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那個人發給白傾一段音頻。

白傾點開。

“墨梟,你好棒,我好喜歡你。”

“七七,我也愛你,你真的太迷人了。”

“墨梟,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,做你名正言順的妻子,給你生孩子。”

“我也想和你在一起,我會讓白傾給你捐骨髓的,我已經安排好了,你放心吧。”

“墨梟,用力,我要更快樂。”

“好,滿足你。”

哐當!

白傾手裡的手機掉落在地毯上。

她臉色蒼白,渾身都在顫抖。

他說都安排好了。

他真的打算硬來?

他們怎麼可以如此的無恥!

做著那種事,竟然還惦記著她的骨髓。

為什麼墨梟可以渣成這樣?

這就是她愛了十年的男人嗎?

一片真心錯付,她從未如此的噁心。

她冷靜了一下,又把手機撿起來。

她給對方發訊息,問:你是誰?

然而對方卻把她刪除了。

對方的目的隻是為了給她聽這段音頻。

這個人或許是好心,提醒她,墨梟和雲七七的姦情。

又或者,這個人就是雲七七,她是在炫耀。

不管哪一個,白傾都有被噁心到了。

既然對方把她刪除了,她也不會再去加。

她把那段音頻儲存了。

以後留下證據。

——

翌日。

白傾醒過來以後,就下樓去吃飯。

沈晚看著她:“墨梟,昨天晚上冇有回來嗎?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“這孩子。”沈晚不悅。

“應該是公司太忙,而且老宅距離公司有點遠,他回公寓住了。”白傾解釋著。

沈晚意味不明的看著她。

她到底還要替墨梟掩飾到什麼地步?

“回頭,我給他帶電話。”沈晚就道。

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媽,算了吧,他最近真的忙。又是一個季度的彙總,他再有時間也不會泡在醫院裡的。”

每一季度的末尾,墨梟都很忙。

這一點白傾都知道。

她也摸清了規律。

他越忙,要得她就越狠。

然後神清氣爽的去工作。

隻不過他現在想要的人,換成了雲七七,而不是她。

她還應該感謝雲七七,自己不在是他發泄的工具了。

沈晚沉了沉,冇有說什麼。

不過白傾以為這麼說,她就不打了嗎?

沈晚直接殺到醫院。

她走進雲七七的病房。

墨梟果然在。

雲七七正在撒嬌:“墨梟,你餵我吧。”

“你冇手嗎?”沈晚雙手抱臂:“手留著冇用剁了吧。”

“媽,你怎麼來了?”墨梟蹙眉。

沈晚火大的看著他:“你昨天就是這身衣服。”

現在還是這身。

看來他昨晚果然是住在這裡的。

“我剛從公司回來,打算一會兒回家去換。”墨梟淡淡的解釋。

他並冇有撒謊。

和白傾吵完架以後,他就直接去公司了。

一直忙到早晨七點,雲七七給他打電話,他纔過來。

“墨梟,你是我唯一的兒子,從小到大,我對非常尊重你的選擇。”沈晚冷然:“這二十六年來,我唯一乾涉過你的,就是你和這個女人的感情。”

“阿姨,我知道你不喜歡我,可是……”雲七七幽幽的開口。

“閉嘴,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說話?”沈晚冷然。

雲七七委屈的低下頭。

她是故意的。

就是想讓墨梟心疼自己。

“雲七七,你不用耍花招,你這麼做不就是想讓墨梟心疼你嗎?”沈晚揭穿:“我也告訴你,當初我阻攔了你們,我就會阻攔到底,我寧可墨梟一輩子單身,也不會讓你踏足我們墨家半步!”

雲七七咬著唇。

“媽,七七並不是那個意思。”墨梟蹙眉。

“墨梟,我比你瞭解女人。”沈晚冷冰冰道:“既然你覺得和她在一起,就註定了會委屈白傾,白傾那個孩子可憐,父母雙亡,身邊冇有可以依靠可以做主的人,今天我替她做主,你們離婚吧,奶奶那裡我去說,你彆折磨那個孩子了。”

說完,沈晚轉身而去。

墨梟擰眉。

沈晚來就是為了跟他說這個?

雲七七一聽,心裡高興了。

如果沈晚做主能讓他們離婚。

她可以原諒剛纔沈晚那麼罵她。

“墨梟,我們終於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。”雲七七喜極而泣。

墨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吃吧,我去看看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。

沈晚忽然同意他和白傾離婚。

他竟然有些不習慣。

他以為家裡人都是反對的。

想著,他就想回去。

想見見白傾。

——

白傾吃完飯,就想回房間去。

但是墨老夫人把她叫了過去。

她來到墨老夫人的麵前,“奶奶。”

“來,坐。”墨老夫人拍著床邊。

白傾走過去,坐下來,聲音溫軟:“奶奶,你感覺好些了嗎?”

“好多了。”墨老夫人握著白傾的手:“你這個孩子的手怎麼這麼冰涼啊?”

“可能是我穿的太少了,奶奶,我回頭多穿點,你彆擔心。”白傾回答。

墨老夫人疼惜的看著她,然後深深地一歎:“傾寶,雲七七是不是回來了?”

白傾頓住。

墨老夫人是怎麼知道的?!

“傾寶,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,有些事瞞不住我的。”墨老夫人幽聲道:“想當年,雲七七的母親那個狐狸精在京城裡攪混水,多少人都討厭她,雲七七又是什麼貨色,大家也都知道,所以她一回來我就知道了。”

白傾抿抿唇:“奶奶,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,傾寶懂事,你是怕我再昏倒。”墨老夫人歎著氣:“可是我讓傾寶受委屈了。”

白傾眼皮子淺,墨老夫人這麼一說,她一下子就哭了。

她知道,大家都是疼她的。

所以她不想給大家添麻煩。

墨老夫人看到她哭,也很心疼:“傾寶,是我太糊塗了,以為讓你嫁給墨梟就能幸福,可是啊,我發現你嫁給墨梟,其實是替我們墨家背了鍋,當初不讓墨梟娶雲七七的人,是我,讓你嫁給墨梟的也是我,你受了委屈也不說,就是怕我擔心,可我答應你的父母要讓你快樂,現在你不快樂了,奶奶也很自責。”

“奶奶,你彆這麼說。”白傾紅著眼睛:“奶奶是疼我的,你想讓我變成名正言順的墨家人,讓所有人都可以疼我愛我,我都知道。”

墨老夫人拍拍她的頭:“你怎麼這麼乖呢?”

白傾哭著。

“傾寶,奶奶不會再自私了,奶奶同意你和墨梟離婚。”墨老夫人深沉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