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478章 出事了

-

“原來你還活著。”墨梟想到了展擎的痛苦。

想想也是活該。

是他非要相信秦雅那個女人的。

“是啊。”鬱琪淡淡道:“你來看孩子嗎?”

墨梟頷首。

“新聞我有看,恭喜你和傾傾終於和好了。”鬱琪真心道:“太不容易了。”

“謝謝你幫她照顧兩個孩子。”墨梟感謝道。

“你太客氣了。”鬱琪溫溫淡淡道:“我可是他們的乾媽。”

墨梟深沉道,“我等下還要趕回去,他們就繼續麻煩你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鬱琪點點頭:“你們要忙到什麼時候?”

“等厲老夫人的病情穩定,我們就回來。”墨梟回答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鬱琪淡淡一笑:“你讓傾傾放心,我會照顧好他們的。”

“嗯。”墨梟摸摸兩個孩子的頭:“爹地,要去找媽咪,你們在家裡乖乖聽鬱琪阿姨的話,知道嗎?”

“爹地放心,我會照顧好妹妹的。”想想就道。

念念努努嘴:“人家不需要照顧,人家現在可懂事了。”

墨梟寵溺的一笑:“好,那你們好好照顧自己。”

“爹地,我們等著你和媽咪回來!”念念期待道。

她知道這一次,爹地媽咪是真的和好了。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他站起來,轉身而去。

念念拉著想想的手,開心道:“哥哥,爹地媽咪終於和好了,這下子他們再也不會分開了!”

“嗯。”想想也很高興。

但是他不怎麼顯山露水。

——

墨梟坐在回n國的車上。

展擎給他發訊息:“墨梟,你能幫我問問嫂子,她到底把小琦埋在哪裡了嗎?”

墨梟回覆:“我不能幫你,展擎,你對秦雅還是太仁慈了,鬱琪的意外和她有莫大的關係,你隻是把她囚禁起來,依舊好吃好喝的照顧著她,你遲早會後悔的。”

展擎痛苦:“那我該怎麼辦?”

墨梟淡漠:“還需要我教你?公事公辦。”

發完訊息,墨梟就放下了手機。

他想起了從前。

雲七七那麼傷害白傾,他也是因為看在了雲七七救過自己一命的份兒上,放了她一馬,纔會給她再次傷害白傾的機會。

也讓自己萬劫不複。

他提醒展擎,就是不想讓展擎做出後悔的事情。

而他也不會對雲七七手軟的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他到了醫院。

他前後離開了四個小時。

手術應該已經差不多結束了吧。

他走進醫院。

司傅陽從電梯裡出來:“你回來了?”

墨梟淡淡的頷首:“手術如何?”

“很成功。”司傅陽微笑:“傾傾真的是太厲害了!聽那些和她一起做手術的醫生和護士說,她是超高水準的。”

“那是當然了。”墨梟很自豪: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手術已經結束。

他怕厲家立刻跟她坦白實情。

她已經很累了。

“去吧。”司傅陽點點頭:“我回去取點東西。”

墨梟頷首,邁步走進了電梯。

他上了七樓。

然後從電梯裡出來。

厲以霆他們都往這邊走來。

“墨梟,你回來了。”夏蘇蘇幽幽道:“傾傾在辦公室,你去找她吧。”

“謝了。”墨梟邁步就朝辦公室走去。

這間辦公室是醫院臨時騰出來的。

早晨,他在這裡,和白傾告彆。

墨梟敲了敲門,推門而入。

他看到白傾坐在椅子上,正在睡覺。

她很累。

為了這場手術,她準備了好幾天。

再加上今天她又高度集中了四個小時,所以精神一鬆懈,她就立刻感覺到了疲憊。

墨梟輕輕的走過去,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蓋在她的身上。

然後他坐在一旁,拿出手機處理著一些事情。

白傾這一覺睡了很久。

天都黑了,她才醒過來。

“墨梟。”白傾坐起來,看著身上的衣服,就知道是他的。

房間天黑,她一時之間不知道墨梟在什麼地方。

墨梟站起來,走到她身邊,打開檯燈:“我在。”

暖黃的檯燈照在他俊美矜貴的臉上,透著薄薄的溫情。

“辛苦了。”墨梟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:“還困嗎?”

白傾搖搖頭:“好多了,我睡了很久嗎?”

“六個小時。”墨梟勾著薄唇:“餓不餓?”

“有點。”白傾摸摸肚子:“我們先去看看厲老夫人,然後再去吃點東西。”

“好。”墨梟頷首。

白傾站起來,她把墨梟的衣服還給他,然後拿起自己的衣服就往外走。

他們來到厲老夫人的病房門口,往裡麵看了一眼。

今晚是不需要有家屬陪在身邊的。

這裡有專業的醫生和護士。

白傾簡單的看了一下厲老夫人的情況,就和墨梟離開了。

他們走出醫院。

n國的溫度很舒適,不冷不熱,剛剛好。

“墨梟,我們走走吧。”白傾開口。

“嗯。”墨梟點點頭。

白傾知道墨梟的腿還冇有好。

從這裡回酒店,也不遠,走五分鐘就到了。

“你去見了趙安安嗎?”白傾淡淡的問。

墨梟一頓:“是,我去見了她,我並不是故意要騙你的,我隻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你隻是為了以防萬一。”白傾似笑非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不會在意的。”

“她現在改命趙子安,從出事以後,趙為民就送她出國來這裡了。”墨梟解釋著:“她並不知道當年綁架她的主謀是趙月娥。”

白傾蹙眉:“你的意思是,那個綁架是趙月娥主導的?”

墨梟清冷的點點頭:“是,趙為民夫婦是到了快五十歲纔有的趙安安,之前趙夫人流產過繼承,也都和趙月娥有關係。”

“趙月娥這麼做是為了錢?”白傾幽幽的問,“為了趙家的一切?”

“我想是的,不然還有彆的原因嗎?”墨梟淡淡道:“她本來就是一個十分自私自利的人。”

白傾點點頭:“那趙為民他們知道這些,肯定是不會放過他們的。”

“我剛纔接到訊息,趙為民和趙夫人先回國了,看樣子是去找趙月娥算賬的。”墨梟深沉道。

白傾看了一眼日期:“還有七天。”

墨梟蹙眉:“什麼七天?”

“距離封天決交貨的時間。”白傾眼底閃過一抹寒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