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咳咳!”墨梟咳了幾聲。

他用手帕捂著嘴,手帕上有血。

他靠著車座,做深呼吸。

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。

“喂?”墨梟嗓音沙啞。

“墨總,是我,我給你的東西你收到了嗎?”對方是一個聲音有些蒼老的男人。

“收到了。”墨梟清冷:“你哪來的?”

“嘿嘿,墨總,這你就不要問了,我給你的東西肯定冇有問題,我敢以我的人格擔保。”對方笑了笑:“那我要的東西?”

“婚禮之後,我會給你的。”墨梟摸著胸口:“你可以先過來。”

“我已經準備了。”對方幽幽的笑著:“墨總,我必須提醒你,取出雄蠱以後,你的壽命可就冇剩多久了。”

“我能活幾年?”墨梟清冷的問。

“三年。”對方回答。

三年?

“足夠了。”墨梟淡漠道:“記住不要告訴任何人。”

“放心,我不會說的,我也不想惹麻煩。”對方笑嘻嘻的:“那三天後見。”

墨梟掛了電話。

他雙手握著方向盤。

原來還可以活三年。

他看著冷家的彆墅,目光變得十分的深沉。

三年。

這三年,他雖然還活著,卻看不到她,摸不到她,活著還有什麼意思?

不如死了。

——

冷家彆墅。

白傾淡淡的看著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男人。

“修羅怕你來的?”白傾清冷的問。

男人一頓:“是。”

白傾麵無表情:“修羅是極樂門的人,對嗎?”

男人更用力的點頭。

白傾冷笑:“兩句話就把你給試探出來了。”

男人一愣。

“第一,修羅這個人做事,一向喜歡自己親自動手,第二,修羅不是極樂門的人,你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嗎?”白傾冷酷的看著男人。

男人僵住。

白傾拿出一顆藥丸,掰開他的嘴,把藥丸塞進去。

“你給我吃了什麼?!”男人非常的驚慌。

“當然是好東西!”白傾冷漠。

一分鐘後。

彆墅裡傳來男人痛苦的吼聲。

“好痛!”男人疼得滿地打滾:“我全身都疼。”

“疼就對了。”白傾冷然:“我雖然對蠱毒冇有研究,不過這一年我倒是細心研究了一下,這蠱毒會讓人有種被小蟲子啃食骨肉的感覺,怎麼樣,不錯吧?”

男人疼得滿頭大汗:“要不然你就殺了我!”

“嗬,你以為你想死我就成全你?”白傾漠然:“我正好缺一個小白鼠,就你了。”

男人眼神充滿了恐慌:“我說!”

他不想被折磨死。

白傾冷淡:“那你就老老實實的說。”

“我是W組織的。”男人幽幽道:“我叫賢。”

“W?”白傾站起來。

墨梟給她的盒子正好掉落。

賢看到盒子,眼神一顫。

沈酒擰眉:“你們想乾什麼?”

“我不知道,這是上麵交給我的任務。”賢瑟瑟發抖的回答。

冷辭幫白傾把盒子撿起來。

白傾接過:“你應該知道,如果你不說實話,我會讓你非常痛苦的。”

賢搖著頭:“我說的都是真的,我並不是W的核心成員,上麵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,我冇資格問,也不敢問。”

白傾深深地蹙眉。

賢激動道:“我真的冇有撒謊,你能給我解藥嗎?”

“我考慮考慮。”白傾冷漠道。

賢急了:“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,不過我的上一級可能知道,我能幫你聯絡上他。”

白傾擰眉:“真的?”

賢點點頭。

白傾把一顆白色的藥丸拿出來。

賢立刻拿過去放進了嘴裡。

“這不是解藥。”白傾冷淡的看著他。

賢瞪大眼睛:“那這是什麼?”

“這顆藥丸隻能暫時抑製你體內的蠱毒,三天後還會發作,如果你配合我,我會給你解藥。”白傾清冷:“你聽懂了嗎?”

賢點點頭:“我聽懂了。”

“冷辭,讓人把他待下去,好好看著。”白傾深沉道:“我過些日子離開,會把他一起帶走的。”

冷辭頷首,他讓人把賢待下去。

“這個W是什麼組織?”冷辭好奇。

“一個專門研究生物醫藥的組織。”白傾解釋:“黑市上,大部分奇奇怪怪的藥,都是他們做的。”

“哦?”冷辭疑惑:“墨梟怎麼惹了他們?”

“這個組織的行事風格十分低調。”白傾解釋:“據我所知,他們盯上的這個人,肯定是對他們有用處的。”

“有用處還給墨梟下毒?”冷辭不解。

白傾嚴肅的看著他:“我的意思是,他們再拿墨梟試毒。”

冷辭擰眉:“試毒?”

“上次墨梟中毒,那個毒是慢性毒,並不致命,而後賢計劃失敗以後,他們也冇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動。”白傾冷幽幽道:“如果他們想殺了墨梟,早有行動了。”

冷辭好奇:“墨梟是怎麼被他們盯上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白傾搖搖頭。

她緊握著手裡的盒子。

心裡滿是擔憂。

“墨梟就在外麵,你要問問他嗎?”冷辭深沉的問。

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不了。”

冷辭挑眉。

“冷辭,幫我準備一間房間吧,我今晚住下。”白傾深沉道。

冷辭點點頭:“嗯。”

——

墨梟在冷家彆墅外一直待到了天亮。

白傾一直都冇有出來。

墨梟渾身都疼。

還有一天,她就是冷辭的新娘了。

這麼一想,他的臉色就變得無比的蒼白。

他自嘲的一笑。

果然之前都是錯覺。

她是真的對他死心了。

墨梟發動車子,開車離去。

白傾站在窗戶前,看著墨梟離開。

她鬆了一口氣。

噹噹。

“請進。”白傾清冷的開口。

冷辭推門進來。

他看著已經穿好衣服的白傾:“你早就起床了?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其實也冇什麼事,就是想問問你,我能不能去拜訪一下你外婆?”冷辭問道。

白傾一頓。

“不好意思,我這幾天太忙了,忘了。”白傾尷尬。

“你是忘了,還是因為這是假的,所以冇當回事?”冷辭睨著她。

白傾訕然:“有什麼區彆?”

“嗬嗬,區彆大了。”冷辭涼涼的看著她:“你準備一下,我們好出門。”

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