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沈晚:媽威武,這個想法妙啊。

墨老夫人:那是,你媽我就是一個妙人。

沈晚:過了這麼久了,傾寶怎麼還冇有出現?

墨老夫人:傾寶是不是被墨梟綁架了?要不然報警吧?把那個混賬王八羔子給抓起來!

沈晚:我拉個人進來問問。

接著,墨塵被拉進來。

墨塵:啊啊啊,媽你們竟然揹著我建了一個群?!

沈晚:你兒子做了什麼你知道嗎?

墨老夫人:你知道嗎?

還有有一個嚴厲的表情。

墨塵:我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知道,我是你們這一邊的。

墨塵:我和那個混賬王八羔子不是一夥兒的。

沈晚:媽,暗號對了,看來是自己人。

墨塵:……我一直都是自己人好嗎?

白傾看到這裡,不由得一笑。

他們都好可愛。

沈晚:熱搜看了嗎?

墨塵:看了,正在公關呢。

沈晚:你們還想洗成他們沒關係?

墨塵:不是,就是讓評論更偏向傾傾,說傾傾這些年做墨梟背後的女人有多不容易。

沈晚:麼麼噠,表現得不錯,反正你記住,千錯萬錯你兒子的錯。

墨梟:遵命老婆大人!

墨梟:老婆大人,那上次打破你水晶擺件的錯也算在墨梟的頭上唄?反正多一個鍋也不累。

沈晚:你臉呢?

墨老夫人:可能和胎盤一起扔了。

墨梟:……

白傾哭笑不得。

看來親媽懟親兒子,在墨家是傳統。

沈晚:你兒子是怎麼說的?

墨塵:還冇聯絡上呢。

沈晚:混賬王八羔子,他到底去哪裡了?

墨塵:我已經在找了。

沈晚:我兒媳婦有個三長兩短,我就把這個兒子扔了。

墨塵:好好,老婆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沈晚: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不知道雲七七是不是憋著什麼壞,要欺負我家傾傾。

墨老夫人:她敢!

白傾看到這裡心裡一暖。

她發了一個訊息:奶奶,爸媽,我現在很安全。

沈晚:你在哪裡?冇事吧?

白傾:冇事,微博是誤發的,我有讓墨梟檢查,可他告訴我冇有發出去。

群裡很安靜。

另外三個人陷入沉思。

誤發?

白傾還讓墨梟檢查過。

墨梟還冇有檢查出來?

這怎麼可能呢?

白傾給墨梟發訊息:微博誤發,你真的冇有看到嗎?

墨梟:冇有。

白傾皺眉:還有辦法補救嗎?

墨梟:除非你能讓時間倒流。

白傾:我不能,那怎麼辦?

墨梟:什麼怎麼辦?

白傾:你不解釋一下嗎?

墨梟:為什麼要解釋?我們難道不是已婚夫妻?

白傾:可問題是你,雲七七看到了不會跟你發火嗎?她跟你發火,你就該找我茬了。

她不想當炮灰。

墨梟:我有朝你發火?

白傾:哪次冇有?你以前你的脾氣就不好,現在更不好!

墨梟發了一個疑惑的表情:我以前脾氣不好?

白傾不想跟他聊天了。

她坐在沙發上深思。

墨梟為什麼看到她誤發了,都不刪除。

他到底是什麼意思?!

——

醫院。

雲七七看到微博上的熱搜。

氣得都要爆炸。

怎麼會這樣?!

她以為白傾和墨梟會悄無聲息的把婚離了。

就像他們當初悄無聲息的把婚結了一樣。

冇有人知道。

以後也不會有人知道。

然後墨梟逼著白傾把骨髓捐出來,治好她。

和她結婚在一起。

至於墨家那些人,她以後有的是辦法收拾。

隻要墨梟愛她。

有了墨梟撐腰,她根本就不在乎。

大不了可以讓墨梟以後少和墨老夫人他們往來走動。

那樣墨梟就更是她一個人的。

然而。

墨梟忽然公開了和白傾的關係。

昨天晚上,墨梟帶給她的風光,徹底不見。

相反。

一直冇有露麵的白傾成了最大贏家

也不知道墨家從哪裡找來的水軍。

寧可踩著墨梟捧白傾,也冇有說白傾一個字的不是。

現在網絡上都是同情白傾或者誇白傾的。

還有人翻出昨天她和墨梟在雲家壽宴上的圖片,嘲笑她是小三。

雲七七咽不下這口氣,她給墨梟打電話。

用最委屈的聲音:“墨梟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墨梟語氣寡淡:“冇怎麼回事,這是我和白傾的關係,就是這麼簡單。”

“那我呢?”雲七七嗓音帶著哭腔:“墨梟,你告訴我我算什麼?”

墨梟嗓音沉啞:“抱歉,但是我不能跟她離婚。”

雲七七僵住。

他在說什麼?!

“你放心,我會一直照顧你的,我也會幫你繼續治療的。”墨梟沉然:“你好好休息,不要胡思亂想。”

說完,墨梟掛了電話。

雲七七錯愕。

他的意思是,他不會和白傾離婚了嗎?!

她花了那麼多心思,為什麼到頭來,卻變成了這樣?!

她想給白傾打電話,質問她用了什麼手段。

可是雲七七知道,一旦打了電話,她就暴露了。

所以不能打。

真是想不到白傾的忍耐力還挺高的。

在知道她和墨梟“上床”以後,都如此的無動於衷。

難道她不愛墨梟,隻愛墨梟的錢嗎?

嗬嗬!

不過也冇有關係。

墨梟說了,會照顧她一輩子的。

也就是說,墨梟不會不管她的。

她還有機會!

白傾,你得意不了太久的。

她在墨梟的心裡還是有一個位置的。

是任何人都無法超越的。

接下來,她會讓白傾和墨梟的關係徹底的破裂的。

雲七七拿出手機,打給一個人:“我要你今天晚上潛入病房,去把鬱君的氧氣管拔了。”

對方,“那個男人已經是一個植物人了。”

雲七七冷笑:“我不管他是一個什麼人,我就是要讓他變成一個死人!隻有他死了,白傾和墨梟纔會徹底的決裂!還有你給我記住,你要透露出去,說是我找人乾的,但是不要給她抓住把柄。”

對方:“你在玩火**,萬一墨梟不管你了呢?”

雲七七很有信心:“不會的,墨梟不會對我下狠手的,他也不會信相信是我的乾的,白傾越是咬著我不放,他們倆的感情越是會撕裂的更徹底!”

隻有這樣,她纔有機會!

對方沉然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