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段視頻,正是當初霍深和艾達發現的那個房間,

畫麵一開始,死去的愛德華走進了房間,

台下所有的人都震動了!

“天啊!他不是已經死了嗎?”

“怎麼又活下來了?這是生前的電影嗎?”

台上,

愛德華的兒子氣急敗壞的大喊,

“把它關了!趕緊關了!”

然而現場的工作人員要麼無動於衷,要麼動作慢慢吞吞,

竟然讓這段視頻繼續放了下去,

接下來的畫麵,

便是愛德華和葉傾城兒子的一段交談。

一段王朝複辟的陰謀,就這樣呈現在所有人的麵前!

“天啊!他們想要回到過去!”

“還想要當皇帝!”

觀眾之中,除了少部分的貴族,

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和部分接受新思想的的企業家,

提到皇帝這個詞,他們紛紛色變。

愛德華立刻大聲嚷嚷道。

“這段視頻是假的,大家千萬不要相信,這一切都是華國人的陰謀!

大家千萬不要上當!”

這時候視頻終於關閉了,

動搖的天平,又漸漸地朝著愛德華這邊傾斜,

然而就在此時,

一群衣衫襤褸的曠工們,突然衝上了台,

阿曼達的父親,奮力奪過話筒,聲淚俱下!

“大家不要相信這個混蛋!我就是被困在地下許多天的曠工!

要不是華國霍氏的幫助,我們早就冇命了!”

這些曠工真真切切的站在大眾麵前,所有人都懵了,

“天啊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們不是被華國人殘害的嗎?”

“當然不是!”

阿曼達的父親指著台下,

此時,幾名曠工綁著愛德華,走上台來,

“都是這個混蛋在中間搗鬼!”

看到死而複生的愛德華,所有人都震驚了!

阿曼達的父親繼續控訴道。

“他故意裝作對礦工友好,對華國友好。

欺騙霍總和顧神醫,說我們這裡新增了一塊超級礦區,

還邀請兩人來參觀考察!”

“實際上,早就在地下做好了手腳,儀式一開始,地下坍塌,

我們上百人被活埋,困於地下!

要不是霍氏在南越的分公司,頂著壓力挖掘救援,

我們已經成了一堆白骨了!

大家清醒一點,睜開眼睛看看,

這人就是混蛋!他是貴族出身,他隻想恢複王權,不要被他騙了!”

“弄死他!”

“王八蛋!”

台下義憤填膺的人群,紛紛朝著愛德華投擲礦泉水瓶和各種東西!

一場陰謀在即將成功之際,

被霍深挽救。

最終,愛德華父子被趕下了台。

南越人民,在霍氏的幫助下,重新選舉了一位新的總統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

這位總統,

就是同樣具有皇室血脈的哈爾。

總統就任的典禮上,

艾達和霍深,還有哈爾三人共同舉杯。

“哈爾,我想要跟你道個歉。”

艾達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“我誤會你了,剛開始,我還以為幕後主使是你。”

冇想到,真正在後麵幫忙聯絡國安,聯絡霍氏在南越分公司的人,正是哈爾。

自始至終,哈爾都在想儘辦法幫助她和霍深。

“霍深不知道我在南越的名字,在那種情況下,你誤會我是正常的,不用道歉。”

哈爾紳士的朝著艾達舉杯,

霍深也垂眸解釋道。

“哈爾的確是我同學,不過那時候他的名字,叫李興國。”

艾達眼睛眨了眨,

有點兒土,卻有大誌向的名字。

“我雖然身為皇室後裔,可我不想看著南越倒退。”

“現在你已經是南越的總統,你可以帶著人民向前!”

艾達笑著鼓勵。

“這是你的使命。”

霍深也舉杯道。

“謝謝你帶回那段珍貴的影像,否則我根本扳不倒愛德華家族。”

哈爾望著霍深,滿臉誠懇。

“謝謝你救出我的父母。”

此時大廳的音樂響起,

哈爾揚眉,

“跳舞的時間到了。”

言罷,眾人紛紛邀請舞伴,步入舞池。

瞬間,隻剩下霍深和艾達。

艾達有些侷促的看向四周,思考著要不要找個藉口離開,

忽然,一隻大掌出現在她眼前,

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,

“能請你跳一支舞嗎?”

“當然。”

女人展顏一笑。

金童玉女,步入舞池。

二樓,

一位兩鬢微白,卻容顏不改的女人,慣性的靠在氣質高華的男人懷中,滿臉笑意。

“帥大叔,咱家深寶終於有情況了。”

霍冷動作熟稔的伸手,緊緊摟住他的摯愛。

他垂眸望去,

剛好霍深不小心踩了艾達一腳,疼的女人齜牙咧嘴。

霍冷低頭,深邃的眼眸透著歲月的沉澱,和不變的溫柔。

“好事多磨。”

兩人於無聲的角落相擁,望著樓下動作生疏的男女,

似乎看到了過去的自己,又似乎望著一段新的未來。

華燈初上,

煙火璀璨入空,

“小孩兒,我愛你。”

“帥大叔,我也是!”

(全文完)

完結於中秋後,遲到的中秋快樂。

親愛的讀者,我們江湖再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