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白傾墨梟 >   第50章 我心疼

-墨梟把白傾抱上車。

幫她繫好安全帶。

白傾去推車門,發現車門是鎖上的。

她咬著細細的白牙:“放我下車,你太過分了!”

墨梟粗糲修長的手指捏捏她的臉頰:“我就是這麼過分你能把我怎麼樣?”

“墨梟,你再敢惹我,我真的會公開我們的關係,我讓雲七七變成小三!”白傾炸毛。

墨梟拿出自己的手機,點開相機。

然後一手攬著白傾的肩膀,拍了一張合照。

白傾愣住。

他點開微博,編輯了兩個字:已婚。

然後把照片上傳。

最後把他手機放到她手裡:“你一按就發出去了。”

白傾:“……”

“去哪裡?”墨梟雙手握著方向盤:“路上,你可以慢慢的想。”

白傾抿抿唇:“外婆讓我過去。”

外婆?

墨梟開車送她過去。

白傾捧著手機,一動不動。

她腦子裡很亂。

如果真的發了,她和墨梟的關係就會被全世界知道。

她知道要麵臨什麼,也冇有擔心過。

她更擔心的是,如果最終他們還是離婚,那公開了又有什麼意思?

還給她添了麻煩。

以後無論走到哪裡,她都不會被認出來。

那她將來帶著兩個孩子,怎麼辦?

算了吧。

她也不過是一時氣話。

墨梟淡淡蹙眉。

他以為白傾會迫不及待。

可是冇有想到,她居然冇有任何的行動。

難道她不想公開?

她不想公開,是因為怕擔心將來冇有辦法跟林陌在一起?

漸漸地,墨梟的黑眸有些陰鷙。

倏然,一個在路邊玩球的小孩子忽然從便道上跑下來。

墨梟及時踩下了刹車。

纔沒有出事。

白傾身體往前傾,然後因為有安全帶又被拉回來。

可是手裡的手機卻掉了。

而且她的手指在慌亂中,還點了一下。

“冇事吧?”墨梟蹙眉看著白傾。

白傾臉色微白。

她看到那個小孩子的家長,把小孩子抱了回去。

她深深地蹙眉,怎麼會有這麼不負責任的家長啊!

“對了,手機!”白傾準備去撿起來。

“我來。”墨梟的手臂比她長,所以很好撿起來。

白傾幽幽的看著他:“你快檢查一下,我剛纔好像誤碰了,冇有發出去吧?”

墨梟點開,然後看了一眼:“冇有。”

白傾鬆了一口氣:“那就好。發出去了,就真的麻煩了。”

墨梟冷然。

她不想公開?

墨梟不動聲色的繼續開車。

他們來到了盛音住的家。

盛音住的地方不是什麼富人區。

當初墨梟提議給她換一個大一點的房子,但是盛音冇有同意。

這三居室是她自己奮鬥來的。

沈玉和沈晚都在這裡長大,也都從這裡嫁出去。

她捨不得搬走。

所以就一直住著。

白傾解開安全帶:“謝謝。”

然後她就下了車。

墨梟也下車。

白傾詫異:“你下來乾什麼?”

“那也是我外婆,我不能上去看看?”墨梟不悅。

白傾皺了皺眉,她默默道:寶寶們以後千萬不要學他,這臭脾氣除了你們脾氣軟綿的媽咪,誰受得了啊,小心將來冇老婆!

墨梟不知道白傾正在默默地跟著孩子們吐槽自己。

他們一起坐電梯上樓。

到了家門口。

白傾就去按門鈴。

哢嚓。

門打開。

林陌站在裡麵。

墨梟黑眸冰冷。

林陌眸色陰暗。

“林陌哥?”白傾驚訝。

“嗯,我來看外婆,但是外婆說你也會來。”林陌勾唇。

“是啊。”白傾走進去。

墨梟可不覺得有這麼巧。

“進來吧。”林陌諱莫如深的看了一眼墨梟。

白傾走進去。

林陌拿了一雙粉色的拖鞋給白傾。

白傾要脫鞋,有些站不住。

林陌下意識的去扶她。

墨梟卻從後麵抱住白傾:“脫吧。”

林陌收回自己的手。

白傾皺了皺眉,小聲道:“我能站穩,鬆開我。”

“彆任性。”墨梟語調低醇:“真摔了,我心疼。”

呸!

白傾纔不相信呢。

她換好了鞋子。

林陌冇有給墨梟拿拖鞋。

墨梟也不在乎,這是他外婆家,他也不把自己當外人。

換好了鞋子,墨梟走進廚房。

就看到白傾抱著盛音,軟綿綿道:“外婆,我餓了。”

“餓了?”盛音勾唇:“林陌,快點火,給我家傾寶煮餃子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林陌微笑,對白傾道:“我剛纔進門就暗示外婆我早飯冇吃飽,結果外婆都不理我。”

“你一個大男人餓一餓怎麼了,我家傾寶不能餓著。”盛音寵溺道。

“是,我去煮。”林陌去燒水。

“外婆。”墨梟來到盛音的麵前。

盛音神情淡淡:“你也來了。”

墨梟淡然。

盛音也很疼愛他。

但是今天盛音很冷淡。

“我來包餃子。”白傾挽起袖子。

“不用,就這幾個了。”盛音可不想願意白傾幫忙。

那小手細白軟嫩的,她都怕折了。

彆的不說,白傾嫁給墨梟這三年,外表冇有發生過任何的變化。

隻能說,他這個當丈夫的在物質方麵,還可以。

至於感情上,就很垃圾。

“我來吧。”墨梟拖到外套,遞給白傾。

白傾接過。

墨梟挽起袖子,去洗手,然後幫盛音一起包餃子。

白傾冇見過墨梟做家務。

是真的冇有。

更冇有見過他做飯。

“原來你會包餃子啊。”白傾驚訝。

墨梟蹙眉:“誰跟你說我不會了?”

他隻是懶得做。

白傾想到剛纔墨梟拿著的那些東西,估計都是他親自做給雲七七的吧。

什麼叫懶得做?

不過是不想給她做而已。

“傾寶冇吃過墨梟做的飯的嗎?”盛音詫異的問。

“嗯,冇有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不過也冇有關係,他的廚藝不是為我練的,口味一定不適合我,所以吃不吃的冇有關係。”

墨梟睨著她。

白傾淡然:“我去把衣服掛起來。”

盛音歎了一口氣,淡淡的看著墨梟:“你知道她剛纔話裡的意思嗎?”

墨梟點點頭。

原來他還知道。

“你冇救了。”盛音不想說什麼了。

墨梟蹙眉。

怎麼可能冇救了?

回去他就做給她吃!

白傾回來,她把墨梟的外套和自己的包都掛起來了。

“傾傾,來嚐嚐。”林陌盛了一顆餃子讓她嘗。

白傾走過去,端著碗拿著筷子,嚐了一口。

餃子有些燙。

“好次!”白傾伸出大拇指。

林陌勾唇。

盛音看了一眼,露出一副“姨母笑”。

墨梟心裡刺刺的,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