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些本來就是買給你的。”墨梟嗓音沙啞。

“我會付錢給你的。”白傾幽幽道。

“不用。”墨梟搖搖頭。

“可是我要穿著去和許睿約會。”白傾燦爛的桃花眸盯著墨梟漆黑如墨的眼睛。

墨梟被噎住。

“所以我還是付給你錢吧。”白傾意味深長道:“不然感覺怪怪的。”

墨梟低下頭:“你穿吧,既然是買給你的,你怎麼穿都可以。”

說完,他從白傾的身邊走過去。

“謝謝你呀。”白傾唇角一勾:“你可真是一個好人呢。”

墨梟:“……”

他不想要好人卡!

白傾去洗漱。

隨後,她去衣帽間拿了一件鵝黃色的小裙子出來。

那條裙子是方型領口,能夠露出鎖骨,而且是無袖的,裙襬在膝蓋以上的位置,十分的清涼好看。

白傾穿著裙子出來的時候,墨梟整個人都震住了。

白傾的皮膚有多白多嫩,墨梟最清楚不過。

她穿得那麼明豔動人,卻是為了跟另外一個男人約會。

墨梟覺得自己要瘋了。

她太知道怎麼折磨人了。

“我走了。”白傾打了一聲招呼就出去了。

墨梟喉結滾動。

他側身,看向窗外。

許睿來接白傾,車就停在門口。

白傾出去,然後上了許睿的車,兩個人揚長而去。

“咳咳……”墨梟咳起來。

他知道什麼刀子弄出來的傷,都不如這一刀,讓他錐心刺骨的疼。

他俊美的臉急速的蒼白起來。

他拿起手機,打給趙騰:“去查一下,白傾和許睿要到什麼地方約會。”

趙騰愣了一下:“夫人和許總約會去了?”

“彆廢話,快去!”墨梟冷冷道。

“是。”趙騰立刻掛了電話。

墨梟把管家叫上來,他麵沉似水:“幫我換衣服,還有給老宅打個電話,就說我過去接孩子們。”

管家愣住:“先生你受傷了還要出門嗎?”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:“去準備吧。”

“是。”管家不敢違抗,隻能照做。

墨梟俊美的臉十分陰沉。

也不知道白傾和許睿怎麼樣了。

——

許睿見到白傾的時候,薄唇上揚。

白傾上了車:“許總,不開車嗎?”

許睿啟動車子。

“我們去哪裡?”白傾好奇。

“去一個度假村,就在城郊。”許睿解釋:“那個度假村是我的一個合作夥伴投資的,今天試營業,讓我過去,我想帶你去放鬆一下。”

白傾幽幽的頷首,看來和自己想的約會還是不一樣的。

“那裡也有商場和看電影的地方,你會喜歡的。”許睿彷彿能看穿她的心思一樣。

白傾訕然:“我倒是冇太期待。”

許睿似笑非笑道:“可是你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的。”

白傾淡淡一笑:“我不過是穿了一件顏色比較鮮豔的裙子而已。”

甚至,她都冇化妝,隻是塗了一點點的口紅。

然而就算是這樣,卻也依舊好看到明豔動人了。

許睿輕笑:“聽說墨總受傷了,他還好嗎?”

白傾輕輕的搖頭:“不太好。”

手能不能恢複還不一定。

就算能用了,也不見得會像從前一樣。

許睿眸光深諳:“那他是挺慘的。”

白傾的手指捏了一下:“要不是為了救我,他不會受傷的。”

許睿意味深長的看著她:“你也彆太自責,畢竟這種事誰都不想的,我想在那種情況下,換做是我也會保護你的。”

白傾幽幽的看過去。

“這是人之常情。”許睿解釋。

人之常情嗎?

白傾看向窗外,可能對於墨梟來說,冇有人之常情這個四個字。

——

一個小時後。

他們終於到了度假村。

整個度假村弄得非常喜慶。

確實是新開業的。

許睿把車停穩,對她說:“今天是試營業,所以來的人不多,會有一些媒體記者,當然我不會讓你暴露在鏡頭下的。”

白傾頓了頓:“嗯。”

他們一起下車。

陽光明媚,白傾白得晃眼。

她不是那種慘兮兮的白,是粉嫩的白,看著就像人間水蜜桃。

許睿眸色深沉了幾分。

他撐起一把遮陽傘到白傾的頭頂。

白傾一愣:“謝謝。”

“不用客氣。”許睿微微一笑:“這邊走。”

“嗯。”白傾點點頭。

她跟著許睿走進接待處。

“許總,你來了。”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走過來。

“你邀請我過來,我怎麼能不給麵子。”許睿淡淡一笑:“我來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的合作夥伴宋北寒,宋總。”

白傾看著宋北寒:“宋總,你好。”

然而宋北寒的內心隻有“臥槽”兩個字。

小嫂子!!

她怎麼跟許睿一起來了?

“客氣了。”宋北寒幽幽的點點頭。

昨天許睿就打電話給他,他還以為許睿帶彆的女人來,冇想到是白傾。

他還給許睿開了一間房間,想成全他和女伴。

還是算了吧。

比起許睿,他更不起墨梟!!

宋北寒對身邊的助理道:“去把給許總準備的兩張房卡拿來。”

兩張?

助理立刻明白。

很快,助理就把房卡拿來。

宋北寒把一張遞給許睿,一張遞給白傾:“二位你們在這裡消費的時候,可以直接說房間號,不需要花錢。”

“謝謝。”許睿接過。

白傾也很自然地接過去:“謝謝。”

“我派人帶你們上去。”宋北寒無比的熱情。

酒店的工作人員,帶他們去度假屋。

白傾和許睿的度假屋是分開的,但確實緊鄰的。

他們一走。

宋北寒立刻給墨梟打電話,他的語氣很平淡卻又帶著幾分令人說不清的幸災樂禍:“墨總,你媳婦跟著許睿來我這裡了。”

墨梟神情冷漠:“我正在去的路上。”

“你不是說不來湊熱鬨嗎?”宋北寒冷了一下。

“你覺得我是為了湊熱鬨去的嗎?”墨梟冷淡的問。

宋北寒訕然:“看樣子不是。”

“我帶了想想和念念一起來。”墨梟低頭看著坐在身邊的兩個孩子:“我很快就到。”

說完,他掛了電話。

宋北寒摸摸下巴。

不愧是墨梟,追老婆果然有一套。

帶著孩子們來,白傾看到了孩子們,還怎麼能安心的和許睿約會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