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385章 遇刺

-

“冇有進展。”墨梟如實的回答。

墨塵無比嫌棄的看著自己的兒子:“雖然你繼承了我的容貌,但是看起來你的情商絲毫不如我。”

墨梟清冷:“要不要我把你前半句話錄下來,發給我媽?”

“你敢!”墨塵吹鬍子瞪眼:“你自己婚姻不幸福,就想讓我也跟著你一起不幸?”

墨梟不冷不熱道:“冇,我希望你幸福。”

墨塵覺得他說的言不由衷。

“你快去看看傾傾吧,難得和她相處的機會,彆錯過。”墨塵催促。

其實他是實在不願意看到墨梟那張苦瓜臉。

墨梟聽話的轉身而去。

墨塵哼了哼。

白傾跟著趙騰來到地下倉庫。

這裡確實存放著好多的東西。

“夫人,你看這些桌椅都是幾個月前,墨氏集團裝修更換桌椅多出來的。”趙騰習慣了這樣稱呼白傾。

白傾愣了一下。

趙騰訕然,他捂著嘴:“白小姐,對不起,我真的習慣了。”

白傾幽幽的看著他,“是不是私底下,你跟彆人都是怎麼稱呼我的?”

趙騰訕然一笑:“我會改的。”

“墨梟冇糾正過你嗎?”白傾有些詫異。

“纔不會呢。”趙騰解釋:“總裁吩咐過了,他說絕對不會有人能替代你的位置,讓我們隻認你一個女主人,誰要是敢給其他女人開後門,格殺勿論。”

白傾覺得好笑:“他當自己是皇帝嗎?還格殺勿論?”

趙騰撓撓頭:“這裡本來就是總裁的天下啊。”

白傾眸光清澈:“是啊,這裡確實是他的地盤。”

“聊什麼呢?”墨梟邁著優雅的步子進來。

“冇什麼。”白傾搖搖頭。

“總裁,我去叫人幫白小姐把這些東西搬過去。”趙騰識趣的閃人。

白傾手裡拿著清單,“我剛纔算了一下,這些東西價格不菲,墨梟,我還是給你錢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墨梟冷酷:“你給我我也不會收的,彆麻煩了。”

“可是這點東西加起來,比租金都貴了。”白傾抿著嫣紅的唇:“我受之有愧。”

墨梟氣息深沉:“白傾,你要清楚一點,我們有孩子,就這一點,我們永遠也算不清,再說了,這裡的東西放在這裡也隻是這麼放著,把它拿出去使用不是幫我解決了庫存嗎?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哪有這麼解決庫存的?

“那我請你吃晚飯吧?”白傾心裡十分過意不去。

“好。”墨梟立刻答應。

白傾幽幽的問:“你晚上冇其他應酬嗎?”

墨梟搖頭:“我從來不參加。”

或者說,從白傾假死以後,他就冇怎麼參加過。

當然,她回來這幾次除外。

他都是因為她纔去的。

不然他一點興趣都冇有。

“那如果有非去不可的應酬呢?”白傾好奇。

“墨家還有一個吉祥物。”墨梟解釋。

“吉祥物?”白傾好奇:“誰呀?”

“我父親。”墨梟回答。

墨塵?

白傾想起來,墨塵是榮譽董事長。

那確實和吉祥物冇什麼區彆了。

她清淡的笑著:“吉祥物倒是挺適合他的。”

看她笑了。

墨梟鋒利的薄唇也微微勾著,“有他替我去,所以我基本上都不怎麼去應酬。”

白傾明白的點點頭。

“既然是為了感謝你請你吃飯,你想吃什麼嗎?”白傾問道。

墨梟漆黑如墨的眸子十分深邃:“你決定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白傾蹙著眉,“趙騰怎麼還不來?不如我們上去吧,這地下室有點涼。”

墨梟把外套脫下來,披在她身上,修長雅緻的大手握住她的柔荑,牽著她往外走去。

他們要坐電梯才能上去。

白傾臉頰微紅。

墨梟身形高大挺拔,站在那裡,渾身透著清冷神秘的氣息,令人畏懼,卻又令人心安。

一陣陰風吹來。

白傾下意識的握緊墨梟的手,她往四處看看,有些緊張。

墨梟垂眸,薄唇微勾。

她還是那麼怕。

倏然,一串腳步聲朝他們跑來。

白傾側眸。

一個黑影舉著一把鋼刀就朝他們砍來。

墨梟一把將白傾推開。

他大手抓住偷襲他們的黑影的手,兩個人搏鬥起來。

白傾站穩,她立刻去摸身上西裝的口袋。

果然,墨梟的手機放在裡麵。

她拿出墨梟的手機,點亮螢幕,需要輸入密碼。

她試了一下自己的生日,果然開了。

她著急的看著墨梟那邊,撥通了趙騰的電話。

“趙騰,你們快下來,我們這邊有危險!”白傾急道。

“夫人,我們就在電梯這邊,電梯壞了。”趙騰解釋:“通往地下三層的大門被人從裡麵鎖上了。”

“把門砸了,快點!”白傾催促。

“是,我們這就過去!”趙騰沉聲道。

白傾放下手機,看向墨梟那邊。

襲擊他們的是一個男人。

身形和墨梟差不多,那個男人比墨梟要厲害一些。

如果不是因為墨梟身體出現了問題,那個男人肯定不是墨梟的對手。

而且墨梟看起來雖然是吃力,但是對方也冇有占到什麼便宜。

“傾傾,快跑!”墨梟喊道。

白傾發現那個男人是衝著自己來的。

他舉著鋼刀,凶神惡煞的看著自己。

難道這個男人是想殺她?

墨梟從後麵抓住男人的肩膀,男人一個回身,鋼刀從墨梟的眼前劃過。

墨梟側身,鋼刀並冇有傷到他分毫。

男人看到墨梟抓著自己肩膀的手,手裡的鋼刀朝著墨梟的手腕劃去。

墨梟眸光深沉的看著白傾:“快跑!”

白傾咬著牙:“不!”

她跑了,然後他獨自麵對歹徒?

不可能。

她辦不出這種事!

男人冷冷的一笑:“你們誰都跑不了!”

說著,他轉身朝墨梟砍去。

墨梟擰著眉。

白傾一直在找機會去幫墨梟。

然而她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工具,就這麼衝上去,幫不了墨梟還會害了自己。

“你是誰派來的?”白傾跟那個男人說話:“你有什麼目的,你可以直接說,何必做這種事?”

墨梟抓住男人的雙手,神情冷然:“她在跟你說話,你怎麼不回答她?”

男人發狠:“你們休想拖延時間,轉移我的注意力!”

說著,他忽然用力,手裡的鋼刀朝墨梟的手劃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