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469章 懲罰他

-

鬱琪雲淡風輕的笑著:“不太能,畢竟七年的感情,但是我會努力的,傾傾相信我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我相信你。”

鬱琪微笑:“好不容易把你們盼來了,不如我們弄點餃子吃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白傾讚成:“走,去廚房。”

“嗯。”

廚房裡。

白傾和鬱琪忙著。

“傾傾,你這次來巴黎肯定不是為了躲墨梟吧?”鬱琪幽幽的問。

“當然不是了。”白傾解釋:“我是答應裡昂,幫厲家老夫人治病的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鬱琪點點頭:“這麼看來,你要在巴黎住上一段時間了?”

“不會,厲老夫人在N國,從巴黎去N國,直接開車就能過去,我是把這裡當成了折返點。”白傾回答。

“我明白了,其實你是想把孩子們帶在身邊,這樣更安全吧。”鬱琪懂了。

“嗯。”白傾輕輕頷首。

“不過我看新聞,墨梟追你追到了機場,你連頭都冇有回。”鬱琪幽幽的問:“你在懲罰他?”

“算是吧。”白傾清冷道。

“那如果他追來了,你會原諒她嗎?”鬱琪好奇的問。

白傾想了想:“他應該不會,那麼驕傲的性子,我都冇有回頭看他一眼。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鬱琪無奈道:“他畢竟不是以前的墨梟了。”

“有什麼區彆?”白傾問道。

“問題大了。”鬱琪解釋:“畢竟他失憶了,以前他對不起你,又是自殘又是剋製的,現在他失憶了,可能想法也就變了,覺得不再糾纏你,大家各自安樂比較好吧。”

白傾垂著眸子,“也許吧。”

鬱琪看著白傾的眼睛,微微一笑。

——

吃完,午飯。

白傾對鬱琪道:“我和裡昂這就開車去N國,小琪孩子們我先交給你了,你放心,這裡都是保鏢。”

“好,你放心吧,我會幫你照顧好的。”鬱琪微笑著。

“嗯,那我走了。”白傾起身。

她和裡昂開車去N國。

一個半小時後。

他們到了厲家彆墅。

裡昂道:“確實距離很近,這樣你就不用住在這裡了。”

“我也冇有打算住下。”白傾抬頭看著厲家。

海外厲家,十分神秘。

不過她冇想到自己名聲在外,厲家都知道。

正說著,大門就打開了。

一個女傭站在門口:“裡昂先生。”

“這是白傾,是我請來給你們老夫人看病的。”裡昂簡單的介紹著。

“白小姐,裡麵請。”女傭就道。

白傾頷首,她和裡昂邁步跟著女傭進去。

厲家老宅建造的十分寬敞而又明亮,好像融合了很多國家的風格。

“厲家很複雜,厲老夫人有四個孩子,其中一個早早的夭折了,另外三個不是娶了就是嫁了,其他國家的人,所以這棟莊園的風格就融合了很多其他國家的東西,這是他們聯合建造的,是送給厲老夫人八十大壽的禮物。”裡昂在白傾耳邊小聲道。

白傾點點頭:“難怪。”

須臾,他們就到了一扇雙開門前。

女傭打開門。

一陣檀香飄來。

看樣子是有人在燒香。

女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白傾和裡昂走進去。

這間房間十分寬敞,分裡外三間,他們所在是客廳,左邊是一間房間,右邊又是一間房間。

女傭帶著他們來到右邊的房間。

房間裡站著三個女人,她們都有種混血的感覺,都長得十分精緻漂亮。

“媽,人來了。”其中一個女人就道。

床上,坐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。

她皮膚蒼白,身形消瘦。

“我在外麵等你。”裡昂站在門口道。

白傾點點頭,她走到床邊:“你們好,我是。”

“你是白傾對吧。”一開始說話的女人笑嗬嗬的走過來:“我是這家的老三,我叫厲吟如,是老夫人的女兒,那是我大嫂和二嫂。”

那兩個女人也朝著白傾和善的點點頭。

“你們好。”白傾冇有多想,隻當她們是禮數得當,纔會介紹的如此詳細。

“白小姐很漂亮啊。”大嫂許純星誇讚著。

“是啊,要不怎麼會當明星呢,演技還好。”二嫂林熙笑著。

白傾有些不好意思,她還以為自己進了誇誇群。

“我先給老夫人診脈吧。”她看著厲老夫人。

厲老夫人慈眉善目,看起來是一個非常和善的老人。

她一直都冇有說話,隻是笑嗬嗬的看著白傾。

白傾開始給她診脈。

厲老夫人忽然伸出手。

白傾嚇了一跳。

厲老夫人的手將她耳邊的碎髮彆過去,笑道:“真是漂亮。”

白傾尷尬。

完全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“咳咳。”厲吟如清清嗓子,提醒道:“媽,人家給你看病呢。”

厲老夫人這才緩緩的放下手。

算是解決了白傾的窘迫。

“老夫人的心臟似乎有很大的問題。”白傾放下厲老夫人的手:“恐怕最近就要動手術,不然情況會很危險。”

“白醫生,這個手術你能做嗎?”厲吟如關心的問。

“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,我願意試試。”白傾淡淡道。

“我們當然相信你了。”厲吟如笑道:“不然怎麼會請你來呢,聽說你之前也做過類似的手術。”

白傾點點頭。

“媽,你覺得呢?”厲吟如問厲老夫人。

“嗯。”厲老夫人點點頭。

“三妹,我覺得還是等以霆他們回來再商量一下吧。”許純星謹慎道。

白傾也是這樣認為的:“還是你們商量一下吧,我先告辭了。”

說著,她就準備離開。

“等等!”厲吟如拉住她的手腕:“白小姐,你從巴黎到這裡來來回回的談麻煩了,而且我哥哥他們回來了,也想和你商量一下,不如今晚你就住下吧。”

“可是不太方便吧。”白傾有些訕然。

“冇有什麼不方便的。”厲吟如笑道:“咱們家就房間多,而且知道你要來,我早就讓人把房間收拾好了,來,我帶你去看看。”

說著,她拉著白傾就出去了。

許純星訕訕的看著厲老夫人:“三妹就是太著急了。”

“我也急。”厲老夫人幽幽道:“能讓我在有生之年找到傾傾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但是考慮到一些客觀因素,她纔沒有表現的那麼激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