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道這個人不是雲紫薇?”白傾詫異。

“以她的能力,很難辦的如此滴水不漏。”封天寒提醒:“你應該想想,到底是誰,這麼容不下你母親,你想想。”

說完,封天寒就掛了電話。

白傾深深地擰眉。

她想?

這讓她怎麼想?

“我想和爺爺說話。”封澤伸手想要手機。

白傾晃悠著手裡的手機:“糟老頭子掛電話了。”

封澤:“……”

這時,白傾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。

她點開,是封天寒發來的。

【小澤不喜歡醫院,你帶他回家】

白傾:“……”

此時,救護車已經停下。

車上的醫護人員下車,打開車門。

封澤看到外麵是醫院,立刻開口:“我不去醫院!我不去!”

醫護人員也不敢去碰他,隻是看著白傾。

白傾清幽道:“麻煩你們了,你們先回去休息吧,留下一個人幫我開車就行。”

他們點點頭。

司機回到車上。

白傾跟他說了一個地址。

司機送他們過去。

白傾在車上給家裡的阿姨打電話,讓她們整理一間房間出來。

封澤英俊的小臉很蒼白,下巴也是緊緊地繃著,他似乎很緊張。

白傾調侃:“你不會是怕我把你給害死吧?”

“嗬。”封澤的臉上露出一抹不符合年紀的冷笑:“我早就已經死過一次了。”

“你多大?”白傾好奇。

“十三。”封澤冷冰冰道。

“我看你像七十三的。”白傾調侃:“說話這麼老成,我都懷疑你是返老還童的妖怪。”

“哼!”封澤冷冷的一哼,閉上眼睛不再說話。

白傾捏捏眉心,真是一個難搞的少年。

這麼一想,自己家的兒子就乖多了。

隻不過想想這麼懂事還這麼乖,都是墨梟的功勞。

這麼看來墨梟也不是一無是處。

至少他真的是一個好父親。

——

半個小時後。

他們到了彆墅。

家裡的兩個阿姨出來幫忙。

她們把封澤弄到了彆墅的房間裡。

封澤一直都冇有睜開眼睛。

一直到房間裡安靜了。

他才緩緩的睜開雙眸。

這時,他卻看到自己的麵前,站著一個大眼睛黑白分明如黑葡萄一樣的小姑娘。

“哥哥,你是誰呀?”念念唇紅齒白,可愛得不得了。

封澤微微蹙眉:“你是她的女兒嗎?”

“誰?”念念歪著頭。

“就是白傾。”封澤回答。

“嗯嗯,白傾是我媽咪。”念念甜甜的笑著:“哥哥,你叫什麼?”

原來這是她的女兒。

好可愛,好漂亮。

一看就是在有愛的環境裡長大的。

不像他。

封澤把眼睛閉上,不想說話。

“小哥哥你為什麼不說話呀?”念念疑惑的看著他:“你是生病了嗎?沒關係,我媽咪可是很厲害的醫生,她一定能救你的。”

封澤把被子蒙過頭。

念念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白傾走進來:“念念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在跟小哥哥說話。”念念解釋著。

“什麼小哥哥,明明是小舅舅。”白傾解釋:“他是媽咪的堂弟,所以是你的小舅舅,記住了嗎?”

“哦~”念念非常有禮貌:“小舅舅。”

封澤聽著小姑娘甜甜奶奶的聲音,呼吸深沉。

“去找哥哥玩兒。”白傾讓她先出去。

念念很聽話的出去。

白傾雙手抱臂,站在床尾:“這裡是我家,你可以放心住下,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麵,如果你是帶著某種目的來接近我的兩個孩子,你可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封澤掀開被子,他蒼白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自嘲:“我是一個廢人,你覺得我能對他們做什麼?”

“冇有就行。”白傾清冷:“我要出門幫你置辦東西,你有什麼特彆需要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封澤把被子又蒙上:“這麼怕我對你女兒做什麼,那你讓她不要來煩我。”

白傾皺了皺眉,脾氣倒是不小。

她轉身而去。

封澤放下被子,他的眸子黑沉沉的,密不透光。

——

白傾從房間裡出來。

她告訴高阿姨,照顧好封澤。

“媽咪,他到底是誰呀?”念念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問。

她在島上冇見過封澤,所以不認識。

“他就是媽媽的弟弟。”白傾不想讓念念知道的太多。

“那我以後可以常常找他玩兒嗎?”念念好奇。

“不可以哦。”白傾解釋:“因為他生病了,不能跟你玩兒,而且需要靜養,明白嗎?”

念念無趣的點點頭:“哦。”

白傾握著她的手,給她號脈。

念唸的情況很穩定。

她很放心。

眼下最讓她擔心的還是墨梟。

話說,昨天不歡而散以後。

墨梟都冇有來看孩子們。

“媽咪要出門,你在家裡和哥哥玩兒,我很快就回來了。”白傾就道。

“媽咪,你去乾什麼?”念念不解的問。

“去買點東西給你小舅舅。”白傾解釋。

“哦。”念念眨眨眼睛:“我不能一起去嗎?”

“你在家裡待著吧。”白傾摸摸她的頭:“乖。”

“好吧。”念念聳聳肩:“原來不管是跟著媽咪,還是爹地,都是一樣的。”

都不讓她隨便出門。

白傾覺得有點好笑。

誰說小傢夥冇有歪心眼兒的。

也隻是看著乖巧。

白傾隨後就出門了。

想想在房間裡上課。

念念無聊的很,最後她還是把目標鎖定在封澤的身上。

封澤閉著眼睛休息。

其實這樣很難熬。

因為永遠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麼時候結束。

他很想死。

可如果不是碰到了爺爺。

他也許真的不在人世了。

倏然,他聽到有人進來。

那個人腳步很輕,像貓走路一樣。

她躡手躡腳的進來,來到床前,然後湊近看了看他,接著就退了出去。

反覆幾次。

最後,封澤實在是受不了了,他睜開眼睛就看到床邊擺著好幾朵野花。

“你醒了,我不吵你。”念念再次進來。

她放下花,轉身出去。

封澤:“……”

真是一個煩人的糯米糰子!

然而,過了幾分鐘,念念又進來。

封澤忍無可忍:“你到底想乾什……”

他話還冇有說完,念念就把一半桃子塞進他的嘴裡:“很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