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墨塵走過去。

他伸手拉開了裹屍袋上的拉鍊。

裹屍袋裡出來白傾蒼白的毫無血色的臉。

“傾傾?!”墨塵咬著牙,“你們!”

沈晚放下鬱琪走過來。

她把手放在白傾的鼻子下麵:“還有呼吸!”

“去叫醫生!”墨塵看著那個護士:“不然我要你全家陪葬!”

護士嚇得屁滾尿流,立刻聽話的去叫醫生。

沈晚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,“怎麼辦?傾傾如何出事了,我們可怎麼跟她爸媽交代啊!”

墨塵黑著臉:“我們墨家一定會給她一個交代的!”

醫生很快就來了。

他們把白傾送到了手術室搶救。

鬱琪也進了手術室。

幸虧今晚值班的醫生夠多。

過了一會兒,一個護士來到墨塵和沈晚的麵前。

“白傾的家屬來簽下字。”護士就道。

沈晚走過去:“我是她婆婆,我來簽字吧。”

護士猶豫了一下:“她丈夫不在嗎?”

沈晚一頓:“他出差了,我不可以簽字嗎?”

護士道:“白傾懷孕快三個月了,但是因為失血過多,孩子是保不住了。”

“什麼?!”墨塵和沈晚都震住了。

白傾懷孕了?!

然而孩子保不住了?

他們的心情像坐過山車一樣,從高到底。

“我要殺了他們!”沈晚暴怒!

護士抿抿唇:“那就由你們簽字吧,等她醒了,你們好好安慰她一下,畢竟是雙胞胎。”

沈晚一愣。

雙胞胎?

也就是說她一下子冇了兩個孫子?

墨塵沉然,他知道沈晚已經崩潰了。

他在上麵簽了字。

護士拿著同意書進去。

墨塵攬著沈晚的肩膀:“老婆……”

“嗬嗬。”沈晚冷笑:“我特麼的真的很想殺了雲七七!”

“好,我知道。”墨塵臉色也很難看。

雲七七的單子也太大了。

“今晚的人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!”沈晚盛怒。

“嗯。”墨塵點點頭。

他自然也不會放過他們。

過了一會兒。

李司帶著人,把燕秋帶過來。

燕秋跪在他們的麵前:“先生,夫人。”

“誰讓你這麼做的?”墨塵冷漠的問。

“是少爺。”燕秋就道。

“這不可能!”沈晚怒視著她:“你少打著墨梟的旗號,說,是不是雲七七讓你這麼做的?”

“夫人,真的是少爺。”燕秋幽幽道:“我有證據。”

“在哪裡?”墨塵問。

燕秋把手機拿出來,“我有少爺發給我的語音。”

墨塵接過。

他點開語氣。

墨梟冰冷低沉的聲音傳來:你聽從七七的安排,她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,她的話就是我的話。

沈晚僵住,真的是墨梟?

墨塵卻把手機收起來:“我會派人去調查的,但是你做過什麼,你心裡清楚。”

“先生,我冇有錯。”燕秋沉了沉:“少爺最喜歡的就是雲小姐,隻要雲小姐健康平安,少爺纔會開心,至於白傾,給她一筆錢就是了。”

啪!

沈晚甩給燕秋一耳光:“你特麼的就是一個下人,也有資格教主子做事嗎?你連給白傾提鞋都不配!”

燕秋麵紅耳赤。

“你以為你討好了雲七七,雲七七在墨梟麵前美言幾句,你就有好果子吃了?”沈晚冷然:“來人,把她帶下去!用你們的招數,好好的招待一下,彆客氣!”

“是。”那兩個帶著燕秋人又把她待下去了。

沈晚氣得渾身戰栗。

“這件事不要告訴媽,免得她……”墨塵有些擔心。

沈晚點點頭,她眼睛一紅:“你說傾傾醒過來以後,我們怎麼跟她說?”

墨塵神情幽沉:“給墨梟打個電話,讓他趕快回來。”

沈晚吸吸鼻子:“他現在應該還在飛機上,要等下飛機了才能聯絡上。”

墨塵看了一眼腕錶:“也差不多了。”

沈晚拿出手機,打給墨梟。

果然,電話接通了。

“媽?”墨梟蹙眉:“有事?”

“墨梟,你現在買票回來吧,白傾出事了。”沈晚剋製著自己的憤怒:“如果你不抓緊時間回來,你就永遠失去了她了。”

“她,怎麼了?”墨梟心裡一沉,他看著趙騰:“去買回去的機票。”

趙騰詫異:“現在?”

“對。”墨梟冷然,然後問道:“媽,白傾到底怎麼了?”

“你回來就知道了。”沈晚掛了電話。

墨梟再打過去,沈晚卻冇有接。

他給白傾打,也冇有人接。

她到底怎麼了?!

是出意外了嗎?

——

白傾夢到了兩個可愛的小男孩,拉著她的手。

她蹲下身,“你們好可愛呀?”

其中一個拉著她的手,“媽咪,對不起。”

白傾一愣:“你叫我什麼?”

“媽咪。”這個小男孩很可愛。

另外一個有些酷酷的,但是也很可愛。

他們倆長得一樣。

白傾詫異:“小朋友,你是不是認錯人了,我不是你們的媽咪,我的孩子還冇有出身呢,不過再等幾個月,他們也就會來到這個世界了。”

另外一個卻道:“不會了。”

白傾疑惑:“什麼不會了?”

看著很軟萌的小男孩,打斷酷酷的小男孩:“嗬嗬的意思是,我們要走了。”

白傾一愣:“你們要去找你們的媽咪了嗎?”

軟萌的小男孩抱住了她,用奶聲奶氣道:“媽咪,我們要走了,你千萬不要傷心哦,因為我們知道媽咪是很愛我們的,我們也很愛媽咪,但是冇有辦法。”

酷酷的小男孩也抱住了白傾:“媽咪,你要照顧好自己,不要總是笨笨的,這樣我們才能放心,我和弟弟本來發誓等我們長大以後,要好好保護你這個笨蛋媽咪的,可是卻冇有辦法了。”

白傾蹙眉:“你們倆是我的孩子嗎?”

“媽咪,你千萬不要傷心過度知不知道,這不是你的錯。”軟萌小男孩心疼道:“我允許你想我們,但是不允許你因為我們而意誌消沉。”

酷酷的小孩子鬆開白傾,盯著她的臉:“笨蛋媽咪,照顧好自己,彆讓我們擔心,我們要走了。”

“不要!”白傾又把他們抱回來,眼淚落下:“求求你們不要走!”

她知道了,這就是她的寶寶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