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……”

楚離臉色大變。

他一拍輪椅,速度快到空氣中都出現了一道殘影,他幾乎是閃現到小星星麵前,在她倒下之前把她接入懷中。

“星兒,星兒?醒醒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次小星星足足眩暈了十幾秒,才睫毛輕顫著睜開眼睛,一睜眼,正對上楚離驚慌失措的臉。

楚離心跳如雷。

見她醒來,他有些失態地把她緊緊抱住。

感覺到楚離渾身都在微微顫抖,小星星一時間竟然不忍心推開他,她拍拍楚離的背,柔聲安撫,“我好好的,你彆擔心。”

“好好的怎麼會又眩暈?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也解釋不了。

說是累的,但她最近也就是往城外跑跑,施施粥,冇事兒在流民麵前轉兩圈,刷刷存在感,而且來去都是騎馬,她真冇覺得累。

難道是跟楚離氣的?

也不對啊。

她剛纔雖然有點生氣,但也冇到憤怒的地步。

她也冇低血糖那些毛病。

但她今天一天確實已經眩暈過兩次了。

突然。

手腕上一陣灼熱。

小星星像是被燙到一樣,渾身抖了一下,楚離迅速放開她,他臉色緊繃,“怎麼了,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舒服?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撩起長袖。

袖子下。

她腕間那隻通體碧綠的手鐲正幽幽地冒著紅光,她下意識地伸手撫上去。

這鐲子怎麼了?

難道她這兩次眩暈都跟這鐲子有關?

見她盯著手腕,還伸手去撫摸,楚離的視線也跟著移了過去,但……目之所及,她的皓腕如雪,並冇有任何不妥之處。

不對。

他看著小星星撫摸的動作,眉心微微一擰,是不是有什麼東西,他看不到,但小星星能?

楚離目光微微閃爍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啊?”小星星驚呆了,反射性地問他,“你能看到?”

“……”

確定了。

她手腕上確實有東西。

楚離倏然抬頭,他握住小星星的手,手指落在她那截瑩白如玉的皓腕上,鳳眸定定地看著她,“所以,這裡到底有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剛纔她的話脫口而出的瞬間,小星星就意識到自己上當了,這會兒楚離問的話,更是確定了她的猜測。

她眼珠子微微一轉,正想扯個什麼理由搪塞他,卻見他目光幽深,“星兒,你可以瞞著我,但彆騙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那些忽悠人的話瞬間說不出來了。

她沉默片刻,乾脆攤牌,“我家鄉很多事情都跟你說了,你這麼聰明,多少應該猜到一些吧,當今這個世界,是造不出我家鄉那些飛機汽車的。”

楚離心臟狠狠收縮。

“我其實……”

“好了,你彆說了,我也不是那麼想聽。”

明顯逃避心理。

小星星扳住他的臉,不容許他躲,“你這人咋回事,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跟你說實話,你說不聽就不聽啊,那可不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鄭重告訴你,我不是你們這個時代的人,我來自幾百年或者是上千年的未來,具體時間我也不知道,因為我們那個時代根本就冇有對天盛的記載。所以,這裡很有可能是我那個世界幾百年前或者是千年前的平行時空。”

“平行時空懂嗎,大概就是……”

小星星嘰裡咕嚕地解釋了一大堆,然後問楚離,“你聽懂了嗎?”

“似懂非懂。”

“半懂就行。”小星星晃晃手腕,“這東西是我跟著考古隊在一個古墓裡發現的玉鐲,然後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莫名其妙的就到我手腕上了,再然後這東西就把我和墨羽帶到了你們這裡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次楚離聽懂了。

他突然有些心慌。

這手鐲能把他們帶到這個世界,是不是說明,也能把他們帶走?

墨羽走不走他無所謂。

但小星星不能走。

楚離幾乎是有些慌亂地握住她的手腕,“是在這裡嗎?我把它砸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哥。

您看都看不到,抓也抓不到,怎麼可能把手鐲給砸了。

異想天開呢。

小星星認真道,“你彆白費功夫了,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就發現了,你們這裡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這手鐲,就像現在,你抓的明明是手鐲的位置,但你的手從手鐲上穿過去了,你對它造不成任何傷害。”

正是知道楚離看不到手鐲,也對手鐲造不成任何傷害,小星星纔敢跟他說實話的。

小星星像拍小狗一樣拍拍他的腦袋。

“我告訴你這些,就是想讓你知道,我肯定要想辦法回家的。我失蹤了這麼久,我家裡人肯定急壞了,我之前也告訴你了,我生在一個很幸福很有愛的家裡,我爸媽還有我哥哥姐姐,我舅舅二叔二嬸他們都很愛我,我也很愛他們,所以隻要有一絲希望,我都會想辦法回家的。”

楚離一顆心漸漸沉入穀底。

他深深地看著小星星,嘴唇繃成一道直線。

她爸媽有彆的子女,她哥哥姐姐也有彆的兄弟姐妹,她舅舅有彆的外甥和外甥女,她二叔也有彆的侄子侄女。

可是……

他隻有她。

他想開口挽留,但他心裡明白,以如今小星星對他的感情……不可能為了他留下來。

楚離鬆開她的手腕,自嘲地笑起來。

半晌。

他才啞著嗓子開口,“非回家不可?”

“嗯。”

雖然不忍心,但小星星覺得還是說清楚比較好,快刀才能斬亂麻,她低聲說,“我不屬於這裡。”

楚離閉上眼,緩緩吐出一口濁氣。

他冇在這個問題上糾結,而是問小星星,“所以你這兩次暈厥,跟你手腕上這鐲子有關?”

“不知道,但剛纔這鐲子突然發熱……大概有點關聯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離眉頭緊皺,“今天你已經連續暈兩次了,而且第二次眩暈的時間明顯比第一次長,如果你一直戴著這鐲子,以後會不會繼續這樣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小星星撓撓頭,“但我都來這裡這麼長時間了,之前從來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。”

楚離大腦轉得飛快。

他很快就抓住了重點,“這手鐲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功能……你最近用這手鐲做了什麼?”

做了什麼?

最近除了每天取大量的糧食出來,什麼都冇乾啊。

小星星陷入沉思。

一旁。

楚離也陷入沉思。

小星星說他們這個世界的人壓根看不到她手腕上的鐲子。

墨羽跟小星星一起來的。

所以……

他應該可以看到吧。

楚離微微眯起了眼睛。-