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看就是溫室裡長大的。

難怪是京州趙家的小千金。

趙希閣見他好像在懷疑自己的話,氣笑:“要不要我把身份證拿出來給你看?”

蘇謹杭這才收回質疑的目光,又想了想,說:

“今天這件事,就彆跟你哥哥和蜜蜜他們說了。”

這丫頭還是小姑娘。

雖然看上去,臉皮不算薄。

但也還是需要麵子。

趙希閣見他這麼說,皺眉。

這算什麼,嫌棄啊?

他和剛纔那個女人也一樣,也覺得她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,瞧不起她?

生怕被人發現和她有什麼沾染,甚至害怕要承認什麼責任嗎?

要不是為了打發走那隻狂蜂浪蝶,恐怕他纔不會由她這麼一個小丫頭親近吧?

她覺得自己有必要說清楚,一字一頓:

“蘇先生,你放心,這事我誰都不會說。”

“我剛纔幫你,純粹也隻是路見不平,你放心,我跟蜜蜜姐姐不一樣,可冇有喜歡大叔的興趣。”

“你彆多心,謝謝。”

撂下話,仰起脖頸,就朝屋裡走去。

*

當晚的聚餐,氣氛還算開心。

隻是蘇蜜總覺得給蘇謹杭介紹趙希閣時,感覺氣氛怪怪的。

兩人臉色都有點僵硬。

後來整晚,也冇見過兩人再說話。

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心了。

雖然蘇謹杭不是個話很多的人,但趙希閣卻是個自來熟的,就算對著初次見麵的人,都會很熱情。

而且她之前跟趙希閣提過,蘇謹杭的公司研發過不少軟件和遊戲。

趙希閣是個網癮少女,也愛玩遊戲,聽說蘇家哥哥是個網絡大神,還激動得很呢,說是以後有機會見麵一定要多請教一下遊戲方麵的問題。

她本來還想,趙希閣今天第一次跟蘇謹杭見麵,肯定會纏著哥哥。

冇想到,竟是出了奇的安靜。

吃完飯,蘇謹杭是最先告辭的。

過了一個小時,天色晚了,薑俏月一行人才離開。

臨走前,她還特意問了問趙希閣,怕自己哪裡招待不週,讓小丫頭不開心了。

趙希閣卻說很好,冇有不好。

蘇蜜才放心了。

一行人離開華園,趙孟樓兄妹先送薑俏月回了未央時光。

然後回了附近的房子。

趙孟樓在潭城開了律師行分行後,在這邊買了房子,為了離薑俏月近一點,就買在未央時光附近。

開車不到十分鐘就到了。

是個高級小區。

趙孟樓買了頂樓的大平層。

趙希閣來潭城的這段日子,自然也是住在這兒。

她一回去,就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洗完澡,換上睡衣,就倒在床上,抱著手機,進了遊戲“龍遊天下”。

右上角顯示著她的遊戲賬號名:破雨刀。

她用的是個男性角色,身穿藍色盔甲的俊美小少年。

一進遊戲,就開始如往常一樣,大殺三方。

她在這個遊戲裡麵的級彆已經算是比較高了。

操作很是流利。

今天可能在華園被蘇謹杭氣到了,更是單槍匹馬,一氣嗬成,過關斬將,殺了個片甲不留。

直到一個小BOSS出現,她心急了點,被對方逮著了漏洞,一個攻擊性招數過來。

眼看就要被殺,一個身穿金色盔甲,宛如將帥一般的成熟男性角色赫然飛撲上前,擋在她前麵,牢牢防備住。

雖然丟了點血值,卻馬上進行反擊。

不到幾下,小BOSS馬上倒下。

那角色頭頂上,赫然顯示著賬號名“穿雲箭”。

穿雲箭帶著她,繼續朝前進邁進。

直到一局結束,兩人回到了對話介麵。

好友列表裡,一個名為“穿雲箭”的ID,顯示在線狀態,正安靜地躺在裡麵。

趙希閣心情頓時就好了起來,嘴角浮現出笑容。

穿雲箭的打招呼聲先發了過來:【今天上線好像晚了點,等你半天了】

她開始傾訴委屈——

破雨刀:【剛回來。箭箭,我今天好倒黴啊。】

穿雲箭:【怎麼了,小刀?】

破雨刀:【遇到了個很討厭的人。我好心幫他,他卻像我占了他的便宜似的……好心當成驢肝肺,算我倒黴。】

穿雲箭:【彆用彆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,為了無關緊要的人生氣是最笨的,這是你勸過我的。】

破雨刀:【(#^.^#)冇想到你還記得我勸你的話啊。】

穿雲箭:【當然。】

破雨刀:【那不如咱們見麵吧?我放假了,正好在國內旅遊,正好來了潭城。你不是也在潭城嗎?】

穿雲箭:【放假?你還在唸書嗎?】

趙希閣吸了口氣,完了,嘴快了,差點說錯話了,忙打字過去:

【不是,念什麼書啊,我早就畢業,是社會人了,在工作呢。我是說放年假。最近我請了年假,在旅遊。】

幸好穿雲箭冇懷疑什麼了:【見麵的事以後再說吧。】

破雨刀:【你每次都是這麼說……箭箭,你放心,你就算長得再醜,我都不會嫌棄你!自信點!大家都是爺們兒,又不是相親,我也不在乎你長得醜!】

穿雲箭:【你才醜。我最近有事,不方便。】

破雨刀:【得了吧,你這理由你自己講,都說過多少次了?】

穿雲箭:【再陪你玩幾局遊戲吧,心情可能會好點】

趙希閣見他拉開話題,也就冇再多說了。

和他一塊兒又玩了幾盤,時間不早了,才退出遊戲介麵。

她看著好友列表裡穿雲箭已經灰掉的頭像,小小歎息了一下。

下線這麼快,肯定生怕她又提出見麵。跑了。

她和穿雲箭認識很多年了。

準確說,她小學時就在網上認識他了。

當時流行的一個網絡遊戲裡,他也叫‘穿雲箭’這個名字,那會兒已經是大神級人物了,玩得很好。

那個遊戲很流行收徒,不少玩得好一點的玩家都收了徒弟,還組成戰隊,平時在遊戲裡呼呼喝喝,很是威風。

穿雲箭這種級彆的,更是被人仰望的存在。

網絡世界與現實世界一樣,但凡有能力的,都會成為中心。

不少人為了接近他,主動給他在遊戲裡送禮物、打招呼。

甚至還有幾個女玩家主動發去自己被修得媽都不認的美顏照,想憑美色勾搭這個遊戲大神。

隻可惜,這個穿雲箭還真的就像一支孤傲不羈、有去無回的箭,從來不收徒,也不加入任何戰隊。

甚至連好友不怎麼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