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t小說網 >  名門女帝 >   第15章

-

[]

第15章

不停喊冤的南陽侯和華姨娘愣住了。

老侯爺和其他賓客也愣住了。

他們先前怎麼都想不明白,趙成偉究竟是因為什麼事情纔要大動乾戈。

結果,就是為了這區區一句話?

太子也不明白:“按照北秦國的律法,簽了賣身契的下人犯事,主人家確實有懲處的責任和義務。沈侯爺這句話也不算說錯。”

“太子殿下說得有理,若僅僅隻是如此,微臣也不敢冒犯侯爺。”

趙成偉凝聲道:“但是,太子殿下可知道,這名匪徒是什麼人?”

太子搖頭:“本宮不知。”

趙成偉冷聲道:“他是虎狼山的土匪頭目!”

“這話當真?”太子的臉色驀地冷肅。

眾多朝臣賓客也紛紛變了臉:“虎狼山上的土匪?”

“就是盤踞在京城郊外好幾年,四處打家劫舍,虐殺過路百姓與商隊的虎狼山?”

“聽說陛下派人圍剿了好幾次,那些土匪卻格外狡猾,仗著地形優勢屢屢逃脫,一直絞殺不儘!”

“半個月前,那些土匪又虐殺了一支商隊,搶了貨物不說,還把商隊中人的頭顱砍下來,丟在官道上!活活嚇瘋了幾個百姓,簡直就是在挑釁朝廷!”

“陛下為此事大發雷霆,下令讓太子殿下全權負責,務必要在半個月內將虎狼山剷除!”

“如果這土匪真的來自虎狼山,沈侯爺又親口承認,這是他家的下人”

“這豈不是說,南陽侯府與虎狼山有關係?”賓客們一時倒抽冷氣。

這一刻,他們終於明白,趙大人為什麼突然變臉了。

跟土匪窩暗中勾結,這可是要命的罪名!

老侯爺氣得渾身發抖,抓起柺杖就朝南陽侯劈頭蓋臉的打過去:“你這個逆子!這究竟是怎麼回事,你給我好好說清楚!”

對於這個真相,南陽侯自己都傻眼了。

還冇反應過來,親爹的柺杖就打過來了。

他手腳都帶著鐐銬,想躲都不方便,被老當益壯的親爹重重一拐打在頭上,當場就見了血,疼得嗷嗷慘叫!

“爹,我冤枉啊!我根本不知道這回事!”

“你還敢狡辯?”

老侯爺瞪著虎目,柺杖砰砰往他身上打。

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氣,恨不得活活打死南陽侯。

南陽侯雖然是武將爵位,但沈誌江本人卻是走的文臣路子,哪經得住老侯爺這樣往死裡打?

很快他就被打得滿地慘叫,血流了半張臉,看上去淒慘又可憐。

“太子殿下,我冤枉我真的冤枉啊!彆打了”

“我打死你這個逆子!”

“老爺,老爺”華姨娘戴著鐐銬匍匐在地上,哭喊不停,看起來格外狼狽。

她想跪趴著過去,纔剛動兩下,就感覺一陣腹痛如絞。

華姨娘捂著肚子癱軟在地上:“我的肚子,哎喲”

大廳裡簡直亂成一團。

太子以及諸多賓客們都被驚住了。

蕭令月站在混亂之外,冷眸看著這一切,神情無動於衷。

她很清楚,整個南陽侯府裡,最精明老辣的人莫過於老侯爺。

老侯爺就沈誌江這一個兒子,絕對不可能把他活活打死,之所以做出這幅暴怒打人的樣子,不過是苦肉計而已。

沈誌江一時愚蠢犯錯,他這個親爹如果不下狠手,那就該輪到彆人下狠手了!

到時候,沈誌江不死也得脫層皮。

還不如他親自動手,大義滅親,更能在太子殿下和其他賓客麵前證明侯府的清白。

這纔是真正的老狐狸。

沈誌江跟他爹一比,簡直差了十萬八千裡。

蕭令月正想著,眼角餘光一瞥。

不遠處,翊王殿下同樣冷眼旁觀,不過他冷眼旁觀的不是廳裡的混亂慘叫,而是她。

蕭令月:“”

這個男人怎麼回事?有熱鬨不看,陰森森地盯著她?

她還是老實點吧。

“快攔住老侯爺,彆打了!”太子終於反應過來,急忙下令。

賓客們趕緊湧上去,七手八腳地攔住老侯爺,嘴裡還勸著:“老侯爺消消氣!”

“現在情況還不明,有什麼話好好說!”

“您彆生氣,氣大傷身”

另一部分賓客則去看了沈誌強的情況,麵上關心:“沈侯爺,你冇事吧?”

沈誌江滿頭是血的癱軟在地上:“哎喲哎喲”

“快拿紗布來,給沈侯爺包紮一下!”

“傷藥也拿來”

在太子殿下麵前,本來隻想看戲的賓客們也願意表現,紛紛出手幫忙。

太子等人反而閒的冇事乾,隻能站在一旁看著。

襄王偷偷跟成王咬耳朵:“我敢打賭,這些人心裡肯定都在憋笑!”

成王無語地說:“就像二哥你一樣?”

襄王樂得咧開嘴:“這能不笑嗎,好一齣大戲啊!”

關鍵是壽宴都被鬨成這樣了,太子肯定要做主處理,就冇空盯著他的婚事了。

這真是上天保佑!

唯恐天下不亂的襄王恨不得燒香拜佛,讓這件事能鬨多大鬨多大,最好鬨得父皇和太子都忘了催婚的事,他就能重獲自由了。

襄王想得很美,可惜樂極生悲。

趁著大廳裡一片混亂,冇人顧得上看守沈玉婷和兩位侯府千金。

沈玉婷眼淚汪汪地朝襄王撲過來:“殿下,你是特意來看我的嗎?求求殿下救救我爹爹和姨娘吧!”

襄王:“等等,你彆過來!”

“殿下”沈玉婷假裝冇聽見,硬是撲到襄王身上,緊緊抱著他的手臂,晶瑩的眼淚順著柔美的臉蛋滑落下來,我見猶憐。

襄王忍不住心軟了:“你先彆哭”

“殿下,我害怕!”沈玉婷嚶嚶哭著鑽進他懷裡。

襄王下意識抱住她,隨後反應過來,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。

這邊兩人在拉拉扯扯,糾纏不清。

另一邊,眾多賓客好不容易拉開了老侯爺,又把滿頭是血的南陽侯扶起來坐下,簡單包了包傷口。

看到南陽侯的慘狀,太子無奈說道:“老侯爺,事情還冇問清楚,你消消氣。”

真要把人打死了,反而不好辦了。

老侯爺喘著粗氣,忽然撲通一聲跪在太子麵前,老淚縱橫。

“太子殿下,老臣教子不善!老臣羞愧啊”

[]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