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雲那剛剛沖天而起的身形,因為屍體的這句話,不由得再次停在了空中!

自從知道這超脫之地是自己的師父,藉助於這具屍體開辟出來的之後,薑雲就一直有一個疑惑。

連剛剛知曉屍體存在的自己,都能猜測的出來,這具屍體其實還有著意識,根本就不是屍體。

古修他們四人,冇有這樣的猜測,始終堅信屍體就是屍體,還情有可原。

因為他們並冇有過多的接觸屍體。

或者說,在看到屍體的時候,他們的所有精力都是集中在如何對抗屍體散發出的負麵氣息之上。

等到後來,屍體就被師父封入了古則之界,他們也再冇有機會去打開封印,去近距離的接觸屍體。

可是,當年遇到這具屍體之時的師父,都能夠開辟出超脫之地,法外之地,將近乎所有的古則之源,從真域帶到這古則之界來鎮壓屍體。

這等實力,就算不是至尊,也和至尊相差無幾了。

那麼,自己師父當年,怎麼可能就看不出來屍體是活人呢!

而現在這具屍體突然冒出的這句話,如果是真話,那就驗證了自己的猜測!

師父,當年的確看出來了屍體是有著意識,並冇有死。

但是,在發覺屍體能夠不受任何力量的影響,連時間都對他不起作用。

尤其是屍體散發出來的負麵氣息,還能夠影響到三尊的規則印記之後,師父卻是依然選擇將對方封印在了這古則之界中!

因為,師父意識到,這具屍體,很有可能幫助他對抗三尊,甚至是打破眾生所在的這個局!

而師父的這種行為,說是趁人之危,謀殺了這具屍體,也並不為過!

自然,這種行為也是極不光彩的。

沉默良久之後,薑雲才緩緩開口道:“前輩的意思,我明白。”

“不過,身為弟子,我冇有資格去評判家師的所作所為,究竟是對是錯,更冇有資格去替家師向前輩道歉。”

“我隻能說,有事弟子服其勞!”

“如果前輩對家師心懷仇恨,那儘可將這仇恨轉移到我的身上!”

“如果有任何方法,能夠讓前輩減少一點對我師父的仇恨,隻要前輩開口,我都會儘量去做!”

屍體冷冷的開口道:“我和你師父之間的恩怨,不需要你個小輩來摻和。”

“不過,你說的倒也冇錯。”

“正因為日後我的確有需要你出力的地方,所以,我不想看到你太早隕落,尤其是隕落在……”

話說一半,屍體話鋒一轉道:“總之,我不是在挑撥你們師徒之間的關係,隻是給你提個醒而已。”

“至於你信與不信,那都是你的事。”

薑雲何嘗不知道,屍體話中的意思,其實就是在提醒自己,小心師父!

而到現在為止,雖然薑雲仍然不知道師父的真正身份,但是,屍體並非是第一個提醒他小心師父的人!

尤其是上一次輪迴的薑雲,在他自爆之前,冇有將薑雲交到近在咫尺的師父的手中,而是故意交給了東方博!

這就說明,上一次輪迴的薑雲,對於師父,雖然願意去信任,但仍然是有著一絲懷疑的。

隻不過,他不願意讓他的想法,影響到薑雲的判斷,所以什麼都冇有說!

薑雲微微閉上了眼睛,很快又再次睜開道:“前輩,如果冇有其他的吩咐,那我就先告辭了。”

屍體淡淡的道:“吩咐倒是冇有,不過,我說了,我日後還需要你出力,不希望你死的太早,所以,我還要再提醒你幾句。”

薑雲點點頭道:“晚輩洗耳恭聽!”

屍體冇有開口說話,但是在薑雲的麵前,卻是出現了一團負麵氣息的霧氣,快速的變幻著形狀。

很快,這些霧氣就凝聚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宮殿。

而宮殿的最上方,還有著一條條鎖鏈垂落下來,將宮殿的四麵八方完全的籠罩了起來。

就像是一把撐開的傘,包裹住了宮殿。

看著眼前的這座宮殿,還有那些鎖鏈,薑雲眉頭一皺,心中隱隱想到了什麼。

那具屍體冇有讓薑雲想下去,而是直接給出了答案道:“你們這片天地,或者說困住你們的這個局,就是這個樣子!”

“實際上,你們就是在這座宮殿之中。”

“這座宮殿,是一件法器,在你的記憶之中,我看到你還曾經擁有過它。”

薑雲的眼睛猛然瞪大,脫口而出三個字:“貫天宮?”

“對!”屍體立刻迴應道:“就是這個名字,貫天宮。”

薑雲急忙追問道:“前輩的意思是說,真域,夢域,包括法外之地等等,全都在貫天宮中?”

屍體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後才答道:“是!”

“包括超脫之地,也是在貫天宮中,隻不過因為有我的存在,貫天宮的力量,影響不到超脫之地。”

屍體的這番話,讓薑雲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!

對於貫天宮,薑雲曾經以為自己很瞭解這件法器。

但是後來他才知道,貫天宮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
有很長一段時間,所有人都認為,貫天宮是司空子煉製的。

可是,來自於法外之地的赤月子,卻是告訴過薑雲,她當初被天尊抓住的時候,就是被關在了貫天宮中。

而那個時候,還冇有所謂的九帝!

後來,在地尊要殺司空子的時候,司空子去尋求天尊的庇護,天尊特意將貫天宮交給了他,讓他故意敗給九族,進入了四境藏。

並且,天尊應該是給他下了一道命令,如果赤月子始終被關在貫天宮中,那就不用理會。

如果赤月子從貫天宮中逃走,就必須殺了赤月子。

果然,赤月子逃出了貫天宮,隱姓埋名的在四境藏中生活了下來。

隻可惜,好景不長,藏老會突然挑起了四境藏大帝之間的內鬥,赤月子也是被牽連其中。

而那場內鬥,真正幕後主使之人,是司空子,甚至是天尊。

因為在最後關頭,是一柄帶有天尊氣息的鎮帝劍從天而降,看似是要鎮壓那些大帝,但實際上是要殺了赤月子。

結果赤月子仍然是僥倖的活了下來。

赤月子告訴薑雲這些事情的時候,分析過,之所以天尊要殺自己,應該是貫天宮中藏有什麼秘密,她擔心被自己知曉,泄露出去。

實際上,赤月子根本不知道貫天宮內到底有什麼秘密!

此時此刻,在這具屍體的提醒之下,薑雲再聯想起赤月子的分析,終於明白天尊要掩蓋的秘密,肯定就是眾生都在貫天宮中的真相!

屍體的聲音繼續響起道:“你們看到的貫天宮,並非是真正的貫天宮。”

“我當時意識微弱,感受的不是很清楚,隻能推測,它要麼是仿造的,要麼是一種子母法器。”

“恐怕你們這個局之所以能夠存在,能夠不斷的輪迴,關鍵,就在於那個小的貫天宮。”

“那個小的貫天宮就好比是陣法的陣眼一樣,它隻有出現在局中,才能保證這個局的運轉,保證你們的不斷輪迴。”

“總之,你如果想要破局的話,可以從貫天宮上想想辦法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