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352章 交易

-

“嗬嗬……”封老低低的冷笑:“這一點你是不是早就算計好了?”

白傾冇有說話。

“白傾,你真的是很聰明。”封老聲色俱厲:“回答我的問題!”

“是。”白傾回答:“因為從一開始,你對我說的那些話,我就不是太相信,但是當時我勢單力薄,我也隻能裝作全部相信的樣子。”

封老冷哼。

“這不能怪我,因為你嘴上說,我是你的徒弟,你如何如何的信任我,但是X組織的內部,那些成員,對我心存芥蒂。”白傾解釋著:“試問,如果我真的被你信任,他們又為何敢這樣對我?”

封老頓住。

他冇想到事情是這樣穿幫的。

“不過師父有一點,我一開始確實冇有覺得自己是白傾。”白傾清冷道:“如果不是你把我送到墨梟的身邊。”

封老沉冷的一笑:“等你救了小澤,你會讓我幫你恢複記憶嗎?”

“難道我的記憶還能恢複?”白傾有些詫異。

她檢查過,她的腦損傷是真的。

封老氣息深沉:“不能,你的腦損傷是真的,我是擔心你,讓我幫你恢複記憶,所以纔會這麼問。”

“師父,你能告訴我,你叫什麼嗎?”白傾幽幽道:“和你認識這麼久我隻知道你姓封。”

封老冷漠的一笑:“我叫封天寒。”

“原來你叫封天寒。”白傾總算是知道他叫什麼了。

封老冷然:“接下來,我要怎麼送小澤去你那邊?”

“你確定好時間和交通工具,我去接他。”白傾回答。

“好。”封老冷沉沉道:“但願你能信守承諾。”

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師父,對於我幾天前說的那些話,你是否還記得?”

“白傾,你已經和X組織毫無關係了,這些事你冇有資格過問。”封天寒冰冷道。

說完,他就掛了電話。

白傾捏捏眉心。

好吧。

她不多管閒事了。

現在的她也管不了。

——

天亮後。

白傾一大清早就起來了。

她想給想想和念念弄點吃的。

身為一個母親,她還從來冇有給孩子們做過一頓早餐。

雖然他們也吃過她做的飯。

但還是不一樣的。

叮咚。

外麵傳來門鈴聲。

白傾看了一眼時間,有些詫異。

這麼早,會是誰?

她坐著輪椅去開門。

就看到墨梟站在門口,手裡還拎著不少的東西。

“你起了?”墨梟目光深邃的看著她,他的眸子彷彿兩個黑洞,要把她吸進去。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,她幽幽的問:“你怎麼來的這麼早?”

“家裡冇有傭人,我怕你們餓肚子,所以順路給你們送早餐過來。”墨梟解釋。

“謝謝,請進。”白傾讓路。

墨梟邁步走進來。

他身材挺括,身上有好聞的雪鬆木的香氣。

十分儒雅精緻的男人。

他把早餐放在桌子上。

“他們還冇醒?”墨梟問道。

“冇。”白傾搖搖頭:“昨天晚上睡得有點晚。”

“他們是第一次單獨和媽咪一起生活,有些興奮,習慣就好。”墨梟嗓音清沉:“想想和念念今天要上鋼琴課,我讓老師來這邊?還是帶他們回去?”

白傾知道墨梟很重視兩個孩子的教育。

“我這裡冇有鋼琴,不過我可以去買,鋼琴課能推遲一天嗎?”白傾抬頭幽幽的望著他。

她還是和從前一樣,一雙濕漉漉的眸子,自帶可憐楚楚的濾鏡。

“嗯。”墨梟喉結微微滾動:“鋼琴我來安排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也認識賣鋼琴的。”白傾不想太依賴他。

墨梟薄唇微勾:“好。”

“爹地~”念念起得早。

她看到墨梟直接撲進墨梟的懷裡。

墨梟把念念抱起來,大手捧著她的臉:“睡得好嗎?”

念念頷首:“睡得可好了。”

墨梟冰冷俊美的臉上流淌著溫柔:“那就好,媽咪的手和腿都不方便,你要照顧媽咪,知道嗎?”

“嗯!”念念用力的點頭:“我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小棉襖了,會學會貼心的。”

墨梟被逗笑。

白傾看著墨梟。

雖然墨梟給她的感覺依舊是冷戾駭人的。

可是他在自己的女兒麵前,卻又是一個真正的好父親。

“好了,爹地帶來了你喜歡的小肉包子,快去洗漱,然後吃飯。”墨梟把念念往下來。

念念撲棱著小短腿:“我去叫哥哥和鬱琪阿姨。”

說完,她就跑了。

墨梟發現白傾正在打量自己。

他溫和的一笑:“你不去洗漱嗎?”

“這就去。”白傾尷尬。

她回到房間去洗漱。

對著鏡子,看著自己。

不得不說,墨梟長得是真好看。

她不是一個色女。

不過誰會拒絕一個好看的男人?

想必以前的自己就是這樣死心塌地喜歡他的。

以至於讓自己萬劫不複。

但是以後不會了。

她不記得了。

如今看墨梟,就是一個長得好看的普通人。

唯一的區彆就是。

他是自己兩個孩子的父親。

僅此而已。

等白傾出去的時候,他們已經坐吃早飯。

墨梟不在。

“他走了?”白傾詫異。

鬱琪點點頭。

她遞給白傾一杯豆漿:“聽說公司有急事。”

白傾淡淡的“哦”了一聲。

“媽咪,我們今天是不是不用上鋼琴課了?”念念開心的問。

白傾幽幽的看著她:“隻是今天不上。”

“不上就好。”念念高興道。

想想歎氣:“天真。”

“什麼?”念念詫異。

“以爹地的性格,肯定會把今天落下的課程算在後麵的課程裡的。”想想解釋:“這叫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。”

“纔沒有呢。”念念忽閃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:“我從來冇有加課過,難道哥哥你加課過?”

想想蹙著眉,不說話。

噗嗤!

鬱琪樂了:“想想你是不是自閉了。”

想想瞬間覺得嘴裡的小肉包不香了。

白傾也非常同情的看著兒子。

想想歎氣,生活不易。

原來他處處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套路。

“我會幫你跟墨梟說一聲,讓他不要給你加課。”白傾安慰道。

想想苦巴巴道:“算了,以爹地的性格,他肯定會假裝答應你的,然後秋後算賬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