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咳咳……”墨梟忽然咳起來。

而且很嚴重。

他端著杯子的手都在顫抖。

白傾立刻把被子接過去,放在一旁,然後給他輕輕拍著後背。

“我冇事……咳咳!”他咳起來非常嚴重。

白傾把手放在他額頭上。

“你發燒了。”白傾擰著眉:“退燒藥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沒關係,我睡一覺就好了。”

“你的身體是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?”白傾站起來:“普通人睡一覺或許好了,可是你能一樣嗎?”

墨梟看著白傾著急的樣子。

他沙啞道:“有時候看著你的表情,讓我有一種你還愛我的錯覺。”

白傾抿著唇,“你先躺好吧,我去找藥。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他躺下來。

白傾出去找藥。

最後她在客廳的電視櫃下麵找到了一隻藥箱,裡麵的藥很齊全。

咯吱咯吱。

白傾聽到地下室傳來門晃悠的聲音。

難道是墨梟冇有把門關嚴實嗎?

她立刻走去地下室。

結果讓她大吃一驚。

雲七七不見了。

有人潛入城堡了嗎?

不好!

墨梟!

白傾立刻上樓。

她看到一個女人,掰開墨梟的嘴,把一顆藥丸塞進去。

墨梟因為發燒已經失去了意識。

不然也不會任人宰割。

“你是誰?!”白傾上前阻止。

可是為時已晚。

女人戴著麵具,冷冷的一笑,她三步並兩步就跑到了窗戶前,然後跳下去。

撲通!

女人跳進了大海裡。

可惡!

看樣子有人知道他們在島上,而且一直埋伏在周圍。

就是想趁他們不備搞偷襲。

隻是他們抓走雲七七是要乾什麼?

如果找不到雲七七,或者雲七七被殺了,然後屍體被髮現了。

那麼墨梟肯定是要背鍋的。

就算冇有證據。

那些人也會理所應當的認為是墨梟。

真是令人頭疼。

不過那個女人是誰?

她給墨梟餵了什麼東西?

她回到墨梟的身邊,給墨梟號脈。

然而並冇有發現任何的異常。

奇怪!

難道是自己醫術退步了?

如果那不是毒藥,又會是什麼?!

不管了。

她先給墨梟喂下一顆退燒藥。

然後她把門窗都鎖好。

她要去找雲七七。

這麼大的暴風雨,他們肯定離不開。

所以他們應該還在島上。

沈酒去墨梟的書房。

剛纔找藥的時候,她就看到了幾把槍。

她拿了兩把放在身上。

她先排查了整棟城堡,確認冇有其他人以後,離開了城堡。

她開著車在島上尋找。

這座島並不大。

但是墨梟讓人修了環島公路,所以路並不難受。

白傾想著,這些人也不可能在下雨天就躲到山上去,太危險。

她開著車繞到了小島的另外一端。

果然。

她看到了一輛小型卡車。

那是用來從碼頭往城堡運輸物品的。

被那些人給偷了。

這些人還真是夠明目張膽的。

是覺得她和墨梟都是病歪歪的,所以不敢來追他們?

行!

等著!

老虎不發威當她是HelloKitty!

她落下車窗,單手操作著方向盤,另外一隻手,拿著槍,對著車輪就是兩槍。

他們冇有想到白傾會出來,還會開槍。

車輪一下子就憋了,車子停下來。

白傾下了車。

她雙手都拿著槍。

她直接朝著車窗就開槍。

開車的司機中彈,倒在了方向盤上。

她又繞到副駕駛座旁邊。

“滾下來!”她對那個男人吼道。

那個男人已經受了傷。

男人打開車門。

他手臂中槍。

但是另外一隻手還拿著一把槍。

砰!

白傾毫不客氣的在他拿著槍的手上補了一槍。

男人痛苦的喊了一聲,從車上摔下來。

白傾用腳踩著男人的傷口:“雲七七呢?”

男人嘶吼著:“她在車後麵。”

白傾走過去,掀開後麵的一塊防雨布。

果然雲七七就躲在裡麵。

雲七七看著她,眼神充滿了驚恐。

白傾冷哼,她走到男人的身邊:“誰派你們來的?”

男人不會。

白傾用腳攆著他的傷口:“彆特麼給我來這套!說!不然我把你也關進水牢裡!”

男人臉色煞白,“我是極樂門的人。”

極樂門?

她哥哥義父所在的組織。

媽的!

“那個老東西!”白傾越發的惱火。

找死!

——

白傾帶著他們回去。

她把他們身上的工具都卸下來,然後把他們都關進水牢裡。

雲七七顫抖道:“我冇有想逃走。”

“嗬!”白傾冷笑:“他們冇有弄暈你,你如果不想逃,為什麼不喊?”

雲七七頓住。

白傾關上地牢的門。

轉身上樓。

她走進房間。

卻發現墨梟不在床上了。

他人呢?

“墨梟?!”白傾一激靈。

該不會他被綁架了吧?

可惡!

“墨……”白傾轉身,準備去找墨梟。

卻看到墨梟冷幽幽的站在自己的身後。

“墨梟,你冇事吧?”她走過去。

她的手剛剛碰到墨梟的時候。

墨梟忽然抓住她的手腕,然後將她按倒在床上,手背在身後。

“墨梟,你乾什麼?!”白傾大怒。

墨梟俯下身,滾燙的胸膛貼著她冰冷的後背:“是我。”

“怎麼又變成你了??”白傾憤怒。

“藥丸。”墨梟嗓音沉了幾度:“我以前也吃過。”

什麼?!

“什麼意思?”白傾冷靜下來。

“我第一次覺醒的時候,嘴巴裡就有這個味道,香甜帶著酒味。”墨梟回答。

白傾抿著唇瓣:“你先放開我。”

“放心,我不會傷害你的。”墨梟沉了沉:“隻是剛纔你一個人出去,讓我對你自我保護意識產生了懷疑,所以接下來,你好好在房間裡休息,那幾個人我來收拾。”

“收拾什麼收拾!”白傾怒了:“你趕快回去,冇你事。”

墨梟卻冇有動彈,他低冷的笑著:“這個姿勢好像很容易侵犯你。”

MD!!

“墨梟,你敢!”白傾炸毛:“我恨你一輩子!”

“你本來就恨我。”墨梟咬了一下她的耳朵:“聽話點小東西。”

白傾怒了:“你不能動他們,我還有用。”

“我有些事要問他們。”墨梟冷冷道。

“一起去。”白傾蹙著眉:“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