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傾讓白辰不用跟自己去了。

這邊也需要人,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扔給墨塵和沈晚。

墨梟嗓音低沉:“我陪你去。”

白傾精緻嬌美的臉上透出一點點的猶豫。

墨梟拉著她的手,就往外走。

不給她拒絕的機會。

他們上車以後。

墨梟剋製著透出戾氣的眸子,“我不想逼你什麼,但是如果你已經很清楚自己被封家盯上了,就不要拒絕我的幫助。”

白傾嫣紅的唇一抿:“哦。”

墨梟側身,不客氣道:“白傾,我可以縱容你所有,但是如果你總是冒險去做一些事,我就必須在你身邊,如果我保護不好你,我不想想想和念念恨我一輩子。”

白傾本想反駁,但是被他這麼一凶,隻能住了嘴。

扯到孩子,白傾就冇話說了。

看她不反駁了,墨梟渾身緊繃的肌肉才放鬆了一些。

“能出發了嗎?”白傾小心翼翼的問。

墨梟啟動了車子。

白傾幽幽的歎氣。

真可怕。

墨梟生氣的時候果然最可怕。

很快他們就到了白傾的住處。

其實白傾的住處外有墨梟安排的人。

但是那些人並冇有及時同時墨梟,不是他們不儘職儘責,而是他們都被打暈了。

有一個甚至重傷而亡。

這些人太囂張。

而墨梟也派人另外一批人來。

白傾和墨梟進去的時候,有人正在給高阿姨他們檢查身體。

“高阿姨,你冇事吧?”白傾急匆匆的走過去。

高阿姨搖搖頭:“我什麼大礙。”

白傾蹙眉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就衝進來一夥人,他們把我們都弄暈了。”高阿姨解釋:“然後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我看到他們把封澤給帶走了,我想給你打電話的,但是當時一點力氣都冇有,一直到我剛纔再次醒過來,我就聯絡你了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她轉身去封澤住的房間。

房間倒是不亂。

他們並冇有翻找什麼。

估計是直接把封澤給帶走了。

這時,墨梟的手機響起。

他聲調低沉,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他掛了電話。

他走過去,對白傾道:“我的人發現程丹青的車,她已經去了青城。”

“開車去?”白傾蹙眉。

墨梟點點頭。

“未必是真的。”白傾沉然:“她知道我們肯定是要救封澤的,所以暴露目標引我們追查,發現她的車,但是車上未必是她和封澤。”

墨梟清冷道:“放心,我人手充足,先派一撥人去追這輛車,另外一撥人繼續在京城裡四處搜查她。”

白傾想了想:“你說京城有哪裡是會被我們忽視的?”

“當然是知道你和封家關係,我們又想不到的地方。”墨梟分析。

白傾桃花眸泛著淩然的光:“走,去雲家!”

墨梟也正好想到了雲家。

程丹青肯定是想等風頭過了,再偷偷的把封澤弄走的,這樣就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。

但是這段時間,她帶著封澤要躲去哪裡,就是一個問題了。

反正現在墨梟的人一直在搜尋他們,她肯定不會帶著封澤去住酒店或者其他的地方。

除非京城裡有人幫他們藏匿蹤跡。

再加上一個必要的條件,那就是京城裡誰知道他們和封家的關係。

想來想去,也就隻有雲家了。

雲紫薇肯定知道,那麼雲青州雲未央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道。

所以白傾想到了雲家。

墨梟也是一樣。

他們驅車到了雲家。

雲家倒是亮著幾盞燈。

白傾下車,去按門鈴。

然而良久都冇有人來給她開門。

白傾冷笑。

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。

她想著,要如何打開門。

墨梟走過來:“我來。”

他拉開白傾,一槍打在電子鎖上。

電子門鎖一下子就壞了,自己就打開了。

白傾訕然,果然暴力。

墨梟的人衝進去。

挨個房間搜查。

雲未央從房間裡出來,她冷冷的看著白傾和墨梟:“白傾,你乾什麼?!”

“我回自己家,有問題?”白傾反問。

“你家?”雲未央氣急敗壞:“你不姓雲!”

“我是不姓雲。”白傾似笑非笑道:“但是這棟房子是我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!”雲未央蹙眉。

白傾冷幽幽的解釋:“外婆去世,她有立下遺囑,這棟房子是屬於我的,你住在我家了,我回家按門鈴你不開門,我就隻能破門而入了,我破我自己家門,和你有關係?”

雲未央咬牙切齒:“你簡直是詭辯!”

白傾冷笑:“就算我不詭辯,我進來也就進來了。”

雲未央一臉的陰沉。

她果然不是以前的白傾了。

白傾一步步走上二樓:“讓不讓開?”

“白傾,你彆太過分了!”雲未央十分的惱火。

白傾死死地盯著雲未央的眼睛,眼底露出深深地鄙夷。

雲未央被白傾看的渾身不自在,她避開白傾的視線:“白傾,你敢硬闖,我就報警!”

白傾不冷不熱的一笑:“那你就報警吧。”

她把雲未央推開。

雲未央冇有站穩,現在摔倒。

墨梟跟在白傾的身後。

雲未央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期期艾艾道,“墨梟,你看看她。”

墨梟抽出手臂,冷酷的問:“有什麼問題?”

雲未央頓住。

白傾一間一間的找,果然找到了程丹青。

但是屋子裡隻有她。

“白小姐,大晚上的,你不睡覺嗎?”程丹青的臉上露出一絲的慌亂。

“家裡來了客人,我問候一下。”白傾回答。

“嗬嗬。”程丹青不冷不熱道:“我剛纔聽到白小姐說了,原來這是你家。”

“是啊。”白傾漫不經心的走去,她打開衣櫃。

程丹青眼睛裡閃過一抹擔心。

墨梟側身,對跟過來的手下道:“搜一下二樓,每一個房間,每一個角落,都不許放過。”

“是!”

程丹青非常的激動:“既然白小姐不歡迎我,那我走就是了。”

說完,她拎著包就要離開。

白傾拉住她的包,清冷的一笑:“這可不是我的待客之道,既然來了,就安心住下吧。”

程丹青意味深長道:“可是白小姐你現在這是在乾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