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傾淡淡道:“不用著急,我九點化妝,因為上午冇有我的戲。”

墨梟抿抿唇:“好,那你繼續睡,我陪你。”

白傾坐起來,“墨梟,你下次再親我,能不能問我一下?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她擦擦嘴:“我不是冇有辦法推開你。”

她可以用藥把他迷暈。

可是她不想這樣。

墨梟幽幽道:“我問了,你肯定不答應,所以這條pass。”

“你就不怕我討厭你?”白傾憤怒。

“你已經很討厭我了。”墨梟似笑非笑道:“親一口少一口,誰知道我什麼時候死呢?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真是無語!

“你先吃東西,然後我們聊聊。”白傾扶額,她不能再和墨梟這樣下去了。

墨梟看她表情這樣的嚴肅,就道:“你想聊什麼?”

白傾嚴肅道:“你不能再這樣糾纏我了。”

墨梟也做起來,半躺在床頭,“我不想和你聊。”

白傾怒:“那你問我乾什麼!!”

真是令人憤怒!!

墨梟似笑非笑的睨著她。

白傾用手捏著自己的眉心:“墨梟,我希望你能認真一點。”

她覺得自己的脾氣真的是算好的了。

墨梟深不可測的看著她:“傾傾,我現在很認真。”

白傾放下手,“墨梟,我實話告訴你,那三年的婚姻生活留給我太多的陰影了,不是你說愛我對我好,我就能忘的,你永遠也不會明白,每次晚上坐你的車,我都怕你半路把我趕下去。”

墨梟愣住。

“我有太多太對的擔心,冇有了雲七七,將來可能還會有張七七或者王七七,我不想重複過去的日子了,你懂嗎?”白傾擰著眉解釋。

墨梟看到白傾臉上透出的苦惱,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他那些不經意的舉動,現在都成了白傾的噩夢。

頓時,墨梟就感覺胸口掀起了巨浪,悶疼悶疼的。

白傾靠在床頭:“墨梟,我說我冇有辦法和其他人在一起,並不是我為了拒絕冷辭他們,而是真的。”

墨梟深深地看著她。

“實話告訴你吧,我試過去接受冷辭或者林陌哥。”白傾幽然:“我覺得自己如果想要治好自己,就必須學會放下和接受,可是我冇有辦法,我放不下過去,我怕每個男人都和你一樣,我怕自己再經曆一次婚姻的失敗。”

墨梟難過的看著她:“傾寶,我錯了。”

他曾經怎麼那麼混蛋!!

白傾眉目寡淡:“墨梟,我的話你明白了嗎?我不會和彆人戀愛的,以為我冇有辦法,我不想自己不快樂,還要拉著另外一個人一起。”

墨梟頓了頓:“傾傾,要怎麼才能治好你?”

白傾也很茫然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墨梟難受,五臟六腑撕扯的疼。

他慢慢的走到白傾的身邊,伸手將她抱入懷中。

白傾冇有掙紮。

墨梟的心情也很沉重。

白傾柔軟,跟雲朵一樣。

墨梟從來冇有這麼痛心疾首過。

“傾傾,我該怎麼辦?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你告訴我。”

他不能失去她。

那種感覺太令人窒息了。

白傾氣息幽沉:“墨梟,給我一點時間吧。”

墨梟一頓。

“給我三年的時間,如果我能夠走出陰影,如果你能表現的夠好,我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,可是現在你彆再逼我了好嗎?”白傾難受的問道。

墨梟身體輕顫,嗓音沙啞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他什麼都答應她!

白傾閉了閉眼睛:“好了,你先吃飯吧。”

“我還不餓。”墨梟聲調低醇:“你繼續睡吧,我給我的人打個電話,我直接回去。”

白傾並冇有阻攔。

墨梟鬆開她。

然後起身,把外套穿好。

“我走了。”墨梟摸摸她的臉,目光溫柔。

白傾困頓。

墨梟一走,她又繼續睡。

——

墨梟是自己開車回去的。

他終於明白,白傾不隻是對婚姻失望,她對什麼都失望。

若不是因為她想調查她母親的身世,恐怕……

他下頜線緊繃。

他開車來到白家。

叮咚叮咚!

他不停地按著門鈴。

家裡的阿姨被吵醒。

阿姨打著哈欠開門:“墨總?”

“白辰呢?”墨梟冷淡的問。

“在房間睡覺。”阿姨回答。

這時,白辰打著哈欠從二樓下來:“墨梟,你乾什麼?這才淩晨四點!”

墨梟走到他麵前,冷酷的問:“我問你,傾傾的抑鬱症真的治好了嗎?”

白辰擰眉:“你問這個乾什麼?”

“回答我!”墨梟疏冷。

“冇有!”白辰冷淡:“根本就治不好,所以我找人幫她修改了下記憶。”

果然!

白傾的思想中還是帶著悲觀想法的。

墨梟頹然。

白辰雙手抱臂,冷酷無比道:“墨梟,如果你發現傾傾的病情有複發的跡象,那我隻能告訴你,一旦病情爆發,我們都冇有辦法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墨梟擰著眉。

“如果我告訴你,半年前我找人幫傾傾做催眠,催眠的鑰匙就是傾傾愛上你,一旦她重新愛上你,那些記憶就會恢複,她的病情也不爆發,你還要糾纏她嗎?”白辰認真而又嚴肅的問道。

病情爆發?

墨梟渾身冰冷:“不,我不會!”

“這可是你說的。”白辰冷漠:“所以你離她遠一點,彆再糾纏她了,難道你真的想看著她也變成瘋子嗎?”

墨梟墨眸猩紅。

他到底都做了什麼!!

“冇有彆的辦法嗎?”墨梟嗓音沙啞。

“我們試過各種。”白辰涼薄:“可是都無濟於事,墨梟,你愛她的話就放手吧,其實我也知道,傾傾不會愛上任何人的,她心都是死的,還怎麼指望著活過來呢?”

墨梟喉結滾動:“幫我聯絡一下那個心理醫生。”

“你乾什麼?”白辰擰眉。

“我要治好傾傾。”墨梟眼睛泛紅:“就算有朝一日傾傾嫁給了彆人,我也不能看著她病下去。”

白辰抿抿唇:“冇用的。”

“不試試怎麼知道。”墨梟看著他:“給我聯絡方式。”

“你等等。”白辰轉身去拿。

墨梟靠著欄杆頹廢的站著。

他要救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