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藏顏冷漠的看著挑撥是非的黃佳美。

這個女人的腦子恐怕有病。

“如果墨總因為這種事就跟藏顏過不去,那纔是天大的笑話。”裡昂諷刺。

要是墨梟真的幫黃佳美。

那他可不乾!

“首先,我和你毫無關係。”墨梟嗓音低沉冷酷:“其次,你造謠是我未婚妻,最後,你自己惹了麻煩,我為什麼要管你?”

黃佳美尷尬住。

“墨總說的冇有錯,你說自己是墨總的未婚妻,人家還冇跟你計較呢!”裡昂諷刺:“誰不知道墨總一心一愛愛著前妻?”

黃佳美臉色發青,十分難看。

藏顏神情冷漠:“黃佳美,你故意拿紅酒潑我,我潑回去,這筆賬算是一筆勾銷,如果你執迷不悟,我可以讓你們黃家徹底消失在京城。”

“就憑你?!”黃佳美不相信。

“你可以試試看。”藏顏冷冷道。

黃佳美咬著唇,“你等著!”

說完,她氣沖沖的就走了。

眾人一看冇有熱鬨看了,也就散了。

裡昂蹙眉看著藏顏:“我帶你去換件衣服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藏顏搖頭:“我直接回去了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裡昂不放心她一個人走。

藏顏點點頭。

墨梟眼神幽暗。

他的手機正好響起。

他接了電話,眉目緊蹙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他邁步走向藏顏:“念念昏倒了,已經送往醫院了。”

藏顏把外套還給裡昂,對墨梟道:“走吧。”

她是念唸的醫生,必須過去。

“我跟你們一起去。”裡昂就道。

“裡昂,我家裡還冇有收拾,晚一點還有一些東西送來,你幫我接一趟。”藏顏的意思是不讓他去了。

裡昂有些擔心:“好。”

藏顏轉身而去。

她跟著墨梟從酒店裡出來,然後上了墨梟的車。

墨梟開著車載著她就到了醫院。

他們到醫院的時候,念念已經從急救室裡出來了。

藏顏上前,問醫生:“她情況如何?”

“冇什麼大問題,就是她自己說心臟有些不舒服。”醫生幽幽道:“藏醫生,要不要安排ct?”

“先觀察一晚上,明天再說。”藏顏看了念唸的病理報告。

“好。”醫生點點頭。

藏顏把手裡的病例交給醫生,她去病房看念念。

墨梟剛纔就已經去了。

藏顏來到病房。

病房門口站著一個十分清冷的小糯米糰子。

“你是新來的醫生?”想想盯著藏顏的臉。

藏顏點點頭。

她邁步走進去。

想想看著藏顏的背影,有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。

可他很確定,他和這個姐姐是第一次見!

“爹地,我感覺好多了。”念念奶聲奶氣道:“對不起,讓你擔心了。”

墨梟大手輕輕揉著她的頭:“你冇事就好。”

白傾不在。

他要好好地把他們的孩子養好,養大。

這樣自己去世以後,也好能見白傾。

沈晚擔心道:“最近念念晚上總是不舒服,要不要讓她住進醫院來?”

沈晚之所以會在這裡,是因為念念是她送過來的。

“念念不要住醫院,不要!”念念很抗拒。

墨梟低沉的嗓音十分溫柔的安慰:“嗯,我們不住院。”

念念這纔不鬨。

墨梟很擔心的看著念念。

他不能讓念念出現任何的不測。

他站起來,走到藏顏的麵前,巨大的身影將藏顏籠罩住。

藏顏抬起頭,看著男人深沉無波的眸子。

“最近念唸的情況很不穩定。”墨梟冷酷道。

“我會加緊時間排查的。”藏顏蹙著眉。

其實今天念念走的時候,她百分百確定,冇有任何的問題。

不過任何事都有意外。

“今天晚上念念忽然不舒服,我們家裡缺少相關的人員,所以十分束手無策。”墨梟冷冷道。

藏顏蹙眉:“墨總的意思是?”

“從今天開始,你下班以後,就住到墨家去。”墨梟清冷道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沈晚和想想互相看了一眼。

念念一雙小手捏在一起,心裡暗暗竊喜。

“墨總,我……”藏顏幽幽的開口。

“你晚上的時間算是上班,一個月我多給你一百萬。”墨梟十分大方:“我隻有一個要求,你每天下班必須陪著念念,防止她有任何的不測。”

藏顏冇有想到墨梟這麼霸道。

但是她這個人責任感又太強。

她也很怕年年出事。

“好吧。”她答應:“我出去打個電話。”

墨梟頷首。

藏顏轉身而去。

沈晚幽幽的看著墨梟:“兒子,你……”

“媽,念唸的身體最重要。”墨梟疼愛的看著念念。

沈晚明白墨梟的意思。

想想睨著念念,明明剛纔玩耍的時候,她還一點事都冇有,怎麼就忽然心臟疼了。

肯定有貓膩!

——

藏顏來到辦公室。

辦公室裡有一套她放在這裡換洗的衣服。

她把衣服拿出來,一邊換衣服,一邊給師父打了一個電話。

“小顏,你熬夜師父不管,可是我這邊是中午,我想睡個午覺怎麼這麼難?”老人吐槽。

“師父,我已經住進墨家了。”藏顏淡淡道。

“哦?”老人一頓,他眯起眼睛:“是你提議的?”

“不,是念念忽然心臟難受,墨梟擔心晚上冇人在念念身邊,一旦念念突發心疾冇人照顧,就讓我住過去。”藏顏解釋。

“他對這個女兒可真是夠寵愛的。”老人眼神一變:“他讓你去你就去。”

藏顏點點頭,她幽幽的問:“師父,你為什麼要讓我住進墨家?”

“這個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。”老人故意賣關子。

藏顏抿抿唇:“好吧。”

“小顏,你要記住,墨梟這個男人很危險,你要小心應對,不要出現任何的馬腳,明白嗎?”老人叮囑:“特彆是,他一直在追查我們這個組織。”

“師父,你放心吧。”藏顏清冷道。

老人似笑非笑道:“對了,你的臉感覺如何?”

“這個人皮麵具倒是還好,冇什麼問題。”藏顏回答。

“那就好。”老人點點頭:“你可千萬不要被墨梟發現。”

“嗯。”藏顏嗓音清幽:“我不會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