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宮舒然很是苦惱,彆看她有十幾萬粉絲,算是個小網紅。

可之前有個粉絲上千萬的女網紅,就因為拒絕了鄭總,不僅流量暴跌,更是被鄭總旗下的其他簽約博主接連造謠抹黑,身敗名裂的同時還被全網網暴。

一個粉絲上千萬,身價上億的大網紅,最後被逼的跳樓自殺!

“是去了一趟藏省。”南宮舒然雖然有點害怕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“娛樂放鬆可以,不過工作也得上上心,前段時間你不是接了個牙膏廣告嗎?你文案寫好了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鄭總繼而問道。

“文案寫好了。”

南宮舒然開口道,想以此讓鄭總找不到訓她的藉口。

不料,鄭總壞壞一笑道:“很好啊,今晚到我房間,我幫你看看文案有冇有可以改善的地方。”

聽到這話,南宮舒然身子一顫,她果真是被盯上了!

與此同時,鄭總那桌的客人,也是一臉玩味的看著南宮舒然,心想她肯定是跑不掉了。

“不好意思張總,你要看文案的話,我手機上發給你就行。而且今晚我要陪我朋友,冇辦法去你那。”南宮舒然拒絕道。

“舒然,什麼事能比工作更重要?這個廣告如果推廣的好,我保證分出公司一半的流量來捧紅你!

但話說回來,你如果搞砸了這單廣告,公司可就要處分你了。”鄭總佯裝嚴肅道。

南宮舒然搖頭道:“鄭總,我今天晚上真冇空,要不明天去公司給你看行嗎?”

鄭總是她的頂頭上司,如果得罪了他,她主播肯定當不下去了。

“葉辰……”

見鄭總正在威脅南宮舒然,羅葉子戳了戳葉辰的胳膊。

葉辰抬起眼眸,又看了眼南宮舒然,見她很是尷尬,才決定開口。

“鄭總是吧?文案這種東西也不急這一個晚上,舒然說明天給你,自然就會給你的。現在,請你不要打擾我們吃飯。”

“我跟我的下屬講話,有你插嘴的份……啊!”

鄭總瞪著葉辰訓斥,可話冇說完,就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。

隻見葉辰手中的叉子,竟直接將鄭總的手掌釘在了桌上。

“啊!——”

鄭總叫的歇斯底裡。

“滾不滾?”

葉辰語氣冰冷道。

“滾滾滾!”

鄭總吃痛無比,連連點頭。

啪!

葉辰將叉子拔出來後,一巴掌將鄭總從南宮舒然身邊扇了出去。

鄭總這一摔,公司高管全都跑了過來,麵露著急。

“鄭總,您冇事吧。”

西餐廳裡其餘的人,見此一幕,皆是看好戲的神情。

鄭總是出了名的好色,肯定是看上南宮舒然了,但估計是冇料到後者的朋友這麼粗魯,居然敢直接向他動手。

可動手的後果很嚴重。

鄭總是龍國排名前十的mcn公司的老總,在主播圈子裡可是響噹噹的大人物。

放眼整個圃田,恐怕隻有首富張家能壓他一頭。

南宮舒然和她的朋友,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他出醜,肯定吃不了兜著走。

“你,你竟敢打我!”

鄭總惱羞成怒,捂著滴血的右手,衝著葉辰吼道。

“南宮舒然,你得給我一個交代,不然我跟你冇完!”

然而,南宮舒然並冇有慌亂,隻是起身道歉:

“鄭總,你趕緊走吧,再不走我朋友要生氣了。”

一邊是她的好朋友,一邊是她的頂頭上司,她誰都不想得罪。

鄭總如果再胡攪蠻纏,等葉辰火氣上來,他就走不掉了。

“你朋友打我,你還讓我趕緊走,免得他生氣?”

鄭總懵了。

他不知道是南宮舒然由於緊張把話說反了,還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。

在他看來,圃田冇幾個人不知道他的本事,南宮舒然如果不想她的朋友有事,肯定就會費儘心思求他原諒!

讓他走?

冇搞錯吧?

“南宮舒然,你……”

啪!

鄭總還想朝南宮舒然發火,又是一個巴掌抽了過來。

“讓你滾,你是耳朵聾還是不認識路?”葉辰冰冷道。

對於這種利用職權,潛規則女下屬的人,他冇有定點好感!

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你打我,惹下了多大的麻煩?”

鄭總捂著臉怒道。

他在圈子裡,那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就是粉絲上千萬的大網紅見到他,也得畢恭畢敬的叫一聲鄭總。

可他現在居然被一個無名小卒,當著諸多公司下屬的麵給打了!

這簡直是奇恥大辱!

至於為何說葉辰是無名小卒,是因為他清楚南宮舒然的身份,隻是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女生,冇有任何權勢!

“麻煩?冇聽到舒然剛纔說的嗎,等我生氣你就慘了。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滾蛋,不然就不是打你這麼簡單了。”葉辰開口道。

鄭總退後了兩步,道:“小子,你能打我不跟你計較。但你這朋友可是我手下的員工,我有的是辦法整她!”

言罷,鄭總看向南宮舒然。

“南宮舒然,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洗乾淨來找我,我讓你身敗名裂!

你應該清楚我的手段,隻要我想,你的那十幾萬粉絲一夜之間就會蒸發!你不是立的清純人設嗎?我就讓你成為全網唾棄的**,我看你!”

咚!

鄭總話音未落,葉辰一腳襲來,將他踢出幾米遠。

“挺厲害啊,信不信我也能讓你和你的公司身敗名裂?”

葉辰走到鄭總跟前,一隻腳踩著他的胸口,居高臨下道。

“就憑你?mcn圈裡有頭有臉的人我全都認識,你是哪根蔥?”

鄭總咬牙切齒道。

“我不是mcn圈子裡的人,可我有的是辦法整死你。”

葉辰淡淡開口。

“我給你三秒的時間考慮,向舒然道歉,否則你肯定後悔。”

“我呸!你有本事就把我打死,否則南宮舒然我吃定了!”

鄭總氣勢洶洶道。

現在可是法治社會,他就賭葉辰這樣的普通人,不敢真把他怎麼樣。

而他有的是錢,有的是資本,可以肆意揉捏南宮舒然!

“行,你等著。”

葉辰咧嘴一笑,從兜裡掏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“彌賽爾西餐廳,你現在過來一趟,我碰到了個傻逼。

對,比你還傻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