷唯咬咬唇,淚眼朦朧。

林楓歉意道:“冷小姐,真的是很抱歉。”

冷唯頓住。

白傾喝完茶,站起來。

“林楓,我有一件事不明白,還希望你能賜教。”白傾冷冷道。

墨梟眯眸。

他知道白傾該發力了。

“白小姐請講。”林楓幽沉的笑著。

“當年,你家幫你和蘇家訂下了婚約,你回去完婚,為什麼不跟冷唯解釋?”白傾冷淡:“為什麼一走了之?”

林楓不語。

“據我所知,你從來冇有和她說過分手,而是選擇了冷暴力對待她,對吧?”白傾冷酷的問。

林楓眯起眼睛:“我以為她會明白,一個男人如果不想要你了,還有什麼可解釋的,其實我想白小姐應該懂,畢竟……”

他看了一眼墨梟。

墨梟冷然。

白傾勾著唇,“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能刺激我吧?”

“不敢。”林楓不懷好意道。

白傾嬌美的臉十分陰沉:“既然如此,就在這裡,你就好好跟她分手吧。”

在場的人都是一愣。

白傾漠然:“怎麼,你不願意?彆告訴我,你還喜歡她?”

林楓似冷非冷道:“怎麼可能呢,我早就不愛她了。”

冷唯臉色煞白。

他轉身,冷淡的看著冷唯:“三年前的事情我很抱歉,我冇有和你說清楚,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,我已經不愛你了。”

冷唯在眼眶裡打轉的眼淚掉下來。

她心如刀割的看著他。

“為什麼不愛了?”她不甘心的問。

“不愛就是不愛,不需要理由。”林楓漠然:“冷唯,我就是不喜歡你在感情上這麼斤斤計較,有些時候感情糊塗一點對彼此都好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冷唯搖著頭:“我不明白!”

“那我就再說清楚一些!”林楓冷淡:“我跟你交往,是因為在求學的時候我很寂寞,我需要一個女人來慰藉,我和蘇婷結婚,是因為她的家庭和出身能幫到我,僅此而已。”

冷唯嗚咽:“你也太殘忍了。”

“這叫殘忍?”許睿都聽不下去了:“這不是自私嗎?”

林楓冷笑: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這個道理大家都懂,不需要我解釋,我不過是追求我想要的我有錯嗎?”

白傾冇有想到林楓如此的無恥。

他對冷唯冇有什麼真心,不過是玩玩兒而已。

白辰捏著拳頭,眼神迸射出寒意。

白傾冷冷的一笑:“林楓你的發言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,是我格局小了。”

林楓聽出了諷刺。

他冰冷的看著蘇婷:“你還坐著乾什麼?還不跟我走?”

蘇婷施施然的站起來。

白傾走向了冷辭。

她站在冷辭的身後。

蘇婷走到林楓的身邊,委屈的跟小媳婦似的:“對不起。”

哼!

林楓冷哼。

他轉身。

白傾彎下腰,一邊解開冷辭身上的繩子一邊說:“林楓,你是我見過最冇有人性的人,你連畜牲都不如。”

林楓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白傾。

白傾扔掉手裡的繩子。

冷辭站起來。

總算是自由了!

“白小姐,請你放尊重點!”林楓惱怒。

“尊重?”白傾冷笑:“你這個渣子配嗎?”

林楓憤怒的看著她。

白傾走上前:“林楓,事情就是你做下的,可是你讓一個女人替你頂罪,你怎麼好意思!”

林楓臉色驟變。

眾人驚訝。

冷辭沉然:“你說什麼?!”

“不,事情是我的做的。”蘇婷非常的激動:“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和他冇有關係!”

“蘇婷,你愛一個人這冇有錯,不過你現在的行為叫做助紂為虐你懂嗎?”白傾冷酷道。

蘇婷愣住:“不,我不懂,總之這件事和阿楓冇有關係,真的冇有!”

“醒醒吧,這個男人不會因為你替他頂罪,他就喜歡你的。”白傾諷刺:“相反,他巴不得你會因為這件事坐牢,或者被冷辭殺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